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密函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290字
  • 2022-01-11 01:02:02

朱高煦火速返回中军大帐,便见到了满脸焦急的信使。

“春和殿传信官曹福,拜见世子!”

信使一见朱高煦,立即单膝跪地,高呼了一声。

“免礼。”

朱高煦认识曹福,五年前朱棣入主东宫,陆续从北平王府调去了许多人,其中就包括像曹福这样有一技之长的亲卫。

曹福口齿清晰,记性好,虽做不到过目不忘,但胜任传信官这一职务绝对没有问题。

见曹福起身后左顾右盼,朱高煦提醒道:“帐外十步之内已无一人。”

“望世子恕罪。”曹福抱拳告罪道。

朱高煦摆摆手。

曹福仍不敢放松警惕,从怀中贴身处取出密信,恭敬的递给了朱高煦,道:“此乃陛下口述,燕王殿下代笔所写密信,请世子过目。”

朱高煦接过密信,背对曹福将之拆开,当即一目十行,迅速读完。

这封信是以朱元璋的口吻专门写给朱高煦的。

大致内容主要是朱元璋打算启动科举改革,让朱高煦安排好边防军务之后,尽快回京,以便负责此事。

几年前,朱高煦曾与朱元璋探讨过如何完善科举制,以求更加合理的为朝廷培养与选拔人才。

当时朱元璋虽然没有推动科举革新,但却是认真的考虑过。

而现在,朱元璋却主动提出此事,很可能是他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他应该是担心自己时日无多,恐无法在生前将科举革新一事落实,这才写密信直言告诉朱高煦他的谋划。

想到驱除鞑虏,恢复华夏,创立大明王朝而辛苦一辈子的朱元璋命不久矣,朱高煦心里很不是滋味。

转过身,朱高煦压着内心的波澜,面不改色,低声问道:“皇爷爷命我入京的圣旨,是何时下发的?”

曹福略作思考,回答道:“禀世子,按正常的行程算,这几日圣旨应当会抵达北平。”

他或是猜出了朱高煦内心的担忧,连忙补充道:“陛下十分重视这次传旨,以锦衣卫指挥同知赵俊臣为正使,春和殿内侍官王景弘为副使,世子不必担心。”

朱高煦轻轻点头。

这个规制的传旨使团,所携带的圣旨必然不止一份,离开北平之后,显然会改道去其他地方继续传旨。

“我爹有没有其他的话?”朱高煦低声问道。

可以说,曹福算是朱棣的心腹,所以有些机要的事情朱棣应该会对他说,朱高煦觉得还是有必要询问一下。

曹福闻言,低下头从左边袖里取出一支两寸长的土黄色信筒,恭敬的呈了上去。

“燕王殿下确有一封密函让下官亲手交给世子。”

朱高煦接过小小的信筒,打开后取出密函,迅速扫了一眼,顿时发现朱棣对朱高煦此次回京并不是很乐观。

朱棣在信中简单对朝中形势描述了一番,并要求朱高煦通过掩人耳目的手段,提前回京,以防止在途中遇到“山贼”打劫。

毕竟,大明如今的天下还没有真正到达承平日久的盛世,有些地方的确存在落草为寇的山贼。

这些彪悍的贼寇,可不管你是皇亲国戚,还是朝廷命官,对于杀人越货那是轻车熟路。

而且,贼寇为了利益与某些人勾结,替背后金主铲除异己,简直太平常不过了。

朱高煦回京不可能带着大队人马,他只能带一些护卫以及随从,没有朝廷的命令,带兵进京等同于造反。

通过信中朱棣的语气,朱高煦意识到,或许朝中仍有变数。

当然,以朱高煦对朱元璋的了解,这个变数绝对不会是继承人的变数,而是指朱元璋打算推行的某些国策,可能会在推行的过程中会遇到极大的阻力。

比如说,在前面的密信之中,朱元璋提到的科举改革,倘若推行,必会触动不少人的利益。

想到这里,朱高煦将两封信贴身收好,转身朝大帐之外喊道:“来人,请曹使官下去休息。”

有些事情,朱高煦可以与他的心腹爱将进行商议,但涉及到朱元璋、朱棣与他之间的机密之事,他只能记在心中,不可与旁人言。

朱棣要求朱高煦表面上按正常行程回京城,却让朱高煦暗中提前回来,此事的施行仅朱高煦一人无法实现,需要有人配合。

所以,校场演武结束之后的当天深夜,朱高煦便将绝对心腹韦贤、马和唤到了他的大帐之中面授机宜。

次日,朱高煦召集韩王、沈王以及各个卫所的高层将领,召开了一次边防布置会议。

会议上,韦贤被任命为朱高煦回京的护卫队队长。

至于以前经常兼任卫所将校之职,随军出征的燕王府侍从总管马和,此次朱高煦却只要求他做好王府侍从总管分内之事。

布置好边防军务之后,朱高煦告诉众人,朝廷近日便会有圣旨下发。

至于他,则会奉命回到京城述职,希望众人遵从朝廷命令,做好各自的边防任务,防止胡虏突然寇边。

数日后,传旨的使者团果然来到了北平。

使团一共宣读了三份圣旨。

一份是命令朱高煦回京述职,要求边境众将服从朱高煦的边防安排,禁止擅自行动。

另外两份,分别给了韩王、沈王。

原本使者团在北平宣旨之后,下一站便是去开原和沈阳,现在既然韩、沈二王也在北平,他们也不好再劳师动众,便将圣旨一道宣读。

一般来说,韩、沈二王是不得离开封地的,但朱元璋不久前下圣旨让他们受朱高煦节制,所以倒是由此给宣旨使团省了许多麻烦。

朱元璋给韩、沈二王的圣旨内容大致相同,要求他们详细研读最新修订后的祖训,务必按照祖训规定谨慎言行,做好塞王守边拓土之责,严禁插手地方行政、祸害百姓、违法乱纪。

由于时间紧迫,在使者团抵达北平的当天,朱高煦做东亲自招待了众使之后,次日便开始启程回京。

启程后又过了两日,他便以身体有恙为由坐进了轿子之中,这时他还没有出北平府的地界。

为了防止旁人察觉到朱高煦不在回京的队伍之中,护卫长韦贤在朱高煦抱恙之后,成为了专门替朱高煦驾驭马车的车夫。

众人皆知韦贤本是朱高煦的亲卫出身,深得朱高煦信任,如今被临时充任车夫,足以打消其他人的疑虑。

随后,马和领着十几名王府亲卫,悄悄跟了上来。

离开北平之前,在边防军务布置会议上,朱高煦要求马和做好王府侍从总管“分内之事”便是此事。

朱高煦与马和等人汇合之后,换上了商客的行头,而后快马加鞭向京城赶去。

PS:感谢群众里有坏人、2020失忆、帅帅的平手、第一个被选中的孩子、杼唯、隔壁的班主任、寒冰✰宇、子舟寒水行、喂~出来、核霭氪氢、书友2019、书友2021等老铁的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