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利弊书(上)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211字
  • 2022-01-26 15:16:25

燕王行馆大门外。

朱高煦刚刚出门,还未来得及登上驴车,身后便响起了马和的呼喊。

“二公子!”

“马总管如此着急寻我,可有要事?”

朱高煦转过身,面露不悦道。

马和喘着粗气连忙道:“奴婢听说二公子要出门,便一路狂奔,特地赶来护送。”

朱高煦可不是傻子,马和身为燕王府内侍总管,若不经朱棣允许或授意,岂能自作主张跑出来?

“你可想好了,不要后悔。”

朱高煦皱着眉头说了一句,然后也不等马和回话,便抬腿登上驴车,命令康平出发。

半个时辰后。

乾清门外。

“回皇孙殿下,陛下正在批阅奏章。”

当值的内侍躬身向朱高煦传达了朱元璋的意思。

历史上,朱高煦于洪武二十八年才受封为高阳郡王,虽然他穿越后历史已被改变,但他此时还未受封郡王,仍是皇孙身份。

“劳烦内官禀告皇爷爷,就说我会一直在这等他处理完政务。”

朱高煦毫不犹豫的说道。

“殿下此言,可是折煞小的了,小的只是不入流的侍奉,当不得内官称呼。”

年轻的内侍连忙躬身,十分谦虚的回道:“通禀之事,本就是小的职责所在,殿下不必客气。”

朱高煦忽然对这个年轻的内侍产生了一丝好奇,不由得对其打量一番,便见此人身高约六尺,长相却平平无奇,不过气质非常独特,给人一种随和谦逊的感觉。

“殿下稍候,小的这就去通禀。”内侍恭声道。

朱高煦目送内侍离去说道:“有劳。”

朱元璋以批阅奏章为理由拒绝见他,或许是猜出了他此行的目的。

朱高煦身在局中,得失之心太重,忽略了朱元璋并没有年老愚钝,错以为朱元璋起了册立朱允炆为新任储君的念头。

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到如今,他决定坚持等下去,绝不打退堂鼓。

一个时辰之后。

既不见刚才那位内侍回来,也不见其他侍者来传朱元璋的旨意,只有守门的护卫还站在那里。

总之,等了这么久,朱高煦仍没有得到朱元璋的召见。

被逼无奈的朱高煦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让马和帮他弄来了笔墨纸砚,趴在地上临时赶写了一份上千字的建言书。

这份建言分别从多个角度详细分析了册立朱棣、朱允炆为储君的利弊。

当他拿着已经密封起来的建言书,再次来到在乾清门外时,之前的那名年轻内侍又出现了。

“让殿下久等了。”

内侍躬身行礼道:“陛下刚才小憩了一会,小的这才迟迟没有过来。”

朱高煦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殿下,小的姓刘,名敬忠。”

刘敬忠说到这里,从腰间解下腰牌,并双手将之奉到了朱高煦面前,道:“请殿下过目。”

朱高煦扫了一眼腰牌,颔首道:“嗯。”

待刘敬忠重新系好腰牌之后,他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接着说道:“劳烦刘侍奉将这份建言书呈给皇爷爷陛下。”

“殿下不必客气,小的职责所在。”

刘敬忠仍恭声道。

旁边的守门护卫能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所以有些承诺的话朱高煦没法明说,但又不能不说,于是他只好说道:“刘侍奉做的事,我心里有数。”

刘敬忠并不是一个没有追求的人。

他知道朱高煦受朱元璋疼爱,又是燕王府的二公子,而燕王在不久的将来极可能会成为新一任储君,因此与朱高煦为善,也是为了他本人的前途着想。

“殿下稍后,小的这就去。”刘敬忠恭声道。

片刻后,朱高煦的建言书出现在了朱元璋的御案上。

听说是朱高煦趴在乾清门外的地上临时赶写,朱元璋顿时来了兴趣,虽然很想迫不及待的拆开看看,但他却忍住了,并将刘敬忠唤了回来。

“你去传个口谕给他,就说你小子给咱滚回去老实待着,不要乱来,咱还没有老糊涂。”

刘敬忠恭声称是,行了一礼,便恭敬的退了下去。

对于朱高煦的来意,朱元璋心知肚明,大明储君的人选必须尽快定下,耽误的越久,对朝局的影响就越大,江山社稷的不稳定因素就会增加的越多。

就眼下这个局面而言,朱元璋之所以没有册立朱棣为储君,是因为他对朱标的执念在作祟,以至于令其思绪繁杂,妄想纷纭。

他想过朱允炆的不育之疾在未来得到了治愈,还想过从朱允炆的几个弟弟当中挑选一人进行培养,甚至想过把朱高煦过继给朱标。

当然,以上这些想法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也知道此等想法皆是头脑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而且每个想法实施起来都会对大明的未来产生不可控制的巨大影响,极端情况下,大明甚至会二世而亡。

因为有所顾忌,所以朱元璋才会犹豫不决,内心纠结。

言归正传。

望着刘敬忠合上殿门退下后,朱元璋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不急不慢的拆开那封书信,读了起来,接着便紧蹙眉头,露出了一副严肃的面容。

“孙臣朱高煦至诚上奏:皇爷爷驱除鞑虏,恢复华夏,创立泱泱大明,从一介布衣至开国帝王,千古未有,可谓英明神武,盖世无双。正因如此,皇爷爷欲择优者继承基业,乃天经地义之事。”

“然,选继业者一事,虽为天子家事,但天子之家事何尝不是国事?为孙者,当为自家爷爷着想,为臣者,当为君分忧,而储君乃国本,若选择不当,必会动摇社稷。”

“孙臣以旁观者之立场,试言立吴郡王、燕王之利弊。若因孙臣措辞不当,惹皇爷爷陛下生气,孙臣甘愿受罚。”

“若立吴郡王,有两利五弊。”

“立之则等于承认其嫡出之身份,为后世立规矩,此利一也。”

“立之则表明嫡长子之子继承权大于嫡次子、孙,为后世定制度,此利二也。”

关于嫡庶之区别,历史上有很多例子,争议也很多,最典型的就是汉武帝。

当汉武帝的生母受封为皇后之后,他便成了嫡长子,而其生母未被立后之前,他是庶子。

简而言之,立后之后,皇后所出的儿子才是嫡子。

若废了皇后,那么嫡子的身份将不存在。

若皇后病逝,其子仍是嫡子,除非先皇后无子,另立皇后。

正因如此,朱高煦才会有此一说。

“若吴郡王将来继位,为示天子威严,必然弱宗藩而强皇权,诸藩岂会坐以待毙?双方难免武力对抗,从而引发社稷动乱,子孙相残,此弊一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