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金蛊五圣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368字
  • 2019-03-02 12:00:08

少男和少女对望一眼,随后凝神向拦路的六人细细打量。自左而右,前边五人的相貌迥异,高矮肥瘦各不同,衣着打扮却是大同小异,穿戴苗族服饰,岁数都在四十上下。

其中外貌最奇特,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左首第三人,只见他细长手脚,粗短脖子,狭窄脑袋,腰身却是肥壮硕大,比之怀胎十月的孕妇也不遑多让,有多之而无不及,衣襟下摆遮掩不住,露出了肚皮,只见肚脐眼浓黑一片,却是长满了密毛。他给人的第一感观印象便是,活脱脱一个蜘蛛精。

此刻,他正转着一对绿豆般的小眼睛细细打量着对面的一对少男少女。他一看见少女的绝世美貌,登时眼珠子都直了,嘴巴张得奇大,半天合不拢,露出一口尖锐的黄牙,哈痢子垂下三尺,也不怕唐突了佳人。

左首第一人,金黄色的肌肤,雪光映照之下,闪闪刺眼,晃晃炫目,教人不可逼视,身材高高瘦瘦,比常人胜出一头,好比一根竹竿子,不过绝对没有竹子的硬与直,而是身子随意可扭曲,看上去柔弱无骨,更像一条金色的大蟒蛇,不时见他吞吐舌头,色迷迷的神态,想来他也是垂涎少女的姣好容貌。

第二个人驼着背,额头长着一只肉瘤子,皮肤作青铜色。第三个人鼓着腮帮子,好像一只癞蛤蟆。第五个人面红耳赤,不知道是饮醉了酒,还是因为见不得美女而羞红了脸。

相较之下,第六个人却是相当年轻,约莫二十三四岁的光景,下巴留着稀稀落落的胡子,分成九绺,从远处看,便好像只长了九根胡子而已,儒士打扮,一袭白色长袍随风飘拂,纤尘不染,长身玉立,如树临风,手执羽扇,不时摇晃三两下子,动作举止温文尔雅,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眉宇之间却又不时流淌出一丝晦暗,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邪异,感觉他外表随和,内心却冰冷残酷,是一个矛盾综合体。

天色向晚,少年急于赶路,见有人拦道阻挡,心中甚是不悦,眉头一皱,开口道:“你们十什么人?拦路有什么企图?快快闪一边去,不然,我胯下的马儿可不懂什么蹄下留情,踩伤了你们,恕不偿命。”

拦路的六人却不被的疾声厉色所威慑,脚下分毫不挪,身子动也未动,宛如生了根。手执羽扇的那人盯着他细细打量了片刻之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好小子,秉性仍未变哩……你莫不是吴钱昆吴少爷?一别经年,就认不出轩流风轩大哥了么?”

这少年正是吴钱昆,他原本就觉得对方有些面熟,经他一提点,即作肯定,刚才的怨怒不悦顿时消失殆尽,取而代之者是一脸喜悦,他高兴道:“啊!你果真是轩流风轩大哥,几年未见,你都蓄起胡子了,小弟眼拙,一时竟认你不出,见谅见谅!”略顿,复又问,“轩大哥,我爹的身子近来可好?是他老人家叫你出来迎接我的么?这五位是?”

那五人不待引荐介绍,异口同声自我介绍道:“大爷五个便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金蛊五圣’!”口气傲慢,自称大爷,甚是无礼。

吴钱昆从未听说中原武林有这么一号人物,且见他们自大自负的样子,心中大是不满,但他心想他们既然跟轩流风走在一块,想来也不应是无名小卒,便不出言驳斥。

这少女是落霞庄庄主柳飞的孙女柳雪儿,她曾听爷爷说过,苗疆有五位极其厉害的歹毒人物就叫做“金蛊五圣”,并叮嘱她日后在江湖上行走若是遇见五人,切忌不要招惹他们。是以她和吴钱昆一样,对五人的自负傲慢,她隐忍不发,暗中腹诽,嘴上并不出声。

接着金蛊五圣又依次作自我详细介绍,从左到右,分别叫金线蛇、铁背青龙、人面蜘蛛、毒箭蛙、心一跳。这些都是毒虫的名称,铁背青龙是毒蜈蚣的一种;心一跳则是蝎中毒王,剧毒无比,人只要被蜇上一口,在心脏跳动一下子的短短一瞬间便毒发身亡了,端是歹毒;毒箭蛙的毒性同样也很猛烈,虽然它的个体只有人类的拇指大小,但它分泌出来的一滴毒液,足可毒倒一百条老水牛。

人面蜘蛛色迷迷道:“小女娃,现在该轮到你作自我介绍了,快告诉大爷几个,你的芳名叫什么呀?”柳雪儿只觉得他的面目非常可憎,她也想遵照爷爷的吩咐不去招惹金蛊五圣,但事临当头,性子使然,她小嘴一扁,冷冷说道:“偏不告诉你,老色鬼!”小嘴高高撅起,脸蛋红扑扑,发怒的样子亦是挺可爱。

美色当前,秀色可餐,正常男人之中,那个不怜?何人不爱?面对如此绝色美人儿,众人陶醉了,人面蜘蛛更是醉得一塌糊涂,他厚着脸皮笑道:“其实你不告诉我,我照样也知道,你叫柳雪儿,柳飞那个老不死的是你爷爷对吧?”

柳雪儿总觉得这伙人不怀好意,看样子还是有备而来的,不然也不会对自己的底细查得这么清楚,却不知道他们打什么鬼主意?得设法探他一探!只见她轻启朱唇道:“你,你如何知道的?”

人面蜘蛛大笑道:“哈哈!谁人不知我们‘金蛊五圣’神通广大呀,有什么事情可以瞒得过我们?”柳雪儿道:“呸!说大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如此自夸自擂,却不知能有几分真本事?便让本姑娘来考一考你,‘叽哩叽咕嘛呢喏’是什么意思?”

人面蜘蛛冥思苦想不出,把询问的目光投向其他同伴,其他四人都只是摇头,又把目光转向轩流风,还是摇头,最后他盯着柳雪儿,用很滑稽的动作搔弄他的小脑袋,一副难为情的样子,自言自语道:“这个,到底什么意思呢?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也没有啦!”最后一句很大声,近乎大吼,震得众人耳朵嗡鸣不已。

他刚才自吹神通广大,无所不晓,却连一个小姑娘的一个小问题都回答不上来,别提那有多难为情了,那一刻,他甚至觉得生活简直没意思,什么意思也没有!但这下却叫他歪打正着,那些语句是柳雪儿随口胡邹的,确实什么意思也不代表。

柳雪儿正想开口点明,只是她恼恨对方狂妄,转念想道,反正他们不知,不如趁机捉弄他们一番,当下她说道:“枉你们自诩神通广大,万事逃不过耳目,却连这么简单的胡语代表什么意思也不知,羞也不羞呀?便让本姑娘明明白白翻译给你们知吧,它的意思就是‘一群笨蛋’。”说完,掩嘴窃笑。

任谁都听得出,这柳雪儿是在指桑骂槐,笑金蛊五圣是一群笨蛋,火线蛇恼火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女娃。莫非你便不怕惹怒了我们,到时要你好看?哼!”见他凶神恶煞的样子,柳雪儿倒还真让他给唬住了,怯怯不再开口说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