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八大绝式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5067字
  • 2019-02-23 08:00:54

在白虎丘的东边,相隔约八十丈的地方有一棵参天大树,枝繁叶茂,亭亭如盖。

白虎丘上的众人都全心全力的投入在战斗之中,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在这棵大树上其实隐藏着三条人影。

“嘿嘿,想不到这小小的白水县竟藏着如此之多的土匪,真可谓卧虎藏龙呀……嗯,只怕大飞龙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独刀和残刃,我们要不要现在就现身出去帮他一把?”

“孤剑,先不急,大飞龙又岂是表面上看来的这般不经打?放心吧,他至少还可以坚持半个时辰不倒,再说了,埋伏在一旁的鬼王寨的人马还未登场呢,我们三人又怎好抢了别人的风头?”

“不错,独刀兄所言极是,我们还需再等一等,此时还不是轮到我们表演的时刻,先按兵不动吧!”

“呃……也好吧!”

……

在白虎丘的北边,距离大概两百步的地方有一片密林,此刻,林中不闻半声鸟叫,因为林中充满了森森的杀气,鸟儿早被惊走了。

杀气的来源是什么?

此时,只见林中正埋伏一大帮人马,这些人,数目估计六七十人的光景,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戴着一副鬼面具,根本看不清长相如何,但露出来的一对眼睛闪烁着邪恶的凶光,一看就知绝非善类。

事实上,这一帮虎视眈眈的人马确非善类。

这一队人马,正是来自鬼王寨的精锐力量。

鬼王寨的寨主血眼鬼王萧厉,他也探听到了消息,听说白虎丘上正爆发一场旷世罕见的大混战,好奇之下,于是也就领兵前来了,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处可捞?

“寨主,我们要等到几时才出手?”只见一名身材精瘦的喽啰看向一名身披红袍的大汉,语气颇为急切的说道。

估计看见别人打架,他手痒的紧,有点按捺不住了。

“大伙不急,时机还不到,先让他们彼此多杀一会儿再说吧!”红袍大汉悠哉的道。

这红袍大汉不是别人,正是鼎鼎有名的鬼王寨之主——血眼鬼王,他长着一对三角眼,眸子是暗红色的,十分诡异,尤其若在夜间的话,看上去像两团红色的鬼火,令人不由畏怕,胆小之徒,更根本不敢与他目光接触的,生怕一不小心被吓出尿来,那就丢脸丢大了,其实丢脸还没什么,若被勾去了魂儿,变成大白痴,那就更加生不如死了。

作为领头人,一般耐心都比较好,他并不急于早早的暴露行迹,而是很有耐性的在等,等一个最合适出手的好时机。

……

半个时辰后,白虎丘上的厮杀已然进入了尾声阶段,积尸如山,红白之物涂了一地,并四下流淌,恶臭冲天。

还站着打斗的人员已不足二十人,而每个人的身上已无一处是干净的,衣服不是被自己的血就是被别人的血给染成了红色,脸上也被涂成了大花脸。

“是时候了,小的们,跟我一块冲,十鬼轮回大杀阵伺候,灭尽这些人,杀呀——”

就在此时,血眼鬼王蓦然冷喝了一声,就见他带领一大帮手下奔出了树林,犹如洪水猛兽一般朝白虎丘冲杀了过去。

鬼王寨的人并不像一窝蜂那样随意的乱冲乱杀,而是十人为一队,很有组织性的锁住一人进行围歼。

不得不说,这样的进攻十分凌厉,凡是被十鬼轮回大杀阵围住的人,不出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乱刃分尸,重入轮回了。

片刻之后,除了大飞龙、金面虎、玉面虎、飞天玉狐,还有落英双雄这六大武艺期的二流高手之外,其他人都饮恨当场了。

甚至包括三虎之一的笑面虎也横尸于地了。

并非说笑面虎的武功是七大武艺期高手中最差的一个,因此才死得早,而是因为,都怪他的运气实在太不好了,第一个被血眼鬼王给盯上,论实力,同样是武艺期的血眼鬼王并不比他低,甚至犹有过之,而一旦血眼鬼王再加上九名帮手,那么笑面虎单独一人就更加不是对手了,何况,在十鬼轮回大杀阵的激发之下,十人的战斗力更是提升了好几倍,总之,以一敌十,何如以卵击石,笑面虎想不沦为悲剧都难了。

击杀了笑面虎后,血眼鬼王又把目光投向了飞天玉狐。

他之所以盯上飞天玉狐,是因为,飞天玉狐的表现太过抢眼了一些。

从绰号上就大概看出,飞天玉狐是一个很狡猾的人,不但性格狡猾,他的身法也很狡猾,不然也对不住“飞天”二字了。

事实上,飞天玉狐的身法确实不差,其他人被十鬼轮回大杀阵围住,短时之间极难脱困,而飞天玉狐的身法实在太诡异了,三两下子就破阵而出,根本奈何他不得。

有道是枪打出头鸟,所以血眼鬼王自然便盯上了飞天玉狐。

“飞天玉狐,本大王就单独陪你玩一玩,看掌!空前绝后——”

血眼鬼王的眼中红光一闪,只见他双足一顿,嗖的一声,越众而出,如一只大鹏鸟一般朝飞天玉狐扑击了过去。

这一次,他放弃了利用十鬼轮回大杀阵进行围杀,因为他知道,此阵对于飞天玉狐这等狡如狐,滑如鱼的轻功能手,根本不起作用,所以还是单对单的独斗为好。

砰!

血眼鬼王的速度快如鬼魅,一闪即至,飞天玉狐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就被狠狠的一掌击在了胸口上,登时便被震退了好几步。

“哈哈,阁下的身手原来也不过如此,不堪一击,下地狱去吧!”

一招得逞,血眼鬼王心下大欢,不由发出得意的大笑,他得势不饶人,欺身而上,双掌飞舞,又把得意绝学——五绝炼狱掌中的其他四招连环抖了出来,赶尽杀绝、深恶痛绝、灭门绝户、千古绝唱,四大绝杀式,一气呵成,并一招不落的印在飞天玉狐的胸口上。

咔嚓声响,只见飞天玉狐的整个胸膛被打得深深的凹陷了下去,他噗的一下,喷出好大一口血水来。

鲜血还未沾地,又闻噗的一声,只见血眼鬼王突然亮出一把用铜钱串连而成的怪剑来,寒光一闪,出手一剑就洞穿了飞天玉狐的咽喉。

“你……好快的剑……”

飞天玉狐愕然瞪大两眼,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血眼鬼王的掌法和剑法何时变得如此凌厉的,自己竟无半分反击之力?

剑字连着一口血一吐完,飞天玉狐登时两脚一蹬,往生极乐去也。

“这血眼鬼王何时变得如此厉害了,几下子就把对抗了十几年的老对头一朝就解决了?”

不仅飞天玉狐想不通,连来自西王府的独刀也想不明白,为何血眼鬼王的武功最近会暴涨得这般的厉害?

血眼鬼王击杀了飞天玉狐的之后,又把目光瞄向了飞龙镖局的大飞龙,他一抖手中的鬼眼金钱剑,使一招鬼狂剑法中的鬼火流星,嗖的一声,化作一道天外流萤射向大飞龙的眉心。

大飞龙正深陷于十鬼轮回大杀阵之中,一时半会脱身不得,根本无暇他顾,可以说,血眼鬼王选择此时下手,当是看准了好时机,如无意外发生,当有一击必杀之效。

“不好,大飞龙只怕命悬矣,残刃、孤剑,该我们出手了,上!”

血眼鬼王的厉害,独刀刚才已见识过了,五掌加一剑就杀一人,而且,论身手的敏捷度,大飞龙比起飞天玉狐还差了那么一些,连飞天玉狐都难逃厄运,想必大飞龙肯定也捱不了多少下子的。

独刀等三人受龙千山之命,暗中保护飞龙镖局的人马,此刻,眼见大飞龙危在旦夕,他们万不能坐视不理之理,于是乎,只见独刀三人纷纷从大树上跃落了下来。

三人纷纷掣了独门兵刃,准备出手解救大飞龙,但就在这时,忽然,三人的眼前一花,只见一道身影仿佛凭空出现一般横在了他们的面前。

“独刀、残刃和孤剑,这血眼鬼如今功力大进,非尔等所能对付的来,还是交由老夫亲自出马吧!”

“啊?龙大人,是你……”

“龙大人,你怎会也出现于此?”

“是!龙大人。”

这忽然出现的身影正是西王府的第二号人物——大荒老人龙千山,他之所以会在这时出现,是因为,他知道飞龙镖局所走的路线太不太平,沿途的山贼太多太强,他有点担心独刀等三人应付不来,所以便一直暗中跟随。

说话间,大荒老人身影一动,就化作一道幽影标了出去,后发先至,须臾间就拦在了血眼鬼王的面前,喝道:“吃我一掌!”抬手一掌就击向对方的心窝。

“呔!阁下是什么人?竟敢招惹本大王,估计是活腻了,那么,且吃我一剑吧……”血眼鬼王眼神一寒,回剑就削向大荒老人的脖子。

当下,两人便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

大荒老人动上手之后,独刀等三人紧随其后也加入到了战斗中去,三人选择搭救的对象自然就是大飞龙了。

原本大飞龙被十名鬼王寨的高手围攻,一直处于下风,此刻,有三人一加入,形势就悄然发生了逆转,不出片刻的工夫,十鬼轮回大杀阵的攻势就被四人合力瓦解了。

四人合力杀死十名鬼王寨的高手之后,就退到了一旁,袖手观战,至于,金面虎、玉面虎以及落英双雄,四人并没有上前相助他们,因为,不管是落英寨、三虎寨,还是鬼王寨,这些人不是山贼就是土匪,都不是什么好人,坏人与坏人打架,这好比狗咬狗,四人又何须去理会?

四人关注的目光主要就集中在大荒老人与血眼鬼王的身上,因为,在场的,就数这两人的功夫最为高强,打斗的程度也最为激烈。

血眼鬼王自从狠下用心,把鬼狂剑法及五绝炼狱掌修炼到出神入化之境,他距离武宗之境也仅差半步而已了。

不可否认,血眼鬼王的五绝炼狱掌很厉害,尽管只有五式,但每一式却包含了无数变化,具有鬼神莫测之威,而他的鬼狂剑法也很凌厉,剑法变幻之间,仿佛有无数厉鬼在发狂,又仿佛有无数恶魔在咆哮,端的令人不寒而栗,战意不禁就弱了几分,甚至遇上特别胆小一些的,只凭气势就直接把对方给吓死了,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神效。

可惜,尽管血眼鬼王很厉害也很张狂,但在大荒老人的面前,却就雄不起来了,大荒老人作为老一辈的武宗人物,战斗经验何其的丰富?

而且,大荒老人花费了大半生的光阴所研究出来的绝招——大荒散手之八大绝式可也不是盖的。

人鬼殊途!

空前绝后!

血眼鬼王右手用剑使一招鬼狂剑法,左手则一掌拍出,使的乃是五绝炼狱掌,一左一右,一刚一柔,同时开工,剑取敌人的咽喉,掌劈敌人的肚子,双管齐下,堪称绝妙的大杀招。

大回旋!

然,面对敌人的大杀招,大荒老人却是不慌不忙,陡然身子一转,就巧妙的躲开了攻击,出现在敌人的后面。

锋回路转!

血眼鬼王猛然一回身,挺剑又刺向大荒老人的腹部。

大跳跃!

大荒老人依旧不荒,又使了一招大荒散手之八大绝式中的大跳跃,只见他轻轻巧巧的纵身一跃,就从敌人的头顶横渡了过去。

穷途末路!

赶尽杀绝!

血眼鬼王猛然回转身子,掌剑齐出,如一头愤怒的老虎扑向敌人。

大卸御!

这一次,大荒老人却不再躲闪,就站原地,身子好像发羊癫疯一样一连抖了几下,动作或许不中看,但却极为中用,轻巧之间就把敌人的攻势全部给化解掉了。

千鬼夜行!

鬼眼金钱剑猛的一抖,登时幻化出一大片剑影来,黑色的,流转不息,仿佛一时之间,地狱之门大开,成百上千的鬼影冲了出来,大有吞噬一切的架势。

此招,真的好猛。

大挑拨!

只见大荒老人双掌朝前一合一分,便如拨弄水花一样把那些鬼影统统都抚平了,不管多么凶猛如洪水的招式,一旦近其身就变作了柔情之水,波澜不起。

接下来,不管血眼鬼王如何出招变招,放出什么大狠招,大杀招,但在大荒老人的面前都只如小玩意儿一样,被他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于无形之间了。

血眼鬼王越战越心惊,越斗越气馁,到了最后,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对方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狠下杀手灭了自己,那是存了猫玩老鼠的心思,想看看自己的武功路数罢了。

胜算无望,血眼鬼王已萌生了退意,他窥准了一个时机后,当机立断就想溜之大吉,可惜,在大荒老人的手上,他的一切如意算盘都打错了,终未能如愿的。

血眼鬼王身形一动,瞬间就奔出了十来步,速度好快,可是,大荒老人轻轻一抬手,使一招——大牵引,顿时血眼鬼王就感到好像被一条无形的绳子给牵扯住了,动弹不得。接着,大荒老人又使一招——大挪移,咻的一下,就出现在血眼鬼王的身旁,再来一招——大摔跤,单手一把捏住了血眼鬼王的后颈,用力一提一甩,啪嗒一声,就把血眼鬼王摔成了一团肉泥,这还不算完,大荒老人又一步踏前,提小鸡一般把奄奄一息的血眼鬼王提了起来,冷冷一笑,道:“血眼鬼王,你一生作恶多端,罪该万死,老夫是绝不会对你手软的,但在临死之前,允许你说一个愿望,老夫倒可以帮你去实现,说吧!”

然后,此时的血眼鬼王七窍流血,口中堵满了鲜血,又如何出得了声呢?

大荒老人似是自言自语道:“血眼鬼王,你不肯作声么?嗯,老夫猜,想必你这一生的愿望便是想当一名鬼王吧?很好,那么,老夫便如你所愿,送你到地府去当一名名副其实的鬼王吧,哈哈……”笑声激荡中,只见他用力向上一抛,就把血眼鬼王扔到了半空中,紧接着,双手齐扬,出拳如电,来一招——大离间,蓦听昂的一声怪鸣,仿若龙啸,只见两道龙形的拳风从他的拳尖升腾而出,最后不偏不倚正轰在血眼鬼王的身上,轰的一下,顿时就把血眼鬼王轰成了一场血肉之雨消失于天地间,从此,世上再也没有血眼鬼王这一号人物了。

血与肉离,肉与骨离,命与世离,好一招大离间,离间世上一切有生之物。

大荒老人击杀了血眼鬼王后,他也不吱半声,脸上戴着面具,也看不出他此时是什么样的表情,只见他蓦然一动,身子再次化作了一股幽风,朝落英双雄等人席卷了过去。

啊!

啊!

啊!

幽风过处,顿时响起了一大片惨叫声,并有血光飞溅。

身动如电,招出如风,一招比一招快,一式比一式猛,在大荒散手之八大绝式的狂猛攻击之下,即便武功高如落英双雄之辈,也走不上两三个回合,不消片刻的工夫,原本杀声震天的白虎丘忽然就变安静了。

刀光不见了,剑影也消失了,人影,就只剩下那么五个人还站着而已了,其余的,统统都倒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