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孙儿对天发誓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254字
  • 2022-01-27 23:29:48

五月初二。

太阳刚刚落山,夜幕降临大地。

风尘仆仆的朱高煦,终于在马和等人的护送下,耗时二十多天顺利抵达京城。

虽已是傍晚,但朱高煦来不及休息和整顿,急忙换了一身衣服之后便直奔皇宫而去。

早有锦衣卫密探获知消息,将朱高煦安全抵京之事禀告给朱元璋与朱棣。

由于朱元璋十分喜爱朱高煦,宫里上上下下没有不认识朱高煦的,故而朱高煦系着腰牌一路疾行入宫,可谓是畅通无阻。

等进了乾清宫,见到床榻上无比苍老的朱元璋时,朱高煦悲伤的情绪根本不受控制,顿时泪如泉涌,尽管他的灵魂来自后世,但血脉之间的联系却是那么的清晰。

“爷爷!”

朱高煦想要诉说的千言万语,在这一刻汇成了两个字。

为了大明江山的长治久安,朱元璋这五年以来在朱棣与朱高煦的帮助下,披肝沥胆,不惧艰辛,革新朝廷体制,得罪了很多官员,但同时又赢得了无数民心。

眼看着大明王朝越来越好,盛世可期,朱元璋却时日无多。

念及此处,不仅朱高煦泪如泉涌,守在榻边的朱棣同样是泪流满面。

“乖孩子,咱没死呢,你哭什么?”

朱元璋靠着床头,微微笑了笑,说道:“快起来,让咱看看,这半年你好像又长高了。”

此时的朱高煦,身高六尺有余,也就是后世的一米九左右,可以说是人高马大、魁梧雄壮。

朱元璋扭头望向朱棣,吩咐道:“棣儿,你忙了一天,先去歇息罢。咱想与高煦单独聊聊。”

“孩儿告退。”

朱棣知道朱元璋是好心,不忍见他过于劳累与悲伤,便恭敬的退了下去。

“别哭了,坐到这边来。”朱元璋伸手指了指床边道。

朱高煦忍着心中悲痛,走到床边坐下。

“咳咳,咱有正事要与你商议。”

朱元璋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然后连忙用黑色的手巾捂住了嘴。

他不想让朱高煦看到手巾中的血,但嘴唇上残留的血迹,还是暴露了他的严重病情。

眼看无法掩盖病情,朱元璋索性坦白了一切。

“好孙儿,咱的身体你也看到了,恐时日无多。所以在咱升天之前,某些事情必须有个了结。否则,等日后你爹与你想做的时候,所遇到的阻力,只怕比削平一座大山还难。”

“军队构架方面,咱已做了一些微调,试着对卫所制和募兵制进行了结合,至于以后怎么调整,就看你父子俩了。切记,不能把调兵权和领兵权授给同一衙门,更不能交给同一个人,军权必须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即便朱元璋满脸皱纹,老态龙钟,但提及军权一事,言辞之间,仍旧杀气腾腾。

“好了,不说兵事,咱急着唤你回来,是想推动科举革新。科举自隋唐始,宋朝进行过改革,本朝革新科举,必然是轰动天下的大事,支持的人会有,反对的人也一定不在少数。”

朱元璋平息了激动的情绪,缓缓说道。

“明日早朝,咱会下旨让你爹负责科举革新之事。至于具体细节与方略的实施,则由你带人去做。”

“皇爷爷,孙儿有一计,可削弱这些反对者的声音。”

朱高煦谈到正事,脸上的悲伤之色逐渐变淡,面露肃容道。

朱元璋问道:“你想建议朝廷全面发行新的大明宝钞与通宝?”

“皇爷爷真是慧眼如炬。”朱高煦恭维道。

“你爹跟咱提过这个法子,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呀。”

说到这里,朱元璋“哈哈”一笑,心情变得很不错。

顿了顿,他看着朱高煦,问道:“若朝廷全面发行新的宝钞,并铸造新的钱币辅以推行,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

朱高煦不假思索的答道:“这相当于对朝廷的货币制度,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改革。”

朱元璋点头道:“不错。你当知,货币改革与科举革新一样,对大明影响深远,对待这两件事,得慎之又慎。”

“好在,你爹秉政这几年,通过兑换与赎买,从民间收回了三千多万贯的宝钞,由此在百姓心中树立了极大的信誉。若由你爹负责新货币的推行,应当会比科举革新更加容易一些。”

“皇爷爷披荆斩棘,历时十数年才创立大明朝,如今完善货币与科举之制,乃是福泽后世的壮举,应无人敢明目张胆的反对。”朱高煦说道。

“你任直隶校尉时,惩处的贪官污吏不在少数,见识过阳奉阴违的官吏,他们最擅长钻缝子,而新政的实施,很难做到面面俱到,这便给了那些腌臜之人可乘之机。”

朱元璋并不乐观,直言道。

“即便如此,咱也要革新科举,哪怕用改革币制来转移那些反对者的目光。咱若不做,以后你爹与你更不好做。”

听见朱高煦肚子咕咕叫,朱元璋当即换了话题,伸手向屏风外的案几指去,说道:“知道你今天回来,咱特地命人准备了你爱吃的桂花糕,就在外面的案几上。”

“谢皇爷爷!”

虽然朱高煦今年已经十九岁了,但在朱元璋眼中,一如当年那个喜欢吃点心的孩子。

朱高煦确实饿了,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块桂花糕后,就急忙回到了朱元璋身边。

一个多时辰之后,爷孙俩才结束会谈,朱高煦仍被留在东暖阁过夜。

可是,等到了下半夜,朱高煦突然被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吵醒了。

他连忙起身,顾不上穿衣服,赤着脚从东暖阁一路狂奔,冲到了乾清宫内朱元璋的卧榻前。

“爷爷!”

朱高煦定眼一看,发现朱元璋半躺在床头,正发出剧烈的咳嗽。

而在不远处的门外,有两名当值的近侍守在那里。

“傻孩子,别哭,咱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朱元璋压住咳嗽,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对扑倒在榻侧痛哭流涕的朱高煦说道。

“爹知道皇爷爷的病情么?”朱高煦哭腔道。

“他心里有数。”朱元璋虚弱的道:“高煦,咱的大限,怕是就这几天了。”

“不会的,皇爷爷会好起来的!”朱高煦悲伤道。

朱元璋有气无力的说道:“高煦,你若为帝,如何待你大哥?”

朱高煦抹了把眼泪,举起手道:“孙儿对天发誓,将来一定善待我大哥!”

“为王者一言九鼎,你要说到做到。”

朱元璋说完这句话,又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顿了顿,他又说道:“你去睡罢,咱无事。”

“皇爷爷不睡,孙儿也不睡。”朱高煦答道。

朱元璋伸手抚摸朱高煦的脑袋,缓缓说道:“你今年十九岁了,是时候娶个婆娘了。”

“孙儿一切都听皇爷爷的安排。”朱高煦乖巧的点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