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大飞龙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227字
  • 2019-02-22 12:00:20

玉龙郡!

在玉龙城的西郊有一家镖局,就叫飞龙镖局,作为大夏国的十大镖行之一,飞龙镖局的生意一向都红红火火,每天上门托镖的人络绎不绝,颇有几分闹市的气象。

生意好,钱好赚,作为总镖头的“大飞龙”郝大飞自然是春风得意,每天都有好心情,脸上总挂着一抹迷人的笑容。

不过,最近几天,大飞龙脸上的笑容却不见了,反而换成了一缕淡淡的愁容,他很郁闷,因为足足有七天了,这一段时间内,却一桩生意也没有上门,他不禁也很疑惑,是什么导致生意忽然变冷了呢?

闲着也无事,一时兴起,就在这一天的早上,趁着秋高气爽,郝大飞便把所有的伙计都集中在大院子的广场上一同演武,活跃一下大伙的激情,也好增加一下修为。

自总镖头郝飞龙以降,包括他的独子“小飞龙”郝小龙,此外,有镖头几个,镖师十几个,趟子手若干,浩浩荡荡,计有四十来号人马,把若大一个广场都占满了。

远远一看,都是清一色的强壮汉子,气势如虎如狼。

此刻,众人在大飞龙的带头下正一齐演练一套刀法——歼龙刀法,这刀法,原是大飞龙的独门刀法,是一等一的技法,原本秘而不传于外人,但大飞龙生来是一条磊落的汉子,性格豪爽,他为了收买人心,也为了提升整个镖局的竞争力,最终,他还是拿了出来,好东西与大伙一块分享。

四十多条汉子,四十多把刀子,一起挥舞,一块抡动,可想而知,那场面是何等的壮观?

只见刀光潋艳,灿烂如虹,密密麻麻的一大片,霎时之间把一个空旷的广场变成了一座充满杀伐之气的刀山,可以说,此刻的广场,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过去的。

众人正忘情的投入于歼龙刀法的各种玄妙之中,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此时,镖局的大门口忽然出现了一条灰色的人影。

来人笼罩在一件灰色的斗篷之中,身形瘦小,脸上戴着一副青铜面具,只露出两只精光闪烁的眼睛,根本看不出男女,也瞅不出老少。

“哈哈,好一个飞龙镖局,不愧是十大镖行之一,果然人才济济……”

来人的口中忽然发出低沉的笑声,有些苍老,这一出声,就表明了他是一名经历过沧桑的男子。

“这演的是什么刀法?有几分看头,但不知会有几分实用?嗯,老夫也来露一手吧……”来人又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即,嗖的一下,只见他身形一动,整个人就化作一道幽影朝广场中众人交织而成的“刀团”投射了过去,速度迅猛如电,快如流光。

仿佛一阵幽风吹过,灰影所过之处,那些武师纷纷如同中邪了一般都定住了。

“什么人?”

总镖头大飞龙蓦然嗅到了空气中存在一丝不安的因素,他刚低喝了一声,还来不及戒备,陡觉周身一麻,手脚遂即就不听使唤了,就像中了定身咒一般。

四十多人,无一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庸手,修为最低的都达到了真武境的武力期,其中十几个甚至是武艺期的好手,但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竟一同被点中了穴道,尽皆失去了抵抗力,变成了木偶。

虽然是偷袭,占据了一定便宜,但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绝非庸手了。

由此看出,这忽然冒出来的灰衣人,他的身手到底有多么的恐怖,至少都是武宗级别的大人物了。

把众人控制之后,只见灰衣人正站在大飞龙的对面,相隔三步的地方,他拍了拍手掌,好像刚才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射在灰衣人的身上,他们的眼中尽是惊骇、疑惑、不信等复杂的神情,他们实在是抓破脑袋也想不透,眼前的这神秘人到底是鬼还是仙?竟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们都制服了,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有人想喊,但哑穴被点,根本出不了声。

“阁……阁下是什么人?为……为何要对付我等?”

在场唯一还能张口说话的大飞龙此际在心中也充满了不解与疑惑,他定了定神之后,便开口向灰衣人索取答案。

灰衣人弹了弹衣角,笑道:“哈哈,大飞龙,请别紧张,老夫前来绝没有恶意的……”

大飞龙从对方的话音中的确也察觉不到有什么恶意,心中便宽解了少许,道:“那前辈前来有何指教?”

灰衣人道:“托镖!”

大飞龙有些愕然的说道:“托镖?”

他颇为意外,开门做生意二十几年了,他这是头一次碰到如此霸道的托镖人,对方费这么大的周章,莫非想给自己来一个下马威,然后好砍价?有这个必要的么?这不由不让他感到错愕了。

灰衣人不带感情色彩的说道:“对,托镖!”

大飞龙问:“托什么样的镖?”

灰衣人随手一拂,一道无形的气劲便撞击在大飞龙的胸口之上,替他解开了穴位,随后,他又从怀中掏出一个长方形的红色盒子,递给了大飞龙。

大飞龙郑重的把盒子接了下来。

灰衣人冷冷的道:“七天之内把此物送到玉京城四王爷的手中,可否办得到?”

大飞龙深虑了一会,方才点头道:“应无问题!”

灰衣人道:“很好,事情若成,必有丰厚的回报,若是不成,嘿嘿,可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奈何对方的实力摆在那里,大飞龙心中纵有万般不服,但也无济于事,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也只好委曲求全了,顺从如绵羊的应道:“是!本人必将全力以赴,绝不让前辈有所失望,但请放心吧。”

灰衣人点了一下头,漠然道:“希望如此,否则……老夫去也,尔等好自为之吧!”说罢,身形一动,又化作一道幽影,先在人群中迂回了一圈,解开了众人的穴道,随后便飘逸远去。

来无踪,去无影。

好俊的轻功儿。

大飞龙怔怔的望着对方远去的身影,脸上神色木然,竟被对方的绝世技法给惊呆了。

“爹,这灰衣老者好不嚣张,我们真的要照他所说的去做吗?实在欺人太甚……”

小飞龙这时走近父亲的身旁,心中颇是不满的发牢骚道。

大飞龙这时回过神儿来,意味深长的看了儿子一眼,道:“祸从口出,小龙,还是少说一句吧,此人,我等根本惹不起,还是依言行事咯。”

小飞龙问:“爹,你看出此人的身份来历了?”

大飞龙摇头道:“看不出!总之对方是一个大伙都惹不起的厉害角色……”

其实,大飞龙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眼力高超,他隐约中已猜出了灰衣人的来头——此人好厉害的轻功身法,刚才离开之时所露的那一手应是大荒散手之八大绝式中的大挪移吧?此老,十之八九定是大荒老人龙千山无疑了,此人是西王府的第二号人物,权势熏天,绝不是自家小小一个镖局可抗衡得了的,他既然蒙面而来,肯定不希望别人看到他的真实面目,自己又何必揭穿他呢?算了,难得糊涂,照办便是了。

虽然大致猜出了灰衣人的来历,但毕竟不是百分百的确定的,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索性装起了糊涂,连自己的儿子也没有对其实话实说。

……

西王府!

在王府的最西边有一个大花园,园中除了种有上百种名贵的花卉之外,在园子的中央还矗立着一栋三层的阁楼,八角飞檐,构造精巧,是一栋古色古香的楼阁。

这么美的楼阁,配上这么多的好花,里面住着的应是一位绝色佳人吧?

其实,这是大荒老人龙千山的住所。

此时,在阁楼的底层,一间书房中,只见龙千山坐在一把太师椅上,神色肃严,不怒自威。

在他的对面并排立着三人。

这三人,均是清一色的须眉大汉,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

左边那人,左袖空空荡荡,原来是一名独臂人,背上插着一把长刀,绰号叫独刀。

中间那人,身材高瘦,剑眉,星目,眼中无神,一脸落寞,腰悬一把长剑,绰号叫孤剑。

右边那人,秃顶,面白无色,腰挂一把断了半截刀刃的唐刀,绰号叫残刃。

这三人,独刀、孤剑,残刃,别看他们气势不显,其貌不扬,但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是大荒老人的得力助手。

“龙大人,这次叫我们三人一块过来不知有何吩咐?”独刀开口垂询道。

他有些好奇,因为,不知有多长时间了,大荒老人已没有像今天这样把他们三人同时聚到一起,这一次,不知有什么紧要之事需要三人一块出马的?

三人都是独挡一面的大将,以往,大荒老人只需随便派出一人便可马到功成,的确很少用到三人一块出马的。

这一次,大荒老人把三人一同召集过来,显然,待办之事应不简单。

大荒老人道:“这次叫你们过来,确有一事需要你们三人一块联手去办!”

独刀再问:“大人,是什么事?您老请吩咐!”

大荒老人道:“其实也不是什么紧要之事,今日早上,我去了一趟玉龙城,找上飞龙镖局的总镖头大飞龙,托其护送一件东西到玉京城,但考虑到一路上有太多的土匪之流,并不太平,单凭一家飞龙镖局的话,估计并不稳妥,所以想让你们三人一块暗中跟随,务必确保东西安全的到达地方。”

“是!”

独刀等三人彼此对望了一眼,也没有什么过多的迟疑之类,齐齐点头应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