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晋王被废(上)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472字
  • 2022-01-15 10:58:50

半个时辰后。

乾清宫。

朱棣见到了还没有休息的朱元璋,将朱高煦调查到的情况做了详细的禀告。

“儿臣不敢欺瞒父皇,高煦目前还没有掌握到确凿的证据,来证明是晋王世子指使人散播谣言并杀人灭口。”

听完朱棣毫无隐瞒的汇报,以及最终的结论,坐在榻上靠着软垫的朱元璋幽幽长叹了一声。

他望着朱棣略做沉默,接着缓缓说道:“就在刚才,咱已获知此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潜伏在晋王世子身边的锦衣卫密探,已经查到了晋王世子萌生野心,抹黑朱棣,推其父晋王上位的证据。

可惜,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朱元璋的锦衣卫无孔不入,就算墙上没有孔,锦衣卫也能创造孔。

或许朱棣正是知晓锦衣卫的可怕,这段时间才会选择以静制动。

“至于晋王谋逆与万民血书一事,咱也调查清楚了,确实与你无关,你可以安心了。”

朱元璋说到这里,再次缓了一下,接着道:“晋王世子散播谣言一案,咱会秉公处理,正本清源,还你一个公道。”

朱棣闻言一喜,低头恭声道:“谢父皇。”

“事到如今,若你知晓其他与你三哥有关的事,皆可向咱禀告,不必有所顾虑。”

朱元璋故意面露期待之色,盯着朱棣说道。

他刻意向朱棣隐瞒晋王勾结凉国公蓝玉之事,是想试探一下朱棣是否知情。

不料,朱棣一脸的茫然道:“儿臣所知,皆已禀告父皇。”

“你三哥做了许多不法之事,甚至勾结军中宿将,你可知晓?”朱元璋直接暗示道。

朱棣仍无动于衷,甚至面露疑色,诧异道:“竟有此事?”

朱元璋见朱棣表情自然,不似作伪,便转移话题道:“据锦衣卫调查,你三哥用天子仪仗是真,但他杀李中岳满门并非其命令,而是另有隐情。”

于是,朱元璋将其中隐情向朱棣做了一番解释。

原来,真相是晋王派去抓李中岳的王府队正,趁机公报私仇,毒杀了李中岳满门。

不久后,城里便起了谣言,说晋王要株连李中岳的亲戚、同窗及好友,这才令晋地官员人人自危。

数年前就有人告发晋王谋逆,后来懿文太子朱标奉命下去调查,发现晋王确实没有谋逆。

但晋王违法乱纪的事干了不少,百姓怨言很大,当时被朱元璋批评教育后收敛了很多。

今年年初春节家宴上,晋王朱棡被朱元璋特别关照,过去很多与晋王有过龌龊的官员怕他继位后搞清算,这才联合起来制造谣言打算搞倒晋王。

他们看中了已经八十三岁高龄且为人刚正的李中岳,利用其弱点弄出了万民血书。

至于太原同知杨邦基携带血书投奔朱棣之事,锦衣卫密探也调查出了结果——杨邦基认为燕王朱棣御下有方,可以与晋王抗衡,敢向朱元璋揭发晋王罪行,才逃去北平。

实际上,朱元璋与朱棣并不知道,晋地那些与晋王有仇的官员,之所以敢联合起来冒死也要搞倒晋王,不仅仅因为他们害怕晋王继位后搞清算。

还有一个外在因素,那便是朱高煦的穿越,间接性的令朱标多活了大半年,这给道衍和尚争取了对付晋王的时间。

道衍和尚瞒着朱棣,暗中指使庆玄道人在太原府煽风点火、推波助澜。

而庆玄道人乃是深得晋王器重的谋士,他潜伏在晋王身边超过了三年,在太原府所做的一切皆十分隐秘。

他并不直接挑起当地官员与晋王的矛盾,而是借以许多情理之中的摩擦引发双方的对立,一步步令双方走到你死我亡的局面。

那些潜伏在太原府晋王宫的锦衣卫密探们,很难查出这些摩擦事件的背后有庆玄道人在推波助澜,而且他们也不会去主动调查此类事件。

毕竟此等官员与晋王的矛盾,皆源于治政理念及利益冲突,何况他们并没有对晋王下黑手。

由于秦王被宫人毒死之事发生不久,奉命潜伏在众藩王身边,监视、保护众藩王的锦衣密探们,谁也不敢大意,再让类似秦王遇害的事件发生。

密探们没心思去关注“藩王与地方官”的冲突,他们只想确保藩王的人身安全,以免被皇帝砍脑袋。

如果晋王甘于安稳倒也罢了,可他偏偏仗着亲王之尊,胡作非为,跋扈嚣张,以朱元璋虽疼爱子孙但同样亦严厉教育子孙的个性,晋王之倒台也是迟早的事。

晋王坠马是其狂妄自大导致,万民血书是其与晋地官民积怨太深而引发。

庆玄道人利用人性的弱点,暗中推波助澜,让本就狂妄的晋王更加狂妄,令其最终走向了晋地官民的对立面,这才致使历史上原本不存在的万民血书问世。

一切水到渠成,没有丝毫破绽,最终加快了晋王的倒台。

“杨邦基有才干,有胆识,是个不错的地方官,咱答应了他的请求,允许他收养李中岳的孙女。此外,咱打算任命他为太原知府,过几日便让他带着圣旨走马上任,替朝廷去安抚当地百姓。”

朱元璋提到为国为民的杨邦基,心情似乎有所好转,便多说了几句,将杨邦基与李中岳的过往跟朱棣简单介绍了一番。

原来,李中岳活着的时候,与四十三岁的杨邦基乃是忘年交。

李中岳专情,一生只娶了一个妻子,生有三女两子。

但他的长子、长女、次女、幼女生不逢时,五十多年前乃是元朝末年,一子三女不幸死于战乱、饥荒、疾病、天灾。

次子在数年前死于风寒,得年三十九岁,膝下仅有一女,便是如今九岁的李瑶。

李中岳视孙女李瑶为掌上明珠,极为疼爱,在他决定说服当地百姓联名写血书之前,就已经将李瑶托付给了忘年交杨邦基。

所以杨邦基才会请求朱元璋,准许他收养李家唯一的幸存者李瑶。

“父皇仁慈。”

朱棣发自肺腑的言道。

朱元璋顿了顿,随口问道:“你觉得,咱该如何处置你三哥?”

这看似随意的一问,却让朱棣掉入了两难境地。

如果他建议“法办”晋王,那么朱元璋必然会认为他不讲兄弟情义,对自家三哥落井下石。

反之,若他强调晋王的功劳,打感情牌,建议从轻发落,以朱元璋的性子,定会认为他虚情假意。

“你怎得不说话?”朱元璋追问道。

朱棣急忙应变道:“三哥虽犯下不赦之罪,但他曾为国立功,尽到了守土之责,儿臣希望父皇可以对三哥从轻发落。”

“既然是不赦之罪,又如何从轻发落?”朱元璋紧追不舍道。

朱棣感觉后背有冷汗渗出,当即躬身低声道:“儿臣愚钝,亦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是怕咱猜忌你?”朱元璋面无表情道。

朱棣低头道:“儿臣不敢。”

“既然是由你负责调查你身世谣言一案,之后牵扯出你三哥,那么如何处置他,你必须给咱一个态度!”

朱元璋十分强硬的命令道。

他不想放过这次试探与了解朱棣的机会。

“回父皇,儿臣认为三哥不能杀!”

朱棣犹豫片刻后,目露决然,坚定的说道。

PS:在已有确凿证据证明晋王谋逆且朱元璋已知的情况下,不杀晋王对朱棣来说利大于弊。下章会做出解释,兄弟们也可以猜猜是什么原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