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无情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282字
  • 2019-02-01 20:01:07

江枫心忖:“这关山大盗刀法了得,单靠一己之力只怕奈何他不得,如今不懂那真空教的使者是不是就在附近,万一被他们寻了过来,只怕大大的麻烦……”念及于此,他想利用五绝杀手之手来摆脱秦汉时的纠缠,于是便张口道:“这位仁兄说的不错,这关山大盗就是一个自大狂,他来我们大夏国一个多月的就杀了四十多人,滥杀无辜,分明不把我们大夏国的武者看在眼里,而且他为了劫镖,把神盾镖局的武师都赶尽杀绝,不巧被我撞上,所以就跟他斗了起来,不得不说,此人确实有两下子,我江枫学艺不精,一时半会奈何他不得,五位来的正好,不如你们来教训一下他如何?免的他狂妄自大。”

绝无天盯着秦汉时,眼神凌厉,说道:“喂!姓秦的,你怎么说?跑到我们的国土上撒野,是不是真不把我们这些大夏国的武者放在眼里?”

秦汉时眉毛一扬,无所谓的道:“哈哈,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等浅显的道理,秦某人也懂,自大么,可不敢,不过嘛,秦某一路行来,所遇所见的都是一些只会耍弄一些花拳秀腿的武夫,这不免叫人怀疑,贵国的武者是不是都是一些外强中干之辈呢?”逐一扫了五绝杀手一眼,又嘲讽道,“嘿嘿!你们五位看似气势不凡,但不懂到底有多少斤两呢,会不会也都是银样蜡枪头?”

西南方位的绝无情冷冷道:“嘿嘿!是不是银样蜡枪头,阁下何不过来试一试?”

这时,秦汉时扭头瞟了一眼江枫所住的客房,发现林臣已然不见踪影,顿时明白可能上了江枫的调虎离山之计,不过他并没有挑破,心想:“这木盒乃是送给大夏国的四王爷的,里面所装之物必定价值不菲,说什么我也不能放弃,必须弄到手才行……嗯,这大夏国能屹立百年不朽,肯定有许多能人强辈,我实在不宜跟这些人多纠缠,万一又冒出几个多管闲事的,虽然不怕,但毕竟麻烦,还是速战速决吧……挡我者,杀!”思及此处,他回首横了绝无情一眼,喝道:“要战便战,谁怕谁?来吧,亮出你的兵器!”说着扬了扬手中的明月刀。

“好!爽快,我绝无情就陪你玩玩,看到底谁才是绣花枕头!”

说罢,绝无情直立起身子,右手一抖,变戏法一般,掌心中就多出了一把匕首,通体一尺来长,刀刃约两指宽,明晃晃,无比的锋利。

一寸短一寸险,别小看这一把不起眼的小玩意,它可是一把赫赫有名的明器——无情刃,不知曾饮过多少敌人的鲜血。

“来吧!远来是客,我绝无情且让你先出招!”

绝无情比划了一下手中的无情刃,随即摆出一个苍松迎客的起手式,凝神以待。

“恭敬不如从命,得罪了,看招,明月当空——”

秦汉时不想浪费时间,所以说打就打,起手一招明月当空,凌空一扑,挥刀便朝绝无情当头罩落而下,气势汹汹。

“来的好!”

绝无情临场不惧,蹂身迎了上去。

叮!

长刀与短刃一接,便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呼!

一招硬碰,各自被震退了半步。

“再来!”

各自不服气,稳住身形后,分别挥动手中的兵器立即又朝对方冲了过去。

当下,一把明月刀如皓月当空,一把无情刃如暗夜魅影,相互缠斗在了一块。

两人都是武艺期的二流高手,功力不相上下,高下之判,一时难定。

“还好这五绝杀人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不然自己真的就麻烦大了,随便其中一人的身手都这么了得,如果五人联手那岂不是不得了?”

江枫见自己的房中已不见林臣的人影,心想他应该逃远了,便不再替他担心,眼前一场对战十分激烈,好武的他,不禁被深深吸引,目不转睛的关注战局。

“嗯!表面上来看,这两人旗鼓相当,你攻我一刀,我回你一招,两人都有攻有守,难分伯仲,不过看的出来,这关山大盗为了防备偷袭,并未尽全力,有所保留,而绝无情有同伴压阵,可以放手施为,如此看来,应是关山大盗更加厉害一点点……”

江枫一边观战,一边暗中分析其中的优劣厉害关系。

叮!

叮!

叮!

两人越斗越快,呼吸之间就斗了不下十个回合,到得最后,两条人影就裹成一团,难分彼此。

砰!

又斗了好一会儿,忽然只见两人同时推出左手,硬碰了一掌,一声大响,登时就各自分开了。

两人震退后,并没有立即上前厮杀,而是站在那里,暗中运转内功心法,调节一下紊乱的气息。

“哈哈,什么五绝杀手,名头听起来挺吓唬人,本领却不咋样滴……”秦汉时很快就平静了血气,他冷冷一笑,又开始自大起来,“单凭一人就想打发我,嘿嘿,你们未免也太小看我关山大盗了吧?”目光从江枫等人的脸上一一掠过,又轻蔑道,“你们是打算玩车轮战呢,还是一块并肩子上?我关山大盗都无所谓,随时恭候赐教。”

绝无情脸色一寒,叫阵道:“姓秦的,别猖狂,我们还不分胜负呢,再来打过!”

他正要出招攻击,这时,绝无天踏前一步,说道:“无情,你且慢动手,这一场让我来吧!”目光如电刺向秦汉时,不紧不慢道,“这位姓秦的朋友,你远来是客,我们也不好太过欺负你,这样,我绝无天出手与你过几招,如果你能够胜得了我,本人保证,我们五绝杀手绝不再为难你,如何?”

“悉随尊便!”秦汉时质疑道,“可是你的话能不能代表其他四位呢?”他隐约中猜到这绝无天应该是五人之中的首脑,说话肯定有分量,但还是要质疑一下,或许可以起到离间的效果也说不定?

“哼!我们五绝杀手荣辱一体,阁下也不必费心机来挑拨离间,没用的。”绝无天哪里看不破秦汉时那点小心思,回头问绝无情道,“我的话便是大家的意思,你们说是也不是?”

“不错!”其他四人立即附和道。

绝无天看向秦汉时,开口道:“阁下还有什么要说吗?”

秦汉时道:“没有了!”

绝无天又道:“既然如此,那便开打吧,早点打完,也好早点回房睡觉。”说罢从后背拔出一把弯刀来,横于胸前,礼让道,“阁下请吧!”

他这一把弯刀,叫无天刀,也是一把明器级别的兵器,锋利程度自然不消说,吹毛立断。

“好说!看刀,晓风残月——”

秦汉时也不婆妈,身子一动,化作一道残影,挥刀便朝绝无天刺杀过去,直取眉心。

他这一招快如奔雷,气势如经天长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