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齐天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659字
  • 2019-02-26 08:00:18

从空明宝塔出来之后,太阳初升,天色是亮的。

虽然已多日不躺床上休息,但江枫练成金甲巨灵功后,精神饱满,也不必寻房间补睡眠了。

他直奔县城,找一小饭馆美美吃了一顿饭菜,而后寻了一匹马儿,骑上之后,便直奔神兵谷所在的QH县而去。

本来,江枫进空明宝塔,目的是为了寻宝,然后卖了筹一笔钱作工本费请神空子照着飘零剑的样式打造一把至少上品以上的明器。

可惜,这一趟进去,只收获了一门玄功——金甲巨灵功,以及拾取一把极品明器——鸣飞剑。

对于这一把鸣飞剑,江枫用来挺顺手的,心想,眼下既已有趁手的家伙使用,倒也不必那么迫切的打造另一把了。

不过,关于飘零剑,乃白面神乞留下的唯一遗物,对江枫有特殊的意义,日后若有条件的话,他肯定还是会想着要仿造一把出来的,不过,眼下既无条件,便作罢。

快马得得,飞驰如风。

玉池县与QH县,两者相毗邻,从空明宝塔到神兵谷,两者相隔并不远,大约有一百七八十里距离的样子。

一路顺畅,无障,无阻,亦无意外,大约晌午的时分,江枫枫终于进入了QH县的地界。

他随意找一家小饭馆对付了一顿后,稍作歇息,向店小二问清了前往神兵谷的路线之后,他便骑上马儿继续赶路。

当夕阳西下时,江枫终于可以望见神兵谷的入口了。

“这位朋友,天色已晚,神兵谷禁止外人入内,请回吧!”

“呸!好狗不拦路,你们快给老子让开……”

……

隐约间传来一阵争吵声,只见谷口有三条人影,似乎在争执什么?

江枫拍马上前,在隔着三十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抬眼打量,见两名壮硕的汉子分别手执一杆长矛,一左一右交叠在一起,封住了一名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的去路,不让其入谷。

胖男愤愤不平的叫嚣道:“你们两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你们知道老子是什么人么,竟敢拦我去路?太不识相了!”

话说,看守神兵谷的这两名壮汉,一名叫高离,一名叫高岱,是一对亲生兄弟,江湖上有诨号谓之为神兵双卫,皆是武艺期的二流高手。

神兵谷在江湖上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是很多人都敬仰的地方,作为入口的看守者,很多人对神兵双卫向来也都客客气气,由此养成了他们高人一等的心态,如今被人如此呵斥,他们又如何受得了呢?

当下,两人顿时就不高兴了,脸色一沉,高离冷冷道:“呸,老子管你是谁,反正不让进就是不让进,识趣的,乖乖离开,不然,我们对你也不客气了,哼!”

胖男神色一冷,道:“哼!告诉你们,老子乃是大唐国大名鼎鼎的齐天刀王,姓唐,名海龙,尔等若敢得罪鄙人,必不会让你们好看,识相的,乖乖让开,不然,可别怪老子手中的这一把大刀不客气了。”说着,扬了扬手中的大刀。

高岱脸上不屑,冷笑道:“切!什么齐天刀王,没听说过,快给老子滚吧!”

齐天刀王厉色道:“哼!言多无用,看来,不拿一点颜色给你们瞧一瞧,你们是不知道厉害的了,看刀——”

说罢,抡起手中的宝刀,呜的一声,当头朝高离的面门劈落,又快又急,声势相当唬人。

锵!

高离不慌不忙,把手中长矛一横,便将敌人的攻击给截住了。

“哼!有两下子。”

齐天刀王冷冷一哼,手腕一转,回刀削向另一旁的高岱。

叮!

又闻一声兵器相碰之声响起,只见高岱将长矛一竖,也恰如其分的抵挡住了敌人的刀势。

嚯!

来而不往非礼也,高离一抖长矛,便直直朝齐天刀王的后腰扎去。

这一扎,快如闪电,相当迅猛,不过,却被齐天刀王反手一刀给震开了,无法命中目标。

“也吃我一矛!”

高岱看准时机,大喝一声,遂也发动了有力的还击。

当下,三人就缠斗在了一块。

与天争锋!

向天夺命!

问天索道!

……

齐天刀王所抖露出来的是一门叫“齐天长空斩”的刀法,每一刀劈出,嚯嚯有声,无比迅猛,相当唬人,威力也十分不俗,他的战斗力大约也是二流之列,虽一挑二,但丝毫不落于下风。

一开始,齐天刀王便凭着这么一套精妙的刀法,与神兵双卫争持难下,不分轩轾,战斗十分激烈,场面也十分的精彩。

不过,有道是,双手难敌四拳,齐天刀王虽然很猛,但神兵双卫却也不是吃素的,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战到后面,齐天刀王渐渐力竭,显出了疲态,而高姓兄弟两人,越战越勇,占据了上风。

最后,齐天刀王一个疏忽,露出了破绽,让神兵双卫趁机发动了绝招——双矛齐下,被一击轰杀了,死于非命。

齐天刀王的咽喉和后心分别中招,一共被捅出了两个血窟窿,当场身亡。

高离横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尸体,冷冷道:“哼!不自量力的狂妄之徒,死不足惜。”

高岱这时则抬头看向江枫,扬声道:“这位少侠,你也是要进谷的么?”

“是的!”

江枫下马,点了点头。

高岱又道:“神兵谷的规矩,太阳下山后禁止一切陌生人入内,你请自便吧,最好等明天再来。”

江枫说道:“这样么……但在下来此是想见一位老朋友,不知可否代为通报一声?”

“见谁?”高岱发问道。

江枫应道:“一位叫小朵的姑娘。”

“小朵?”高岱轻轻扬了一下眉毛,说道,“你跟小朵认识?”

江枫点了点头:“不错,彼此相处过一段时日。”

高岱沉吟了半会,道:“好!你且在此稍候一会,在下这就去禀告一下。”

江枫拱手道:“有劳了。”

高岱看向高离,道:“哥,我去了,这地上的尸体,就交给你处理一下。”

高离点头:“好的!你去吧。”

当下,高岱便转身离去了。

而高离则走近齐天刀王的尸体,从衣袖中取出一只白色的瓷瓶,拔开盖子,倾出一滴无色无味的液体落在尸体上,哧的一下,顷刻之间就把尸体化作了一股白烟,升腾而起,最终消散无影。

“嗯?”江枫把眼睛从尸体所消失的地方移到高离的身上,愕然的问道,“这位大哥,你所用的这是什么东西,竟如此玄妙?”

高离盖好瓶子,放回衣袖中藏好,道:“化兵水!”

“化兵水?”江枫咧齿笑了笑,道,“呵呵,我还以为叫化尸水或化骨水呢。”

高离:“也都可以这么叫……反正,一个代号罢了,怎么叫都可以的。”

江枫哦了一声,嘴巴半张,还想说点什么,但此时,高岱已去而复返了。

高岱长吁一口气,方才道:“这少侠,十分抱歉,小朵眼下已不在谷中,你请回吧!”

“不在谷中?莫非这小丫头又偷跑出去了?”江枫心中如是想道,表情愣了一下,他张口道,“那她去什么地方了呢,可否见告?”

高岱皱了一眉头,道:“很抱歉,至于她跑去哪里了,鄙人也不得而知,所以,实在无法见告,请见谅!”

江枫哦了一声,道:“这样么……那好吧,在下就不打扰了,告辞!”说完,朝神兵双卫分别拱手辞别。

“不送!”

神兵双卫也同时拱手回了一礼。

一向高傲的他们,这一次乃是看在小朵的面子上,才对江枫如此客气的,不然,他们根本懒的理睬江枫。

江枫飞身上马,拨转马头,正要离去,忽想起一事,他又扭头问道:“两位大哥,请问这附近可有旅店之类?”

高离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你沿此道往回走,大约一里半的地方会有一条岔道,然后朝右边走,一直走,就会发现一小镇的。”

“好,明白了。多谢!”

说罢,两腿一夹,江枫便骑着马儿扬尘而去了。

待江枫走远后,高岱忽对高离道:“哥,你先自己看守一下,而我要去见一下谷主,跟他汇报一声——小朵不见了。”

高离点头道:“好!你去吧。”当下,高岱便又转身急急的往谷中走去。

话说江枫依照高离所指,沿着道路一直飞奔,果然,大概走了一里半多一点的路程后,前面便出现了一个分叉口,稍停半会,便择路朝右而去。

天色渐渐下沉,江枫催马飞驰,大概赶了半个时辰的路,前面便出现了袅袅的饮烟。

饮烟望着似乎不远,但实则并不近,又赶了一注香的时间,江枫终于才踏进了一个叫白龙镇的小镇。

华灯初上,街道中到处人头攒动,各种吆喝声此起彼伏,一派十分热闹的情景。

江枫随意逛了逛,大概领略了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肚子忽然咕咕叫,于是,当他看见一家酒楼时,便直接走了进去。

店小二笑着脸迎了上来:“客官,你是吃饭还用住店?”

江枫答:“吃住一块,有没有空房?”

店小二应答:“呵呵,客官,你来得正巧,恰好还剩一间空房。”

江枫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这酒楼蛮新的,心想,客房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于是他便也没有挑剔,直接就去柜台登记入住了。

跟随着店小二进了房,入内一看,发现房子的布置虽简洁,但不失温馨,于是颇感满意的点了点头。

“唔,这房不错,就要它了……小二哥,你们店有什么好吃的菜?”

店小二于是报出了一大串菜名,诸如什么檀扇鸭掌、鲤跃龙门、炝黄瓜衣、菊花里脊、母子相会、豌豆黄、红烧鱼唇、宫廷排翅、玉兔白菜、金钱鱼肚、姜汁扁豆、佛手金卷、翠柳凤丝、燕影金蔬之类的等一大堆。

店小二想必平时报的次数多了,也麻溜了,说时语速极快,跟连珠炮一般,江枫一下子听来,根本分不清哪样跟哪样,反正听着都很美味的样子,禁不住流口水。

江枫其实也很想统统吃它一个遍,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胃口并没有那么大,于是就随意把记得清名称的菜色点了三样,并吩咐送到房间来。

店小二应了一声好,便退出房去。

隔不多久,饭菜就端了进来。

店小二把饭菜放到了桌子上,道:“客官,您请慢用,后边若有什么需要,请开口吩咐。”

江枫摆了摆手,道:“好的……你去吧!”

店小二于是退了出去,招呼其他人去了。

店小二一转脚离开,左右已无人,江枫于是也没有什么可顾忌的,敞开肚皮,便大吃大喝起来。

吃罢饭菜,打了一个饱嗝,时候还早,他不想睡那么早,由于吃的太饱,也不宜练功,于是,江枫就出门闲走,散一下心。

大概溜达了半个时辰,一直很平静,没有发生什么事,忽有一丝倦意袭了上来,江枫于是便回房歇息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