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诸政事并启燕王处分(中)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122字
  • 2022-01-08 00:03:28

片刻之后。

大殿之上,众臣噤若寒蝉。

朱元璋坐回御座,扫视群臣,高声说了一番话。

“大明开国已二十六载,今朕年逾花甲,日渐衰老,常有力不从心之感,然国事不可荒废。燕王朱棣,朕之嫡子,聪颖英武,甚合朕心,即日入住春和殿(东宫)。”

言至此处,他的语气陡然一转,变得严肃起来道:“列位臣工听令,明日起,诸政事并启燕王处分,然后奏闻。”

此话一出,众臣皆惊。

等于从明天开始,朱元璋把政务全部交给了朱棣处理,朝中大事皆由朱棣决断,然后上报给他即可。

然而,朱元璋的决定让在场的文武百官感到十分困惑,过去只有懿文太子朱标享有过如此巨大的权力,可眼下燕王朱棣并没有被册封为新任太子。

简单来说,朱元璋等于把太子的权力与地位给了朱棣,却没有给他太子的名分。

百官心存疑惑,却无人敢开口询问,刚才那个被砍头的官员的惨叫声仿佛还在大殿上回荡。

“诸位可有异议?”朱元璋见无人应声,遂厉声道。

“臣遵旨!”茹瑺率先反应过来,立即高呼拜道。

大殿之中,除了刘三吾之外,包括曾担任朱允炆侍讲的黄子澄在内的诸多官员纷纷附和道:“臣等遵旨!”

“坦坦翁不说话,可是存有异议?”朱元璋冷声问道。

刘三吾为人慷慨,不设城府,自号“坦坦翁”,朱元璋虽用尊称唤他,但他并非不知轻重之人,此时赶紧出列下拜道:“禀陛下,老臣并无异议。”

朱元璋追问道:“既无异议,为何刚才一言不发?”

刘三吾微微停顿,斟酌了一下言辞,不卑不亢的答道:“回陛下,老臣是替燕王殿下不平。”

“你是质疑咱的决定?”朱元璋皱眉道。

“老臣不敢,只是圣人曾言‘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陛下授予燕王太子之权,却不予太子之名,却是于礼制不合。”刘三吾不慌不忙的解释道。

“呵呵。”朱元璋先是冷笑一声,然后高声道:“若此例有违礼法,那咱就开此先河,为后人做个表率!”

刘三吾只好恭声领旨。

两个时辰之后。

乾清宫,东暖阁。

朱元璋神色略显疲惫的端坐在软榻上,在他左前方的椅子上坐着压抑亢奋心情的朱棣,至于朱高煦则如同一名侍者般,静静的站在朱棣身侧。

房门紧闭,室内仅有父、子、孙三人,其他闲杂人等皆已回避。

“棣儿,你可明白咱不册封你为太子的苦衷?”朱元璋开诚布公道。

“父皇。”朱棣连忙起身,本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棣儿,咱有句丑话说在前头。”朱元璋见朱棣似乎没有理解他如此安排的意图,面露不悦道:“你无太子名分,日后能否继承大统还未可知。”

稍作停顿,他微微侧目,瞅了一眼面色不变,异常淡定的朱高煦,开口道:“棣儿,若事实证明你无治政之才,那咱只好另选旁人继承基业了。”

此话一出,朱棣如同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原本炽热的心,瞬间冷却,但他仍面不改色的恭声道:“儿臣任凭父皇差遣,绝不敢有怨言。”

然而,他毕竟是青史留名的英雄人物,天资聪颖,立即从朱元璋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

自从洪武十三年朱棣就藩北平至今,已过去了十几年。

这些年除了在朱元璋、马皇后过寿等重大节日的皇家私宴上,朱棣被朱元璋叫过“棣儿”之外。

其它时候,哪怕是非正式场合,朱元璋对朱棣也多是“燕王”、“你”之类的称呼,偶尔会唤其“老四”、“四郎”,像此时对朱棣一口一个“棣儿”的亲切称呼,过去只有太子朱标享有过。

由此可见,在朱元璋的心里,显然已将朱棣当成了太子。

朱棣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起伏的心境迅速安定,当即改口道:“爹放心,俺一定会勤习政事。”

“棣儿,你不要怪咱狠心,治国与打仗不同,你能以武力降服敌人,却难以用无武力降服人心。正所谓‘上马打天下,下马治天下’,你要兼听独断,识人善用,切不可一意孤行,受人蒙蔽。”

朱元璋抬手下按,示意朱棣坐下。

“你大哥去了,二哥也跟着去了,三哥心术不正欲害你,兄弟至亲,何至于此?”

朱元璋无比悲伤,眼眶之中的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说话的声音满是凄凉。

“前日,锦衣卫密探八百里加急送来密函,替咱镇守云南的文英(沐英字文英)因病薨了。”

言罢,朱元璋掩面而泣,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再次笼罩在他这位年迈的老人身上,以至哭声凄惨,令闻者心痛。

朱棣面露悲色,眼角很快有泪水流出,至于朱高煦却低下了头,似乎小声哽咽着。

历史上,镇守云南的西平侯沐英获悉太子朱标去世,哭得十分伤心,两个月后便病逝,年仅四十八岁。

而本时空的朱标病逝于去年年底,沐英得知消息时已是多日之后,由于他镇守云南的缘故,朱元璋当时并未下令让他进京参加朱标的奠礼。

直到后来朱元璋准备给朱标下葬,沐英才奉命赶来京城。

西平侯沐英乃朱元璋养子,比朱标大十岁,可以说是看着朱标长大的。

沐英与朱标的感情相当深,朱标之死对他的打击非常巨大,若非朱标下葬后朱元璋留他在京城修养了十多天,恐怕他早就像历史上那样过度悲伤而病逝了。

对于年近七十的朱元璋来说,连丧三子对他产生的打击,常人难以想象,更无法理解。

近几日,朱元璋明显察觉到身体每况愈下,时常恍惚,心中不免生出了悲凉之意,恐时日无多。

正因如此,时不我待的急迫感,压的朱元璋几乎喘不过来气。

此次,他唤来朱棣、朱高煦,推心置腹,把心里的所有打算与顾虑皆告诉了子孙两人。

“咱害怕没选好继业者,而步了始皇帝的后尘,导致江山崩塌,社稷倾覆。”

看着神情憔悴的朱元璋,说出犹如临终遗言般的话来,朱高煦与朱棣一样,心中特别不是滋味。

PS:求票求票求票求票求票求票求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