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船翻了(下)
  • 重生朱棣之子
  • 步惊俗
  • 3076字
  • 2021-12-26 08:06:12

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皇宫大本堂学舍。

朱高煦坐在窗边的桌子前,忍着苦将碗里的最后一口汤药喝了下去。

他现在想起二十天前的翻船意外,仍心有余悸。

幸好之前朱元璋考虑周全,派出来保护朱允炆、朱高煦等人的护卫,除了明面上随行的众卫士之外,还有一路守在暗处轮流值守保护的锦衣卫。

这些锦衣卫皆经过朱元璋亲自挑选,无一不是水性好的精壮汉子。

当时,他们眼看着客船将翻,三位皇孙与驸马等人纷纷跳船,哪里还敢隐藏,急忙现身,背着早就准备好以备不时之需的特制牛皮气囊或大葫芦,如下水的饺子,陆续跳入了滚滚长江之中。

朱高煦本人会游泳,雨水与风浪虽然很大,但江水的水流不太急,又距离岸边不远,再加上有水性不错的护卫一直竭力照顾,让他抱着一个大葫芦不至于沉下去,最后被锦衣卫成功营救上岸。

欧阳伦虽然水性一般,但不像从未遇到过危险的朱允炆、朱允熥那样惊慌失措,好歹抱着一个葫芦,在几名护卫的协助下,撑到了锦衣卫来营救。

锦衣卫的人数与精力毕竟有限,而且江上风浪大,随行仆从淹死众多,只有被朱允炆特殊照顾的医者王氏父女,以及那数名民间老医者获救。

倒霉的是不会游泳的朱允炆、朱允熥,两人虽有精通水性的护卫在身边护着,以至于没有当场溺亡,但他们的肺里灌了不少水,又受了惊吓,回京后皆得了一场大病。

可怜朱允熥没挺住,就此一命呜呼。

后来,朱元璋把营救朱允熥不及时的护卫全杀了,算是为朱允熥陪葬。

至于朱允炆,虽从鬼门关走了一趟,没有丢掉性命,但从此落下病根,到了阴雨天就咳嗽,甚至吐血,而且整个人愈发消瘦,脸色苍白,弱不禁风。

而锦衣卫千户曹虎,虽贴身保护朱允炆,更冒死相救,为朱允炆获救赢得了时间,但朱允熥之死他有连带责任,被朱元璋革职下狱。

欧阳伦遭到了朱元璋的训斥,朱元璋认为欧阳伦身为长辈,应该竭力劝谏朱允炆,万不该冒着风雨发船。

朱高煦建议跳船逃生,获得了朱元璋的赞赏。

太子朱标本来身体状况就不好,得知朱允炆等人落水,已经十分忧虑,再后来朱允熥患病不治而亡,这让他的病情变得更加严重。

朱高煦虽然没有因为落水而受到惊吓,但也因此感染风寒,病了一场,直到数日前才康复。

为了防止留下病根,他特地多喝了几天汤药,以巩固疗效。

“朱允炆的命还真硬,但眼下这个结果也算不错!”

望着窗外树枝上叽叽喳喳的麻雀,朱高煦心中如此想到。

“二公子,该去拜见陛下了。”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一道恭敬的声音。

说话的人名叫康平,是朱高煦从燕王府带来的侍读,归属燕王宫内侍,即后世俗称的阉人。

朱高煦是燕王朱棣的第二个儿子,所以康平唤他为“二公子”,没有喊他“小王爷”是因为大明朝不兴后世影视剧里的那一套称呼。

“待我换身衣服便去。”朱高煦应声道。

两刻钟之后。

乾清宫。

朱元璋看着跪在地上的朱高煦,既怒又喜,心情十分复杂。

他喜,是因为朱高煦策划的皇家商行给他赚了不少钱,进一步证明朱高煦的绝世天资。

他怒,是因为朱允炆从民间带回来的老医师们虽然把朱标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但朱允炆却因船翻溺水而一病不起,眼看着就要一命呜呼了。

朱元璋怀疑朱允炆以身试药的隐秘行为,朱高煦作为随行者,应该知情,但朱高煦坚决否认。

朱允炆回到京城后,在发病之前,向朱元璋提出纳妾冲喜的请求。

对此,朱元璋虽然犹豫,但终究没有拒绝,毕竟朱允炆已经十六岁了,按理说其生在皇室,没娶妻先纳妾是不合适的,但眼下情况特殊,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于是,朱允炆娶了王姓医者之女王氏为妾室。

即便众医者是朱允炆奉朱元璋之密旨找来的,然而他们若没有真功夫,没能通过朱允炆以身试药的考验,朱元璋会毫不犹豫的把这些医者统统杀掉。

为了给朱允炆台阶下,朱元璋派人传旨给众医者,此次必须救治好太子朱标,否则所有医者人头落地!

可朱标久病,且两年前曾得过背疽,虽然好了,但政事繁多,日夜操劳,再加上他前段时间巡视陕西,长途跋涉,消耗体力之下又得风寒,以至于伤了根本。

也就是说,重病的朱标非虎狼之药不能救回!

众医者为了活命,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

短短数日后,朱标便可下床,又数日后饮食起居也恢复了正常。

没人知道是朱允炆纳妾冲喜,起到了一定程度的效果,还是众医者的猛药起到了关键作用。

总之,太子朱标的迅速好转,让朱元璋心情大好。

但朱允炆娶了王氏后,没过多久便病倒了。

他自被从江中救起,从庐江回金陵的路上车马劳顿,再加上试药对身体的损伤,以及肺里灌江水而被感染,一病不起,病情一日比一日严重。

据太医所说,若非朱允炆年富力强,只怕早就撑不住了。

朱元璋心里明白,朱允炆以身试药,再加上跳水受惊,身体彻底被折腾垮了,并不能怨别人,只怪他太想治好朱标的顽疾。

何况,朱允炆等人这次出行,乃是奉的皇命,江上风浪大,难保不会发生意外。

朱允熥之死,对朱元璋的打击不可谓不小,让其消沉了许久。

当初正是他点名让朱允熥随同朱允炆去长沙,谁也没料到会发生意外,导致朱允熥病亡。

对此,朱元璋虽然心里过意不去,很是自责,但生死有命,毕竟朱标与朱允炆活了下来,或许这就叫造化弄人。

为了弥补对朱允熥的愧疚,朱元璋下旨追封其为益王,谥号为“怀”,葬于钟山。

“高煦,起来吧。你能在紧急关头提醒众人跳船逃生,咱很欣慰。允炆之疾,并不怪你。”

朱元璋亲自扶起朱高煦,换上温和的语气道:“允炆瞒着咱行事,虽说欺君,却终归算是救了标儿一命,功过相抵。”

顿了顿,他忽然冷声道:“往后没有咱的命令,你哪里都不准去,就待在学堂里安心读书,即便是太子召见,也不能去!听清楚了?”

见朱元璋面无表情,十分严肃,朱高煦岂敢说半个不字?

他自然恭声称是,识趣的退了下去。

接下来的日子里,朱高煦每日早起练拳,然后去学堂读书,午饭后继续在学堂跟着老师学习,傍晚耍刀练剑打磨功夫,用过晚餐后有时会挑灯夜读,有时会捣鼓一些新奇的东西,比如研究发明肥皂、香水之类的小玩意。

对于朱高煦来说,在新的机遇还未出现之前,一动不如一静。

就这样,他有规律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九月份万寿节前才结束。

当然,朱高煦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家伙。

被禁足这四个多月以来,伴读康平为朱高煦收集到了许多关键的信息,尤其是关于朱标与朱允炆父子的。

当然,这些消息并不是隐秘之事,可以说在宫中当差的人大都知道。

只是由于朱高煦被朱元璋变相禁足,他获知这些事必须要康平充当耳目才行。

朱标自上次从鬼门关回来后,虽然咳疾减轻不少,饮食起居方面也与常人无异,但整个人日益浮肿,行动更是越来越不方便,多需要双人搀扶着才能走动。

期间,秦晋二王来探视过两次,更派人送来很多补药,燕王来探视过一次,也带了一些药材。

之前重病的朱允炆,后来虽被汤药救了过来,然而竟成了一个肺咳鬼,整日咳嗽不说,还日渐消瘦。

可能是长期服药的缘故,朱允炆的脾气竟一日比一日厉害,时不时会杖毙让他不满的奴仆,弄得春和殿众奴仆人心惶惶。

王氏被朱允炆纳为妾室后,至今已过四个多月之久,却不见其怀孕。

毕竟朱允炆年富力强,按常理来说,两人早已圆房,四个多月的时间,王氏的肚子不会一点动静也没有。

然而,婚后两、三年才怀上孩子的例子也有,王氏成为朱允炆的妾室才四个多月而已,宫人们虽心有疑惑但无一人敢私下议论。

对于朱允炆的变化,朱高煦虽然感到非常意外,表面上有所担忧,但是内心却又暗暗窃喜。

至于皇家商行,在欧阳伦的带领下,茶马贸易被经营的风生水起。

不仅日进斗金,而且还赢得了各大皇亲以及民间种茶、炒茶、烧陶、贩瓷等茶马产业链上的诸多百姓的赞誉,就连朱元璋都下旨进行了嘉奖。

“尝试了几十次,这次终于成功了。”

学舍内,朱高煦瞅着桌子上那块四四方方的豆油皂,寻思道:“康平,我打算把此物当成寿礼送给皇爷爷陛下,你觉得如何?”

PS:本章三千字,求推荐票!收藏!如果觉得本书不错,可以选择投资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