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匆匆五年(上)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041字
  • 2022-01-09 09:48:46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五年时间一晃而过。

洪武三十一年,四月初十。

天朗气清,万里无云。

北平府郊外,燕王护卫军营校场之上,朱高煦与韩王正在切磋武艺,四周挤满了围观的官兵,到处都是乱哄哄的声音。

“韩王殿下武艺高强,与世子比斗十个回合应该不成问题。”

北平卫千户薛禄信心满满的说道:“看来,俺这次又要赢了。”

站在薛禄身侧,肚大腰圆的百户陈刚道:“千户莫非忘了,世子可是天生神力,前年秋猎曾赤手空拳打死过一只野狼。”

薛禄笑道:“俺记得去年校场比武,以身手敏捷著称的沈王殿下没能撑过十个回合,那次你从俺手中赢了许多宝钞,今个不想再赢一次?”

“卑职至今还未娶婆娘哩,千户是知道的,若不是为了攒钱娶婆娘,这次卑职敢下五十贯宝钞!”陈刚直言道。

薛禄故意激道:“你刚才还说世子天生神力,怎得不敢赌了?”

“赌就赌!”

陈刚愤愤道:“世子有一双慧眼,能识人善用,对属下有知遇之恩,就算输,属下也会押世子胜!”

五年前,朱高煦受封为燕王世子后领直隶校尉时,陈刚不过是一个出身低微的卫所小旗,幸得朱高煦赏识,这才有机会屡立军功,到后来升为百户。

朱高煦担任直隶校尉期间,负责纠察直隶境内一切不法之徒,由此积累了一定的声望与民心,更是趁机培植属下,丰满羽翼。

他选拔培养了一批出身低微的得力心腹,如颇具谋略的薛禄、作战勇猛的陈刚、善于统筹的王斌等皆已晋升为北平卫所里的中高层军官,如今卫所里大量的基层军官皆是其一手提拔而来,对其亦是忠心耿耿。

此外,朱高煦还网罗了不少遵守法纪,确有才干,但并不起眼的年轻勋贵子弟,如武定侯郭英第四子郭鉴、长兴侯耿炳文幼子耿瑄、黔宁昭靖王沐英第三子沐昂、东瓯襄武王汤和次子汤軏之子汤运。

“说起来,世子对俺也有知遇之恩。”

薛禄点头道:“看在俺俩有相似过往的情分上,这次你的五十贯赌注俺替你出了。”

四年前,朱高煦奉皇命来北平府节制军务,那时薛禄只是北平燕王府一名普通的侍卫长,却不想竟被朱高煦选做亲卫队正,后又多次跟随朱高煦出塞作战,累功升至千户。

“千户仁义,属下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陈刚竟不推辞,厚着脸皮文绉绉的应了下来。

薛禄一时语塞,笑骂道:“娘的,俺倒是忘了你‘铁鸡陈’的外号。”

陈刚恭维道:“千户有所不知,私底下很多大头兵都尊称千户为‘秦琼在世’、‘薛公明’哩!”

“世子军纪严明,你们给俺起诨号,不怕军法处置吗?以后不准再提!”薛禄斥道。

就在此时,两人的耳边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欢呼声。

校场之上,胜负已分。

韩王被朱高煦一拳击中,由于巨大的惯性使然,令他忍不住连续后退了六七步才稳住身形。

“世子天生神力,小王自愧不如,甘拜下风!”韩王主动认输道。

朱高煦见肌肉发达,身高六尺有余(一米八有余)的韩王竟然露出了温文尔雅的一面,不禁笑道:“叔父过谦了,小侄哪有什么神力,只是侥幸胜了叔父一招罢了。”

韩王却道:“北元大将哈剌兀力能扛鼎,勇猛凶悍,世子若非天生神力,岂能将其生擒?世子智勇双全,彻彻儿山一战而扬名天下,小王实在是羡慕又佩服!”

两年前开春之时,朱高煦按照朝廷新出台的边防条例,派遣已晋升为北平卫佥事的韦贤领一千卫兵前往大宁,配合大宁护卫军巡防边塞。

彼时,韦贤巡塞,发现胡虏有寇边之意,便立即派人将此事上报给了朱高煦。

朱高煦认为鞑虏多奸,此番很可能是示弱,目的是为了诱明军追逐,好打伏击战,不过明军可以将计就计,诈败诱敌而歼之。

有了对策之后,朱高煦将鞑虏寇边的意图与他想到的应对方法上奏给了朱元璋,朱元璋与朱棣商议后同意了这个将计就计的策略。

月余后,宁王应朱高煦之邀请,领两万卫兵,浩浩荡荡的出大宁城奔赴北平府演武,大宁的兵力顿时一空,而守在大宁周边的韦贤则奉命领三千士兵出塞,主动击扰胡虏,以为震慑。

那时,北元胡虏见明军力薄,又探知大宁城内防守空虚,便在短时间集结一万五千余虏兵,出其不意的击败了韦贤所领明军,并乘胜追击。

当北元军追到大宁城北的彻彻儿山之时,突然遭到了朱高煦亲自率领的明军伏击,最后北元军大败,三千虏兵被杀,孛林帖木儿等数十名将领及五千余士兵被俘。

之后,朱高煦又乘胜疾进,领军攻克兀良哈秃城,更是生擒了北元大将哈剌兀,俘获虏兵三千余名,牛羊马匹不计其数,大胜而归。

经此一战,朱高煦的威名远播塞外,更是成为了大明北方边军之中又一位领军人物。

“叔父折煞小侄了,那一战,小侄不过是凭借火器之犀利,出其不意而取胜,哪有扬名天下?叔父谬赞了!”

朱高煦矢口否认,并非常谦虚的说道。

实际上他并没有撒谎,虽然他继承了原主在军事方面的天分,但让他赢得彻彻儿山之战的决定性因素,确实是经过改良后更加犀利的火铳。

朱高煦穿越之前,尽管曾经因为对火器感兴趣,专门查询过火器的演变史,可是他对火器的认知仅仅是了解而已。

至于对火器演化过程中各个阶段的记忆,也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印象。

正因如此,他只能对工匠提出火铳改进的方向,却无法亲自动手让火铳升级。

经过数年的技术突破,目前大明的火铳已晋升到了鸟铳级别。

虽然转轮式燧发铳也被造了出来,但由于结构比鸟铳更加复杂,所以并没有真正的量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