第53章 洪武皇帝的遗产(上)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050字
  • 2022-01-16 21:32:05

乾清宫。

在等待赵、梅二人之时,爷孙俩的对话仍在进行。

“你应该知晓,你爹有他自己蓄养的密探,咱手里的人,他用着不舒服,也不会用。毕竟,咱用的人,知道的隐秘之事太多,落到他手里,怕是没有好下场。”

朱元璋缓缓讲述着他如此安排的缘故,朱高煦听的心惊肉跳,却是不敢插嘴多说半句。

“咱记得,三年前有个叫玄通的僧人,从京城奔赴北平,投奔到你麾下,做了你的幕僚?”

听到朱元璋发问,刚站起来的朱高煦低头垂手,恭声回道:“确有此事。”

朱元璋道:“你抬起头,看着咱。”

朱高煦不敢违背,只好抬头,望向了脸色苍白的朱元璋。

“你可知,那个叫玄通的僧人,曾经是个道士?”

朱元璋直勾勾盯着朱高煦的双眼问道。

朱高煦丝毫不慌,径直答道:“孙儿知晓,此人弃道入佛之前,法号名曰庆玄,乃是武当山的一名有德高道。”

“关于此人,你还知晓些什么,一并说来。”朱元璋道。

朱高煦寻思道:“玄通此人,佛道兼修,熟读诸多佛经,通晓阴阳五行、山河风水等道术,是观测山川河流走向,绘制堪舆图册的好手。”

“孙儿能与韩王、沈王两位王叔,带人在辽河一带开垦出大量的农垦区域,多亏了玄通僧人跋山涉水,不辞劳苦而绘制出的舆图。”

说到这里,朱高煦忍不住问道:“皇爷爷可是查出此人身世有异?”

见朱高煦前后反应一致,且眼神并未闪躲,只有疑惑之色,朱元璋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此人曾以庆玄道人之身份,给你三伯父(首任晋王)做了三年的幕僚。”

他的话音刚落,宫门外便响起了一道浑厚的恭敬之声。

“臣锦衣卫指挥同知赵俊臣奉旨来见。”

“来的正好,让赵俊臣跟你细说。”

朱元璋有些疲惫的说完这句话,然后给了朱高煦一个眼神,示意后者去唤赵俊臣进来。

朱高煦转身走到宫门口,见到了一个身高五尺,穿着飞鱼服,面色黝黑,瘦弱如病猴的中年男人。

“你就是锦衣卫指挥同知赵俊臣?”

“下臣见过世子殿下!”

赵俊臣作揖到地,恭声行礼道。

“赵指挥不必多礼。”

朱高煦上前一步,抬出双手抓住赵俊臣左右双臂,装模作样的要扶起对方。

赵俊臣岂敢托大,连忙顺势站起来,立即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躬身恭声道:“谢过殿下!”

“赵指挥来的正好,皇爷爷刚刚向我提到你,有件事得劳烦你赐教。”

朱高煦一边领着赵俊臣往室内龙榻前走,一边客客气气的说道。

此时的他,在赵俊臣面前,没必要趾高气扬,展露威严。

毕竟在大明初期,尤其是洪武年间,能穿得上飞鱼服的家伙,没有一个是易于之辈。

纵观大明一朝,飞鱼服都是仅次于蟒服的一种赐服,通常情况下,得二品以上的官员才有机会获得。

史书《明实录》之中,常见以飞鱼服赏赐边关将领的记载。

朱高煦记得,后世影视作品里的明朝锦衣卫,多是身穿飞鱼服,腰挎绣春刀。

但实际上,并不是每个锦衣卫成员都有资格穿飞鱼服,多数情况下,仅有深得圣心的锦衣卫首领才有机会穿。

“臣德浅位卑,万万不敢赐教殿下。”

赵俊臣不想上来就被朱高煦戴一顶高帽子,连忙弯下腰,边走边谦逊的说道。

片刻后,两人来到了榻前。

“拜见陛下。”赵俊臣行了一个跪礼。

朱元璋半躺在床上,微微睁着眼,缓声道:“平身,你把调查到的庆玄道人身世,说于高煦听。”

赵俊臣恭声称是,然后起身退到一旁,弯着腰,朝向朱高煦,道:“禀殿下,臣当年奉命暗中调查晋王阴谋不轨之事,发现庆玄道人身上有诸多疑点,遂派人进行了一番彻查。”

“庆玄道人本名姚庆,苏州府长洲县姚家镇人士,幼年父母具亡,家田被同族侵占,而后与他的姐姐相依为命。”

“他的姐姐为了两人能活下去,嫁给了姚家镇镇长之子姚耀祖,但出嫁后三年病亡,未有子嗣。”

“当时姚庆悲痛之下又感染风寒,高热昏迷,遂被姚耀祖命家丁丢出院墙,幸得灵应宫游方道士救济而活。道士见他聪明伶俐,便收为道童。”

“又三年后,姚庆探知他的姐姐病亡另有缘由,便开始暗中调查。”

“及至数年后,姚庆长大成人,方才查出他姐姐当年病亡的真相——姚庆姐姐因不满姚耀祖苛待幼时的姚庆,说了几句气话,而被姚耀祖失手打死。”

“姚庆隐忍两年后,趁苏州府遭遇洪灾之时,毅然离开灵应宫道观,混入洪灾流民之中回到姚家镇,鼓动流民抢了姚耀祖的家,而他则趁乱持刀捅死了姚耀祖。”

“之后,姚庆隐姓埋名,拜入武当,因聪慧过人,而被观中长老看重,收为弟子,得赐法号庆玄。”

“再之后,他下山游历至太原时,得到昔日的晋王重视,引为幕僚,以为谋士,暗中谋划了许多阴谋之事。据臣调查,当年燕王殿下的身世谣言,便是此人一手策划。”

“后来晋王被陛下废黜,此人便不知所踪。直到数月前,臣得到探子回报,方知庆玄道人竟然以玄通僧人的身份成为了殿下的幕僚。”

赵俊臣说到这里,侧身向榻上的朱元璋微微鞠躬,恭声道:“赖陛下洪福,臣终究还是找到了失踪数年的庆玄道人。”

就在此时,半躺在榻上的朱元璋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咳嗽。

赵俊臣立刻低下头,不在说话。

朱高煦赶紧上前,协助朱元璋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当年晋王野心大涨,意图不轨,未必没有此人在幕后推波助澜。总而言之,对于此人,你要慎用。若察觉到其有异心,必须杀之,以绝后患。”

朱元璋用虚弱的声音,说出了一番杀气腾腾的话。

面对杀心不减当年的朱元璋,朱高煦不敢违背,唯有恭声称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