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五绝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318字
  • 2019-02-01 12:01:28

江枫跨出门口,足尖一点,就蹿了出去,在空中滑翔一段距离后便如平沙落雁一般降临到秦汉时的对面,持剑对峙。

房中就只剩下林臣一人,他并不急的逃走,因为时机还不成熟,如果他立马就走,肯定引起敌人的怀疑,他需要等,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

秦汉时神态傲然,横了江枫一眼,说道:“小子,看你姿态从容,底气挺足的样子,想必剑法不错咯?秦某且来称量一下,看你究竟所凭是什么?看招,明月当空——”他蓦然大吼一声,如平地起春雷,不知惊醒了多少梦中客?

秦汉时凌空下扑,当头一刀劈来,气势凌厉,凶悍无匹,光华璀璨,便如明月悬于中天,是那么的美妙,令人五色俱迷,让人忘却了抵抗。

一刀笼罩而下,气势夺人,竟让对手陶醉其中,放弃了对抗,这一刀简直就是神乎其技。

“呔!吃我一招——妃子回眸!”

对手先声夺人,江枫差点便中招,有那么一刻停止了思维,完全沉浸于美妙的幻境之中,好在他久经沙场,养成了一种察觉危险的敏锐力,当敌人的兵刃距离他的头颅还有几寸距离的时候,他陡然就惊醒过来,暗叫一声厉害,吐气开声,大吼一下,赶紧施展出错踪步的绝学,一步向右跨出,同时侧身一避,就堪堪躲过了敌人的刀锋,回剑一刺,使一招飘零剑法进行反击,刺向秦汉时的心口,直取要害,这一招妃子回眸,名称取的好听,但却是一招狠毒的杀招。

“来得好,看刀——”

看见江枫应对从容,秦汉时便知道眼前这小子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一个江湖老手,当下他收起轻视之心,全力对战,手中宝刀划出一刀优美的弧线,朝江枫拦腰斩了出去……

当下,两人就激战在一块,刀来剑往,相争惨烈。

一个施展飘零剑法,飘逸从容,攻如灵蛇起舞,守时泼水难进。

一个施展明空刀法,空灵诡异,进如猛虎出柙,退时洒脱不羁。

两人的修为都臻至武艺之境,功力不相上下,势均力敌,一时之间战成一团,难分难解,好不激烈。

“嗯?这,这突然冒出来的五人是什么来路?是敌?是友?或是纯属凑热闹的看客?”

任何一名合格的武林高手,对战之时都是眼观四方,耳听八路,以防遭遇不明敌人的暗算,江枫除了拿出九分精力对抗强敌之外,自然也保留了一分警惕,时刻留意四周的情况,突然间他察觉到四周冒出了五名陌生来客,都是黑衣劲装,与夜色完美的融合在一块,一看便知是善于隐藏身形的高手,这五人出现之后,就蹲在那里,不动不动,也不出声,就仿佛一头狩猎中的夜豹,当下敌友不明的情形下,江枫心中微凛,暗暗提高警惕。

“大夏国的高手终于出现了么?”

秦汉时也是一样,心头一凛,他也发现了突然被五名不明来历的黑衣人包围住了,而且看来人的气息隐晦不明,就知道是难缠的主儿,当下他也戒备起来。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等浅显的道理,除了傻子,任何人都懂,当下江枫和秦汉时在情况不明朗的局势下,哪里还会拼死力争斗?于是各自出招就缓慢了许多。

“且停!”

两人又对拆了几招后,相互对视了一眼,看出彼此的念头,便异口同声喊了一句,随即撤招后退。

“哈哈!怎么不打了?挺激烈挺好看的哩。”

蹲在北边的一名黑衣人忽然张口大笑起来,语气透露着一丝揶揄,敢情他以为刚才是在看猴子耍把戏?

秦汉时冷哼了一声,环顾一遍,并没有说什么,最后盯着江枫,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想看江枫如何反应?

江枫耸了耸肩,露出一抹无所谓的淡笑,沉吟了片刻,冲着北边那人道:“不知五位朋友怎么称呼?”

“小子,想跟我们套近乎吗?”北边那人嘿嘿干笑一下,声音毫无感情道,“告诉你也无妨,我们五人乃是来自‘杀手联盟’的五绝杀手,在下是绝无天。”

西边那人接着开口道:“在下绝无神。”

西南那人道:“绝无情。”

南边那人道:“绝无生。”

东边那人道:“绝无忧。”

江枫作了一个四方揖,不卑不亢道:“原来是鼎鼎大名的五绝杀手,久仰久仰!在下叫江枫,是江湖上的无名小卒,不知道五位出现在此,意欲何为?”

绝无天回道:“夜来不眠,闲的无聊,听到打斗声,出来看看热闹罢了,没别的想法。你们继续打斗吧,不必理会我们。”

江枫并不信他所言,追问道:“只是瞧热闹而已吗?当真没别的目的?”

绝无天摇头道:“真没有!”

这时西边的绝无神忽然开口探询道:“小子,你叫江枫?”

江枫道:“不错,正是在下。”

绝无神道:“其实,我们也听到一些有关你的传言,你并非什么无名小卒。”顿了一下,又道,“你觉得我们出现在此肯定有什么目的对吧?其实,你是想问我们是不是也是冲着什么紫气宝典而来的,对吧?”

江枫道:“莫非不是?”

“当然不是!”绝无神摇头道,“不否认,紫气宝典确实是好宝贝,但是,我辈凡夫俗子,没有灵根,东西抢夺到手了又如何?不能物尽其用,暴殄天物而已,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东西争得头破血流,甚至丢掉小命,何必又何苦呢?”

“哈哈,还是这位仁兄对人生看的通透。”江枫简直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陡然间觉得杀手也并非都如传言中那么的冷漠令人厌恶,笑道,“这么说,五位真不是冲着我江枫来的?”

绝无神利索回道:“真不是!”

江枫问:“真的只是凑巧来看热闹而已?”

绝无神道:“对的!”瞟了秦汉时一眼,又道,“想必你对面这一位便是为了抢夺紫气宝典而跟你起了争端?”

“不是!”江枫晃首道,“他可不是我们大夏国的人,他应该不知道紫气宝典是什么,他叫秦汉时,是西凉国关山郡的一名大盗。”

“嗯?不是我们大夏国的人,却跑来这里干什么?”绝无天这时瞟了秦汉时一眼,郎声道,“喂?姓秦的朋友,别一直站在那里装酷,你说,不远千里跑来我们大夏国到底有什么图谋?”

秦汉时嘿嘿干笑一声,不屑道:“嘿嘿,秦某一向独来独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阁下又不是皇帝老子,似乎你也管不着吧?哼,别以为你们人多,就可以随便吓唬人,老子可不吃这一套。”

他这一番话透露着自大自狂,五绝杀手听了,登时都沉下脸去,绝无天重重冷哼一声,冷声道:“阁下如此目中无人,是欺负我们大夏国的武者都是吃素的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