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晋王坠马(下)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467字
  • 2022-01-03 07:28:04

自从皇家商行专行茶马政之事大获成功之后,朱高煦就知道他已被许多人给盯上了。

除了受朱元璋、朱棣委派而暗中保护他的人之外,更多人对他是敌意或者说压根不怀好意,包括他一母同胞的亲兄长朱高炽。

对此,朱高煦心如明镜。

如今他既没有自己的班底,也没有几个能在这时帮助他的得力干将,难以“施展身手”、“大展拳脚”。

故而,他眼下最好的选择是躲在燕王朱棣的羽翼之下,稳健成长的同时培植心腹班底,等待时机。

“若在民间,如你俩这般年纪,早已肩负起养家糊口的重担了。俺为何要下如此命令,你们应该明白。”

朱棣似乎担心朱高煦弟兄俩看不清当今局势,怕他们搞不清轻重而出门惹祸上身,故意含蓄的解释了一番。

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子孙众多,长子即太子朱标、次子秦王朱樉已病逝,第三子晋王朱棡如今坠马断腿。

考虑到晋王戎马十数年,身多旧疾,即便以后断腿痊愈,只怕也会成为瘸子,几乎与皇位无缘了。

再加上朱标年长的儿子朱允炆重病缠身,这种情况下,按照次序,无论如何,该第四子燕王朱棣上位。

对于十分了解朱元璋的朱棣来说,目前这个情形,他越是急着觊觎储君之位,朱元璋越不可能册封他为储君。

“咱给你的,才是你的。咱不给你,你不能抢。”

这才是朱元璋的风格。

如此特殊时期,若燕王府有人在外面“惹了”麻烦,必然会牵扯到燕王朱棣。

而且,朱棣得到确切消息,晋王已安排人手潜入京城,针对他的身世谣言恐怕已经在街头小巷悄然传开。

故而朱棣坚持以静制动,在锦衣卫调查晋王出事的结果没公布之前,禁止燕王行馆的人随意出门。

他本人也正好趁此机会养病,并指点朱高煦与朱高炽的学业。

“爹放宽心,除非皇爷爷召见,否则俺绝不出门。任何人来寻俺,俺也一律不见。”

朱高炽抢先一步,斩钉截铁道:“若俺违反了爹的禁令,任凭处置。”

朱高煦附和道:“孩儿也一样。”

“呵呵,好!你们果真长大了,知道为父分忧了。”

朱棣忽然眯起眼睛笑道:“既如此,趁这几日清闲,俺便考一考你们在大本堂的学业。”

半个月后,寒意远遁,气温逐升,春去夏来。

洪武二十六年的四月初四,大明京城迎来了久违的初夏艳阳天。

文华殿。

朱元璋问道:“燕王最近在做什么?”

“回禀陛下,燕王殿下近半月以来闭门养病,未曾出府,府中仆从除了外出采办外,亦不曾接触过可疑之人。”

蒋瓛恭声答道:“两位皇孙亦不曾外出。”

“嗯。”朱元璋沉默着应了一声,此等结果在他的意料之中。

“禀告陛下,晋王殿下坠马,既是意外,也是人为。那马夫已被晋王殿下诛杀。据调查,马夫世居晋地,身世清白,没有异常。当日晋王殿下在驿站大宴麾下属官,马夫也喝了酒。晋王殿下喝的大醉,非要骑马,这才令意外发生。”

蒋瓛接着道。

朱元璋点了点头。

“陛下,臣还有两件事禀告。”

蒋瓛微微抬头道。

朱元璋道:“何事?”

“晋王殿下派世子进献祥瑞,最迟五日后即可抵京。”

蒋瓛答道。

朱元璋见蒋瓛答话后竟然沉默不语,遂疑惑的问道:“另一件是何事?”

蒋瓛略作犹豫后应声道:“回陛下,臣接到密报,今年正月下旬有太原府地方官欲检举晋王使用天子仪仗,意图不轨,但被晋王所知,惨遭灭门,其亲朋皆被株连,许多官员担心被牵连而选择逃离。”

说到这里,他急忙停下,等待朱元璋的反应。

朱元璋眉头紧锁,心中已升起一团怒火,冷言道:“说下去。”

蒋瓛鼓起勇气,接着道:“之后晋王竟自行任命官员,而这些新任官员鱼肉乡里,令晋地百姓苦不堪言,太原府同知杨邦基携带状告晋王的血书,在当地百姓的掩护下,逃去了北平。”

他以头触地,颤抖着嗓音道:“若非锦衣卫奉命调查晋王坠马之事,臣亦难以获知此等隐秘,然臣担心晋地有变,故冒死上禀!”

朱元璋并没有事先知晓此事,当下听了蒋瓛的禀告,顿时大怒。

他猛然站起,气急败坏的骂道:“老三他怎敢如此?!”

忽然,朱元璋眼前一黑,只觉得头重脚轻,身体不受控制的“噗通”一声倒了下去。

蒋瓛听到声响,急忙抬头寻声望去,便见朱元璋倒在了御座上。

他被眼前一幕吓得魂飞天外,面无人色,当即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迅速冲过去扶起朱元璋,低声呼唤道:“陛下!?”

“朕无碍。”

数息之后,朱元璋睁开了眼,并在蒋瓛的搀扶下,重新坐好。

“血书一事,你继续派人调查,务必弄清缘由。无论牵扯到何人,皆不得隐瞒。”

朱元璋深吸一口气,缓缓言道:“听明白了?”

蒋瓛再次跪下道:“臣领命。”

“前些天,京城的街头小巷都在流传有关燕王身世的谣言,朕让你带心腹之人亲自调查,如今可有结果?”

朱元璋以手抚额,皱眉道。

“臣已查到一些线索,请陛下再宽宥几日,臣定会调查清楚。”蒋瓛恭声道。

“朕知道了。”

朱元璋疲惫不堪的挥手道:“你退下罢。”

“臣告退。”蒋瓛躬身退下。

数日后。

傍晚,乾清宫。

朱元璋睁开眼,见守在床边的朱棣正低头咳嗽,当即开口问道:“你昨天不是刚来过么,今日怎的又在此处?”

“父皇!”

朱棣猛然抬头,见朱元璋醒来,先是欢喜的叫了一声,随后才答道:“儿臣担心父皇的身体。”

在非正式场合,他更习惯喊朱元璋为“爹”,就像朱元璋习惯在皇家私宴上叫他“棣儿”一样,但这样的情况并不常见。

因为私下里,朱元璋往往过于严厉,朱棣不得不口呼“父皇”以示恭敬,自称“儿臣”以显谦卑,就如同当下这种情况。

“嗯。”朱元璋双手撑起身体,依着床头换上了舒服的坐姿,赞道:“张太医的汤药果有奇效。”

此时,朱棣轻轻咳嗽了一下,朱元璋见状问道:“你的风寒还未痊愈?”

朱棣道:“父皇不必担心,儿臣已无大碍。”

朱元璋顿时面色不悦,道:“北疆戍防之重,你万不能掉以轻心,既然已无大碍,便要尽快回去主持军务。”

朱棣不假思索道:“父皇身体有恙,叫儿臣如何安心?且边军中多宿将,鞑虏不敢轻易南下,父皇尽可放心。”

“你如今翅膀硬了,咱管不住你了可是?”

朱元璋怒道。

御榻之侧,朱棣推开椅子,连忙站起,低头垂手,躬身应道:“儿臣不敢。”

朱元璋扭过头,向门口望去,目光扫过一众宫人侍女,吩咐道:“都退下。”

待众人退下后,他忽然面对朱棣问道:“你三哥意图不轨之事,你可知晓?”

朱棣神色一变,满脸严肃,仅犹豫了一瞬,便双膝跪地,俯首道:“父皇陛下在上,儿臣有罪。”

“你有何罪?”

朱元璋十分不解,满脸疑惑道。

——————

PS:晋王朱棡的才干、暴虐、野心史书也有记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