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秦王薨(下)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2422字
  • 2022-04-10 14:42:22

次日早朝,朱元璋命礼部尚书为秦王朱樉定丧礼谥“愍”(音同敏),并下令削减朱樉的葬礼规模。

因秦王朱樉劣迹斑斑,罪行累累,人虽已死,又上了恶谥,但那些曾受其祸害的百姓,朝廷却不能不管。

故而,朱元璋严令当地官府将过去被秦王府侵占的耕地、钱财、民宅等全部退还给原先的百姓。

朱元璋又下令由秦王朱樉的长子朱尚炳继承秦王爵位,但是朱尚炳不修道德,曾做过很多违反朝廷法度之事,因此严禁其嗣位以后再插手地方政务。

而且,朱元璋特别强调,若朱尚炳日后再违反朝廷法令,无故害人性命,则褫夺其王爵,并将其从玉牒除名,全家贬为庶人,永不起复。

朝廷针对亲王丧礼,有专门的规定与流程,礼部会派遣官员前去处理,且藩王无令不得擅自离国,故而其他藩王无需前往陕西吊丧,只需在家中行遥祭之礼即可。

另一方面,朱元璋会按照规制在宫中的奉先殿偏殿临时设置一处奠堂,安排在京的皇室子孙祭奠秦愍王朱樉。

洪武二十五年,十一月初二。

又是夜里,外面下着冬季的寒雨。

还是奉先殿,那个朱高煦无比熟悉的地方。

此时,殿外有重兵层层把守,如临大敌。

朱高煦进殿后,发现朱元璋背对着殿门,负手而立,正望着祖宗神位怔怔出神。

“孙儿见过皇爷爷。”朱高煦躬身行礼道。

朱元璋转身,红着双眼,俯视朱高煦,单刀直入道:“近半年以来,你可从《皇极经世书》中领悟出新的预言?”

朱高煦看得出朱元璋刚哭过,他隐约感觉朱标可能出事了,当下低声答道:“回皇爷爷的话,不曾有。”

“高煦,你跟咱说实话,你是不是知晓你太子大伯父会有此一劫?”

朱元璋上前两步,凑近朱高煦,盯着后者问道。

朱高煦镇定自若道:“孙儿不知。”

他不可能假装听不懂朱元璋话里的意思,太子朱标的身体近半年以来都没有彻底康复,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

朱高煦重新被禁足后,虽没有见过朱标,但不至于连太子的情况也没听说过。

入冬后,天气转凉,阴雨连绵,导致朱标旧疾复发,其病势汹汹如山倒,高烧不退,昏迷不醒,朱元璋为此已经罢朝数日,下死命令让人全力救治太子。

当初被朱允炆从民间带进宫的医者,已经被朱元璋砍了好几个。

“太子会如何?”朱元璋低声问道。

朱高煦沉默不语。

朱元璋一把抓住朱高煦的领口,压低声音,如发狂的雄狮般吼道:“告诉咱!”

“孙儿不知。”朱高煦依旧不改口。

朱元璋松开朱高煦,从袖口里掏出一张纸,甩进了后者的怀里,道:“看看这是什么!?”

朱高煦摊开那张纸,发现上面写了两句预言——嵩君归天复神位,秦晋继升燕南飞!

“太子属羊,嵩山君乃是羊的别称,你自幼熟读古籍经典,还敢说你不明白?”

朱元璋是开国皇帝,何等聪明,他虽然难以揣摩出预言之意,但熟读诸子经典的鸿儒们却可以帮他去猜。

他把这些句子拆开,零零碎碎的咨询各位名儒,回过头来再组合起来,如此便大致弄明白了多数预言的字面意思。

就比如“嵩君归天复神位”。

嵩山君是羊的别称,以前朱元璋参不透这句话的含义,眼下朱标病重,即将撒手人寰,而朱标属羊,由此朱元璋认为上面这句话是预示“朱标归天”。

而“秦晋继升燕南飞”就更好理解了。

之前秦王未薨,这预言怕是不好猜,如今秦王已薨,朱元璋又不是年老痴呆,哪里还猜不出此预言的含义?

“‘秦晋继升’,秦王已经薨了,怕是晋王将来也不得善终啊!‘燕南飞’,燕王奔赴南方入金陵?”

朱元璋双目赤红,盯着朱高煦,杀气腾腾道:“欺君罔上,罪无可恕!”

“皇爷爷冤枉啊!”

朱高煦悄悄用手狠掐大腿,在事后发现腿被掐成青紫色的痛疼程度下,眼中很快有了泪水。

“如果此乃天意,咱认了。”

见朱高煦哭的可怜,朱元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岂能看不出朱高煦推燕王朱棣上位的心思?

接着,他话锋一转,杀气腾腾道:“若是人为,咱一定会让他给标儿陪葬!”

数日后。

春和殿。

朱元璋坐在床边,眼中含泪的望着气若游丝的朱标。

“咳咳!爹,我怕是撑不到明年了。”

朱标勉强睁开肿胀的双眼,伤心欲绝的说道。

“瞎讲!太医说你只是染了风寒,修养半个月定能痊愈。”

朱元璋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爹,现在殿内只有你我父子,并无旁人,你没必要这么说。”

朱标苦着脸道:“咳咳,我的身体究竟糟糕到了何种程度,我心里有数。”

“标儿,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朱元璋泪流满面道。

朱标虚弱无力道:“爹,请听我说。”

朱元璋拉着朱标的双手,老泪纵横道:“标儿,你想说什么就说,咱全都答应。”

“爹,你别误会,我这辈子享尽了王权富贵,对这世间已无留恋。唯有一件事,令我心中有憾。”

说到这里,朱标微微扭动了一下身体,缓了一口气。

随后,他看着朱元璋苍老的面容,悲伤道:“不能为爹养老送终,此乃我人生最大憾事。”

“标儿。”朱元璋紧紧握住了朱标的双手,泪流满面,颤动着声音道:“标儿,你会好起来的,会的!”

朱标沉默片刻,积攒了一些力气,接着又道:“如今的大明,可以没有我,但不能没有爹,请爹务必保重身体。”

朱元璋明白朱标话里的意思。

大明立国至今不足三十载,北方有残元虎视眈眈,南方、西方皆有蛮夷还未臣服,国内许多地方仍有盗贼、番人不服王化,如云南、湖广境内。

所以,对于如今的大明来说,太子死了可以再立一个,而一旦开国皇帝陡然驾崩,且又没有选好继承人,那天下必将大乱!

“三弟、四弟皆可堪当大任,爹择优而立便可,切不可犹豫不决。否则,必有心怀叵测之辈,趁机兴风作浪,乱我大明社稷。”

言至此处,朱标再次陷入了沉默,并随即闭上了双眼,他需要休息一会儿积攒说话的力气。

“标儿!标儿?”

朱元璋见朱标忽然沉默,且合上双眼一动不动,心里顿时慌了,连忙呼喊道。

“爹,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

朱标睁开双眼,有气无力道。

朱元璋轻轻抚摸朱标的双手,宽慰道:“你好好休息,明日咱再来看你。”

“爹,你也要多保重身体。”

目送朱元璋洒泪离去,朱标轻声自语道。

次日,朱元璋下令,召诸王来京探视太子。

又过了十多天之后,朱标回光返照,遂派人喊来妻妾儿女,开始交代后事。

朱元璋知道朱标大限将至,便让在京诸王分拨进入春和殿,前来见朱标最后一面。

见了几波人之后,朱标感觉头脑阵阵发晕,便喊来朱元璋道:“爹,你让他们都下去吧,我有话想对你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