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利弊书(下)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214字
  • 2022-01-27 14:03:26

“即便那时燕王深明大义不做抵抗,其余藩王岂甘心引颈受戮?”

“假使削藩顺利,朝廷铲除了各路塞王,届时何人可镇守边疆?若外族趁机入侵,华夏大地必将生灵涂炭!此弊二也。”

“若外族没有入侵,削藩之后,朝廷定会禁藩,如此塞王将不复存在,时日一久,边疆必乱,此弊三也。”

“反之,若朝廷削藩失败,有藩王击败朝廷,登上帝位,建立新朝,此例一开,后患无穷!”

“为杜绝后世重现此事,新君定会极力施行藩禁之策,彼时塞王不存,新君为保边疆安稳,只好变易制度,新立守边之制,其利弊难测,此弊四也。”

朱高煦说的十分在理,藩王守边确实好处很多,但是有几个藩王真正能做到恪守规矩,不违法乱纪,服从朝廷调度?

嗣君倘若镇不住拥有兵权的塞王,那么藩王之乱必然会发生!

朱元璋心里其实明白,仅靠塞王守边,非长久之计,故而他也一直在寻找和培养忠诚且有将帅之才的人,去分担塞王的守边之责。

不过,藩王守边,于国于民皆有好处,大明根基薄弱,需要藩王代替皇帝增加对民间的影响,监督和控制地方官员。

就算将来新君被奸臣蒙蔽,可祖训规定这种情况下,允许藩王带兵入京以清君侧,匡扶社稷,为后世树立典范。

假如真有那一天,有藩王清君侧后赖着不走,大明还是朱家的大明,又有何惧?

可是,建言书接下来的内容,令朱元璋露出了一丝震撼的表情。

“且不论日后发生何事,朝廷终将实施藩禁。而藩禁之后,诸藩必会遵从繁衍之本能而育后人,若以一子生五孙算,十六载为一代,百载之后,本朝宗室将超过三十万人。”

“届时,朝廷要供养三十多万不事生产之宗室,而三十多万人仅一日口粮便需百万斤,一月便是三千多万斤,朝廷财政何以支撑?天下官员及百姓又会如何看待此事?大明国运是否从此骤降?此弊五也。”

如果说宗室人口问题朱元璋从来没有考虑过,朱高煦是不信的。

过去就有官员上书劝过朱元璋,但他大概不以为然,觉得有些危言耸听了。

但历史上的朱元璋一定没有太过重视这件事,他或许觉得自己的子孙后代不可能废物到连一点进取心都没有,全指望朝廷发钱发粮供养。

可惜,朱元璋低估了人类的惰性与贪婪。

而今,朱高煦再次提到这件事,并将之上升到了决定大明国运的程度,令朱元璋感到了震撼,让他觉得有必要对宗室制度做一些调整。

将宗室一事放在心上之后,朱元璋继续往下看。

“若立燕王,则有七利而无一弊。”

“父子相继,长幼有序,此乃万古不变之理,立燕王符合‘有嫡立嫡,无嫡立长’之制,方便后世有例可循,此利一也。”

“燕王武功赫赫,军威极高,若为储君,可镇骄兵悍将,安天下人心,因其长于兵事,亦可保明军战力,此利二也。”

“燕王胸怀大志,日后必有一番作为,如此亦可彰显皇爷爷之英明,佐证皇爷爷创立大明,实乃奉天承运,天命所归,此利三也。”

“燕王壮志雄心,不甘只为守成之君,必会积极开拓,令万国来朝,让大明成为中央之国,超越汉唐,此利四也。”

“观燕王之手段,断不会纵容臣僚侵夺皇权,架空君上,以至于令外族入侵,弱宋再现,此利五也。”

“燕王戎马多年,驭下有道,知轻重,不会冷落文臣,亦不会纵容武将,乃至穷兵黩武,他定会践行‘汉家自有制度,王霸道杂之’之理,以供后世嗣君效仿,此利六也。”

“燕王类皇爷爷陛下,决不会纵容贪官污吏欺压百姓,更不会与欺上瞒下者妥协,必会坚守祖制,以为后世嗣君之表率,此利七也。”

“若皇爷爷陛下担心燕王日后治国苛刻猛烈,大可命其继位后重修大明律,废除严刑峻法,禁止地方施行苛政,以仁义示天下,与民休养生息,十年之内不得妄动刀兵。此等利国利民之策,燕王为示仁孝,必会遵从。”

“国本之争,古已有之,孙臣亦非史上首位劝君主慎重选立继业者之人。”

“孙臣仅以旁观者之立场,分析皇爷爷陛下册立燕王与吴郡王之利弊,至于择谁而立,自是由皇爷爷陛下乾纲独断,孙臣万没有劝皇爷爷陛下立我父燕王之意,还请皇爷爷陛下明鉴!”

看完上述内容,朱元璋竟然没有生气,内心反而有些异样的感触,只不过脸上没有表现出来,显得十分平静。

若立朱允炆为太孙,确实不利于大明王朝的长治久安,所以他已绝了这个念头。

朱允炆未患病前身强体健,能够压制内心暴虐的一面,患病后本性彻底暴露,可谓是性格上有致命的缺陷,非人君之像。

为了治好朱允炆,朱元璋花了巨大的力气,为防走漏消息,更是杀了不少人。

然而,与能快速写出这千字建言的朱高煦一比较,他觉得只要朱允炆能活着便好。

朱高煦能豁出一切来求见他,只为抒发胸臆,这种敢想敢做,无所畏惧的英雄气概,着实打动了他。

“傻孩子,你不写这利弊书,咱就不知道利弊了么?咱还没有老糊涂!”

朱元璋在心中感叹道:“你爹又把你当枪使,来试探咱哩。”

对于立储一事,他心中已有决断。

他之前想立朱棣却没有立,是因为当时晋王在前,且那时他对朱允炆还抱有希望,后来他放弃了朱允炆。

而今晋王被废,立朱棣便成了理所当然。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一阵颇有节奏的敲门声。

朱元璋知道是专司密信之事的锦衣卫同知赵俊臣求见,遂开口道:“进来。”

殿门被推开,一名身高五尺,纤瘦如猴的人,疾步应声而入,他行礼之后,快速从怀中贴身处掏出一封密信。

朱元璋接过密信,立即拆阅。

密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短短几句话,大致意思是说镇守云南的西平侯沐英病逝了。

看完密信,朱元璋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他强忍悲伤,颤抖着声音道:“你退下罢。”

赵俊臣恭声称是。

待殿门被赵俊臣顺手关上之后,朱元璋终于坚持不住,眼眶里泪如泉涌,难以抑制。

事物的发展从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就像太阳东升西落,月有阴晴圆缺一样。

朱元璋觉得,是时候册立储君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