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混元铁衣劲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57字
  • 2019-03-03 08:00:06

看见柳雪儿一脸戒备的神情,铁背青龙语带不屑道:“小女娃,你大可不必做出如此谨慎的姿态来,金蛊五圣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趁人之危的事情,我们却是不屑为之。”

人面蜘蛛则阴阳怪调道:“看小女娃如此关切着急的模样,这姓吴的臭小子必是她的情郎无疑了……好哥哥,抱一抱妹子,情哥哥,亲一亲妹子,嘎嘎……”末一句学女子之音,说得极尽肉麻,当场有人掉了一地鸡皮疙瘩,须眉无不作呕,柳雪儿则羞红了脸,娇艳不可方物。

约莫过了一袋烟的工夫,轩、吴两人都已将沸腾的气血平复了下来。

轩流风陡然睁开两眼,同时嘴里发出一声激越的啸声,叫道:“吴钱昆,咱门之间不死不休,刚才打的不过瘾,再来,看招!”说罢,他蓦然使一招旱地拔葱,有如白鹤冲天一般蹿上天空,在半空中,他忽然身子一折,又使一招鹞子翻身,凌空下扑,挥拳杀向十步之外的吴钱昆。

他下半截身子原本陷在雪地之中,刚才拔身腾空,竟不带起半点雪屑,足见其身法之深奥玄妙,达到了滑不滞物的境界。

雪地之上只留下了两个黑乎乎的深坑,便似恶魔的一双眼睛瞪视着苍天。

柳雪儿反应迅疾,娇叱一声,马鞭一抖,当头抽向如猛虎一般扑击而来的轩流风。她这一鞭灌注了毕身功力,且是情急出手,威势那是何等凌厉?莫说血肉之躯的凡人,便是一尊石像,教她这一鞭击实了,也得立时粉碎。

但听“噼啪”一阵乱响,马鞭结结实实抽在了轩流风的肩头上,然而轩流风并没有被击飞,反而马鞭却被震碎成数截,寸寸掉落于地。

同时,柳雪儿还受到了反震之力,一连后退两步,一只玉手几近麻痹了,隐隐生痛。

不过,轩流风教她这么一阻挡,攻势缓慢了一些。

吴钱昆叫道:“轩流风,难怪你如此有恃无恐,原来却是练成了护体神功——混元铁衣劲,江湖传言,这一门神功极其难练,不过一旦练成,那是无比厉害,刀剑不伤,却不知虚实如何,便让吴某来见识一下吧!”单手一抡,一招“力劈华山”使了出来,迎面击向轩流风的面门。

轩流风见对方这一招呼呼风动,并夹着风雷破空之色,知其厉害,刚才已硬碰了一记,他讨不了便宜,这一次他打算取巧了。只见他忽然变拳为抓,右手五指如钩,径直扣向吴钱昆的脉门。

吴钱昆冷哼一声,沉腕撩臂,堪堪避开敌招,手掌作刀,斜刺里一劈,攻向轩流风的咽喉要害,同时他右腿猛地向上一踢,一脚飞向轩流风的小腹。

轩流风倚仗神功护体,对踢向小腹的一脚不加以理睬,咽喉却是他护体神功的罩门所在,不敢有丝毫疏忽大意,急忙并拢右手五指,状成鸡啄,使一招“长啄当箭”攻向吴钱昆的眼睛。

他这一招蕴含着无穷变化,把吴钱昆所能摆头避让的招数都算计好了,无论吴钱昆如何侧头躲闪,都将难逃被啄瞎眼睛的命运,除非他回掌格挡,那又另当别论。

轩流风这一招攻敌之所必救,吴钱昆只得撤招回救,攻向咽喉的这一招自然而然便化解了,但踢向小腹的一脚仍然没有解除,只听砰的一声响,吴钱昆的一只脚真真切切地踢在了轩流风的小腹上,顿时便将他踢得向后翻飞。

只见轩流风倒飞了一段距离之后,在半空中忽然凌空一个筋斗,随后稳稳当当地回落到地面之上,他脸上笑吟吟,殊无半点痛苦之色,显然吴钱昆这一脚对他根本构不成伤害,他只不过是籍着一脚之力后退罢了。

而吴钱昆受到了反震之力,一条腿麻痹得几近无知觉,心下不得不承认“混元铁衣劲”确实厉害了得,而对于自己能否战胜对方,心中实在没有几分把握了。

几下交战,明眼人都可以清楚地看出吴钱昆原本就不是轩流风的对手。心上人受欺,这叫柳雪儿如何能咽下这口气?她怒斥一声:“万恶的轩贼子,姑娘跟你没完没了,看招!”玉手一扬,欺身扑向轩流风,不过半途却被金蛊五圣拦截了下来。

蝎王心一跳一脸坏笑道:“嘿嘿!男人打架,女人插手像什么样子?小女娃若是手痒,便让我们金蛊五圣陪你玩玩吧!”

那边,吴钱昆和轩流风已然又交上了手,厮杀比先前更加激烈。这是性命攸关的生死搏杀,岂可等同儿戏?两人尽施一身所学,不遗余力。

吴钱昆一开始施展浸淫时日最长,最熟练的家传绝学——龙须掌法,招式凌厉,变化玄奥,诡异万端。

而轩流风所使用的招式却甚为驳杂,他右手使用折扇,施展出一套刀法,左手赤手空拳,忽掌忽爪,或拳或指,却都是招招凌厉毒辣,旨在对方的脸面,看情形,他非要撕下吴钱昆的一张脸皮不可。

一百零八式的龙须掌法堪堪演完,讨不了半丁点便宜,于是吴钱昆换使师门绝学——无妄醉拳,无酒下肚,人忽自醉,身子摇摇晃晃,东倒西歪,脚下步伐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却暗含玄妙,轩流风出手再快,也难碰到他的一片衣角了。

吴钱昆伺机出手,攻敌不备,竟教他得手几拳,轩流风恼火了,收起折扇,自腰际掣出无涯刀,施展出压箱绝技——无涯刀法,只见寒光闪烁,宝刀如灵蛇一般把吴钱昆纠缠住,霍霍刀光在吴钱昆周围交织成一团光网,密密实实,泼水难进。

顿时吴钱昆跌遇凶险,危机环生,原先的得意神情一扫而光,脸上一片苍白,冷汗涔涔不断从额头冒了出来。

看见吴钱昆苦苦支撑,大有挺不住的趋势,柳雪儿一颗芳心顿时大乱,苦于让金蛊五圣围困住,无法上前施予援手,空自万分着急,她加紧攻势,想早一刻突围。

哧啦!

突然间,吴钱昆一着不慎,便着了对方的道儿,一幅衣袖连带着一大块皮肉被轩流风一刀削下,血肉模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