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线索(下)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488字
  • 2022-01-23 18:54:21

随后,朱高煦回到书房,当即命康平去唤马和、韦贤来此议事。

“今日有劳马总管、韦队正,请!”

朱高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马和与韦贤就坐。

康平眼疾手快,立即为马、韦二人斟茶。

韦贤抱拳道:“公子言重了,属下是公子的亲卫队正,为公子效力,自然是理所应当的事。”

“燕王殿下是奴婢之主,公子乃殿下之子,奴婢为公子效力,本就是分内之事,可惜奴婢今日没能查到线索,还请公子责罚。”

马和抱拳告罪道。

韦贤急忙附和道:“属下也未能寻到线索,请公子责罚。”

“我大哥今日出动了近三十人,同样一无所获,马总管、韦队正不必在意。”

朱高煦刚才见朱高炽没有禀事邀功,再结合康平打探到的消息,便知其今日亦无收获,遂有此言。

他顿了顿,又道:“韦队正,明日请你再雇佣一批人,越多越好,每人一日给予两贯钱为酬劳。另外,对于寻得有效线索之人,再额外打赏二十贯钱!”

朱高煦说的是钱,也就是铜钱,并不是较之洪武初年贬值严重的宝钞。

如今四十贯宝钞才能换米一石,而五贯铜钱便可换米半石,二十贯钱够五口之家吃上小半年(三个月)了,报酬丰厚,必然会有人用心办事。

“公子英明。”韦贤、马和齐声道。

众人散会后,马和单独去燕王书房拜见了朱棣,他将朱高煦今日所做之事详细与朱棣说了一遍。

“高煦如此安排,是参考了你与韦贤的意见?”

朱棣微微有些惊讶道。

他本以为朱高煦会独断专行,按其个人想法命众人行事,却没想到朱高煦会谋而后动。

马和恭声道:“回殿下,二公子确是详细询问了奴婢与韦队正。”

朱棣点头道:“高煦经过这些时日的历练,变得更稳重了。”

“你刚才说,高煦在客栈待了一天,竟不曾离开过?”

顿了顿,朱棣又问道。

“正是。”马和答道。

“很好!”朱棣微笑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孩子把俺的话听进去了。”

随后,他伏案提笔,当即写了一个手令,并用上私印,递给马和,吩咐道:“倘若高煦用度不够,可凭此手令从本王府库支取。”

虽然金陵皇城的燕王府,远不如北平的燕王宫宏大,所谓府库也只是几间房子,但朱棣出行来到金陵,自然会携带金银细软,有专门的奴仆负责此事。

“殿下仁慈。”马和躬身应道。

待马和离开之后,朱棣在书房静坐了一刻钟的样子,等来了王景弘。

王景弘是燕王府内侍副总管,地位仅次于马和,他与马和一样,皆是朱棣的心腹,此次单独前来拜见朱棣,乃是为了汇报朱高炽今日之事。

朱棣听着王景弘的汇报,眉头逐渐皱了起来,因为朱高炽亲自带人走街串巷寻找线索的行为令他感到十分不快。

近日京城到处都在议论朱棣的身世,朱高炽身为朱棣长子,在外面抛头露面带队找线索,很容易让普通人多想,好在朱棣已下令朱高炽、朱高煦不得再随意出府。

听完王景弘的汇报,朱棣对朱高炽亲力亲为的行为予以赞许,然后写了一道准许朱高炽从王府府库支钱的手令,让王景弘转交给朱高炽使用。

一夜无事。

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四月初九这天,朱高煦安排好当天寻找线索的事务之后没有出府,大半天都待在书房读《易》,偶尔会到后面的花园走走。

或许是钱多事好办的缘故,傍晚朱高煦便收到了几条极具价值的线索,得知五名行商曾和一伙西北粮商有过几次面谈。

于是,朱高煦马上召集韦贤与马和商议对策,让二人结合线索,安排可靠的人立即跟进,打探那伙西北粮商的下落,争取明天日落之前找到那伙人。

由于赏金的刺激太过强烈,下面的人为了赏钱,简直是不吃不喝不睡觉地寻找线索,于是事情进展的额外顺利。

实际上,朱高煦等人并不知道,所谓的“顺利”,其实是朱棣安排密探有意透露的线索。

当天深夜,具体时间是亥时三刻,朱高煦手下的人终于在城外密林之中,找到了那三位已被射杀的西北粮商。

“一切按照公子的吩咐,城外的三具尸体已被属下与马总管带人秘密运了回来,暂时停放在后院废弃的仓房之中。”

朱高煦的书房里,满头是汗的韦贤禀告道。

“启禀公子,射杀这些人的箭头已不知去向,但奴婢与韦队正都曾在边军中待过,我们一致认为,杀死这三人的箭矢穿透力很强,极大可能出自边军。”

马和喘着气说道。

“这次马总管、韦队正算是立了大功,我会向父王替你们请功。不过,此事先不要外传,待我禀告父王之后,再做打算。你们从城外马不停蹄的赶回来,着实辛苦了,且先下去休息。”

朱高煦对马和、韦贤说道。

待两人走后,朱高煦再也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火速出门,向朱棣住处赶去。

片刻后。

“殿下,二公子求见。”

值守在朱棣门外的内侍禀告道。

朱高煦站在一旁,做了几次深呼吸,稳了心神。

此时,房间里的朱棣正半躺在床上读《史记》,还未睡下。

当听到是“二公子”,他嘴角瞬间上扬,心中笑道:“果然是高煦更得人心。”

朱棣让潜伏的密探透露线索,却没有明确说透露给朱高煦还是朱高炽,而密探选择了朱高煦。

“见。”

朱棣合上书,掀开被子下了床,随手从床头拿起一件袍子披在了身上。

只听“咯吱”一声,卧房的两扇门被内侍推开,朱高煦大步走了进来。

父子俩简单寒暄几句过后,朱高煦直奔主题,将他得到的线索告诉了朱棣。

“你能在两日内将此事调查到如此程度,却是难能可贵,马和与韦贤的功劳俺心里有数。”

朱棣先是肯定了朱高煦的成绩,然后接着说道:“城外发现的尸体不该运回府中,你应当第一时间先通知俺。”

虽然城外行商的尸体被运至燕王府中不妥当,但是若有人仅以尸体为由陷害燕藩贼喊捉贼,无异于撞到了枪口上。

而且朱棣打算马上就进宫向朱元璋禀明一切,所以他倒不怕此事走漏风声,因为无孔不入的锦衣卫不是瞎子,或许此时的朱元璋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爹教训的是,孩儿莽撞了。”

朱高煦诚恳的道。

朱棣厉声道:“以后做事,务必思而后行,若拿不定主意,可与俺商量。”

朱高煦恭声称是,顿了顿,他问道:“不知爹打算如何处理此事?”

今日晋王世子入京献祥瑞,护送其进京的队伍里就有十多名背负箭矢的精壮战士,正巧马和、韦贤在路上见过那些战士,看扮相应该是出自晋地边军不假。

换言之,很可能是晋王世子指使人雇佣行商提前入京撒播谣言,而后杀人灭口。

可是,这一切皆是推论,毕竟散播谣言的人已被灭口,朱高煦眼下根本拿不出证据来证明此事是晋王世子所为。

“此事有些难办。”

朱棣眉头紧蹙,随即陷入了沉默。

他思索片刻,便开始安排道:“你好生下去休息,一切等俺见了你皇祖爷爷之后再说。”

朱高煦恭声称是,然后退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