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刮目相待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128字
  • 2022-04-10 14:37:10

“俗语曰:‘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高煦,这段时间不见,你的变化简直如脱胎换骨!”

朱高煦被朱棣夸的有些不好意思,憨憨的笑了笑道:“嘿嘿,爹言重了,孩儿不过是撞了大运罢了。”

“你变化如此之大,纵然不是得天眷顾,那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有子如此,俺心甚慰!”

朱棣先是感慨了一番,然后肃容道:“年节一过,俺便向你皇祖爷爷奏请立你为世子,想来,他应该会同意的。”

朱棣之所以有这个信心,是因为今天朱元璋召见他时的态度与上次相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朱元璋不可能因为一封检举信,而对镇守边疆十数年的朱棣失去信任,所以才会召见朱棣,让朱棣与拿出检举信的晋王当面对质。

为了自证清白,朱棣说出了放过北元余孽的隐情,他是想围歼北虏主力,以保北疆十年安稳。

听了朱棣的解释,朱元璋认为写检举信的人必然是心怀叵测之辈,或许正是北虏派来离间朝廷与朱棣关系的奸细。

晋王自然不服,他质疑朱棣养寇自重,还说自己掌握了人证物证。

然而,到了最后,朱元璋竟然下令把写检举信的人杀了,并告诉晋王,此事到此为止,以后不准再提,更不准再因一封信而怀疑自家兄弟。

经此一事,朱棣明显感受到了朱元璋对他的保护与信任,这让朱棣对他能成为新任储君变得充满信心。

回到眼下,听了朱棣所说的决定,朱高煦不知对方是一片真心还是假意试探,但身为燕王府二公子,对长兄该有的恭敬不能少,即便他确实很想当世子。

“孩儿不愿见到爹为立世子一事,惹得皇爷爷不高兴。”朱高煦轻声道。

朱棣没有接话,而是面色严肃的反问道:“与你相比,你认为你大哥适合做世子么?”

历史上,朱棣靖难之后登极为帝,朱高炽、朱高煦、朱高燧兄弟三人为了争夺太子之位,亦明争暗斗过无数次。

在这种情况下,朱高炽能坐在太子之位上二十年而不倒,可见其有着异于常人的耐心与城府。

可此时朱棣提出的问题着实让朱高煦不好回答。

毕竟朱高煦一心要助朱棣登上储君之位,若将来朱棣荣登大宝,那么如今的燕王世子便相当于太子。

朱高煦推朱棣上位就是为了立下不世之功,以此作为晋身之资,成为永乐王朝的储君,从而改变命运。

“孩儿自认为优于大哥,世子之位应该当仁不让!”

朱高煦沉思许久之后,说出了上面这句令朱棣震惊的话来。

朱棣双目如电,用欣赏的目光看着朱高煦,但却出口呵斥道:“住口!你有何能耐,竟敢如此狂妄,目中无人?”

“爹训斥的是,孩儿失言了。”朱高煦立即躬身说道。

见朱棣露出如此表里不一的反应,朱高煦心知,他刚才那句话塑造出“敢想敢言”的英雄气概赢得了朱棣的欢心,但“长幼有序”的宗法常伦让朱棣甚是忌讳,故而才会用训斥的话指点朱高煦。

换言之,若朱高煦行堂堂正道去争夺世子之位,展露其经国济世之才,拒绝阴谋诡计,那么朱棣必然不会打压,甚至会因其才能出众而有所偏袒,顺水推舟。

片刻后,朱棣突然压低声音问道:“高煦,将来你若为王,如何待你大哥?”

陡然谈及这个严肃的话题,令朱高煦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朱棣虽说“若为王”,没有说成“若为帝”,但他的意思其实很明确,就是试探朱高煦将来做了皇帝后对朱高炽的态度。

对于来自信息大爆炸时代的穿越者朱高煦而言,如何善待他的大哥朱高炽根本就不算难题。

比如,给朱高炽找一个赋税还算不错的封地,禁止其与文武官员接触,派人密切监视即可。

如果朱高炽不老实,生有异心,那么对外宣布其暴毙身亡,然后将其送到海外,换个身份重新生活便是,此乃一劳永逸的法子。

这对朱高炽可能很不公平,甚至是残忍,但是相比较之肉身毁灭,能活着不是更好吗?

当然,此事实行起来有一定的风险,一旦事情败露,会极大损害朱高煦的威信,不利于他的统治。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朱高煦不会让朱高炽“暴毙”。

实际上,善待朱高炽还有其他的思路,比如把其分封到海外去。

上述诸多想法,几乎是在朱高煦脑海中一闪而过。

因此,朱高煦略作沉默,便郑重其事的向朱棣表态道:“请爹放心,孩儿愿对天发誓,若真有那一日,孩儿必会善待大哥!”

“好,记住你今日之言。”朱棣满意道。

朱高煦与朱棣有许多共同点,两人皆非嫡长子出身,却皆有为大明国富民强而奋斗不懈的远大抱负。

所谓英雄惜英雄,在朱棣眼中,如今的朱高煦与他太像了。

此时,热血翻涌的朱棣暗下决心,若有朝一日问鼎帝位,绝不辜负朱高煦,必立其为太子。

朱棣之所以没有直接表露心迹,应该是因为有多方面的考虑。

比如,不挑明此事,可以保护朱高煦,防止其遭奸人陷害,尤其是视燕藩为眼中钉肉中刺的晋藩。

另外,朱高煦借此事既可以磨炼心性,好戒骄戒躁,更加沉稳厚重,以便于将来堪当大任。

当然,或许朱棣有意让朱高煦主动去承担一些事情,起到混淆朱元璋视听之目的,最终让朱元璋内心的储君人选落到他朱棣身上。

片刻后,朱棣冷静下来,深思熟虑之后,决定透露个消息给他现在最大的夺嫡帮手朱高煦。

“高煦,近几日若无你皇祖爷爷相召,尽量待在府中,不要外出闲逛。你晋王三伯父已对俺出手,若不是你皇爷爷袒护,怕是俺难以全身而退。”

朱高煦郑重道:“孩儿遵命!”

顿了顿,他接着道:“爹,孩儿有个担忧,三伯父此次未能谋划成功,必然还有其他手段。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爹需早做准备。”

朱棣抚须道:“吾儿莫担心,俺已有定计。”

——————

PS:新书幼苗期间,需要大家用收藏来呵护!如果兄弟们觉得本书还不错,请多多投票,多多发章节说!章节说会影响本书的后续推荐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