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线索(上)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255字
  • 2022-01-04 17:28:06

四月初八。

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京城,沈氏客栈二楼,一间隔音效果极佳的包房之中,朱高煦正在宣布今日众人的行动章程。

“父王给了三天时间,命我等查出害死五名行商的幕后凶手,由于时间紧迫,诸位若有发现,请务必第一时间向我禀告,任何人不可擅自行动,以防打草惊蛇。”

“是,属下(奴婢)领命。”韦贤、马和齐声道。

朱高煦虽然没有明说,但他们隐约觉得此事与燕王朱棣的身世谣言有关,不敢有丝毫懈怠。

朱棣知道朱高炽与王府内侍总管马和不对付,所以特地把马和安排给朱高煦当助手。

韦贤过去是朱棣的亲兵,后来被任命为朱高煦的亲卫队正,听从朱高煦的命令是其职责所在。

马和能被朱棣视为绝对心腹,必然有着常人所不及的才干,韦贤跟着朱棣十数年,征战沙场,见识宽广。

因此,对于如何查找真凶,朱高煦昨晚专门询问了马和与韦贤的意见。

马和认为让一个谣言传遍全城,仅凭五名行商难以做到,一定还有其他人在同时做这件事,只不过更加隐秘。

否则的话,死的不止这五人。

而行商被杀说明他们也是奉命行事,必然有人与他们接头,至于他们都与哪些人接触过,很可能有目击者。

朱高煦认为马和分析的很有道理。

但是京城人口众多,想要查清五名行商与哪些人接触过,不仅需要很多时间,还需要很多人手,而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和人手。

虽说韦贤手下能用的护卫与马和手下可用的内侍加起来有十多人,但仍然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韦贤提议花钱雇人打听消息,比如街头小贩、酒馆伙计就消息灵通。

他有个远房亲戚在京城做布匹生意,不仅认识很多小贩,而且还经常出入各种酒馆。

于是,朱高煦拍板决定花钱雇人,全城撒网,寻找线索。

“公子,请用茶。”

康平躬身奉上一杯热茶道:“奴婢已试过,冷热适中。”

朱高煦接过茶杯,低头小啜了一口,道:“这茶水不错。”

顿了顿,他问道:“你认为今日是否会有收获?”

康平犹豫道:“奴婢不敢妄言。”

“恕你无罪,说说看。”

朱高煦起了考校康平的心思,目露期待的神色言道。

康平长着一张白胖白胖的圆脸,生的慈眉善目,看起来像个好人。

而朱高煦却知道,此人虽然心眼不坏,但为了活命自愿入宫做阉人,绝对谈不上是纯善之辈。

好在康平性格活泼,心胸开阔,可以忍辱,且办事谨慎,忠心耿耿。

故而朱高煦觉得,若康平经过多加历练之后,定能成为他手下独当一面的得力干将。

“奴婢认为,马总管的分析自然是极有道理的,再结合韦队正的建议,出动大量人员寻找与五名行商有关的线索,必定会有所收获,只不过——”

康平说到这里,发现朱高煦听的认真,便继续说道:“只不过需要时间。”

“但我们时间有限。”

朱高煦轻轻扭头,瞅着康平问道:“对此,你有何建议?”

康平谦虚道:“奴婢能想到的,公子也一定能想到。”

朱高煦紧盯康平双眼,故作威严道:“说来听听。”

康平顿时紧张道:“奴婢觉得,可以继续增派人手,亦或者求朝廷出动兵马,加大搜寻线索的范围。”

朱高煦没有接话,而是起身走至窗边,负手而立,静静地望着位于沈氏客栈后院的那片竹林。

他沉默数息之后,方才缓缓说道:“常人行事,往往喜欢高调,恨不得天下皆知。但有些事,却需要悄无声息的去做。我父王没有借调朝廷的兵马,应当是此事不可为,我又岂能为之?”

“奴婢思虑不周,差点犯了大错,请公子责罚。”

康平闻言,当即联想到了如今京城之中传的沸沸扬扬的燕王朱棣之身世谣言。

他脸色顿时一变,急忙对着朱高煦的方向跪下,磕头认错。

“起来罢,这次就算了。”

朱高煦回转过身,见康平态度恭敬,便颔首道:“切记,以后看问题,不可被表象所蒙蔽,只有找到问题之实质,才能在解决问题时,少犯错误,甚至不犯错误。”

这段时间,朱高煦有意塑造身为大明亲王之子的威严,康平的表现说明他的努力没有白费。

康平恭声道:“奴婢谢公子提点。”

言罢,他缓缓站起了身子。

“如我这般,看似锦衣玉食,风光无限,但很多时候,走错一步,可能就会万劫不复。”

朱高煦仿佛一个混迹官场许久的老前辈,用指点后辈的口气说道:“凡事要多留个心眼。”

这一刻,康平忽然感觉朱高煦很陌生,他弯下腰,无比恭敬的说道:“奴婢记住了。”

“我大哥那边是否有所发现,你去打听一下。”

朱高煦语气一变,低音道:“可知该如何去做?”

“奴婢懂的,行事要谨慎,不能被人察觉。”

康平见朱高煦面露肃容,心头顿时一紧,连忙答道。

朱高煦“嗯”了一声,然后坐回椅子上,道:“小心点。”

“谢公子!”

康平躬身道:“请公子耐心等待,奴婢去了。”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傍晚。

朱高煦几乎在客栈等了一日,可惜韦贤、马和等人没有搜寻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当朱高煦回到燕王行馆,还没来得及更换衣物时,就被朱棣派人唤去了书房,与他一样被叫去燕王书房的还有朱高炽。

望着两个儿子,朱棣肃容道:“俺仔细考虑了一番,为了确保周全,在害死行商的幕后之人未被查出之前,你俩暂时不要轻易出府,以防有人对你们不利。”

朱高炽道:“爹放心,俺晓得该怎么做。”

“孩儿遵命。”

朱高煦低头道。

“你俩今日可有收获?”

朱棣接着问道。

朱高煦与朱高炽皆沉默以对。

朱棣本就心情不佳,在知晓两人并未得到线索之后,便有些疲惫的挥手道:“你俩辛苦一天,也累了,都下去罢。”

经过多日治疗与修养,他的风寒症状已基本消失,只是偶尔会咳嗽几声,身体倒是恢复了七八成,但毕竟没有彻底康复,容易感到疲惫。

“孩儿告退。”朱高煦、朱高炽非常懂事的齐声道。

目送二人离开,朱棣逐渐紧锁紧了眉头。

距离约定的期限,还剩下两日的时间。

若是明日仍寻不到有用的线索,他便只能让潜伏的密探跳出来实名举报晋王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三哥啊三哥,这次调查谣言,乃是父皇的命令,可不要怪俺!”

望着窗外的夜色,朱棣暗暗下定了决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