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大荒老人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978字
  • 2020-11-12 15:24:46

云落山!

在苍茫的风玄大陆上有一座十分出名的山脉,其名叫云落山。

山脉之长,绵延几万里,如同一条苍龙卧睡在大陆之上。

山脉之高,耸入云霄,让人仰止。

山脉之奇,层峦叠嶂,是一处探幽寻奇的游玩圣地。

传说中,山脉的深处有一失落之谷,是一处死亡绝地,令人望而止步。

山脉的东边是中原,西边是一片流沙荒地——西域。

在山脉的中部有一处相当有名的关口,其名就叫云悠关,云悠,云悠,一指云彩悠悠之意,因为关道之中常年漂浮着气象万千的云彩,二指性命悠关之意,因为云气中隐藏着各种各样不知名的危险,凡人一入其境,小命堪忧,大半凶多吉少,死于非命。

云悠关贯穿整座山脉,把西域和中原连接在一块,由于,不时有一些怪兽穿过云悠关,从西域闯进大夏国,祸害当地的老百姓,所以人们就在关内修筑了一座城池作为防线进行镇守,此城就叫云落城,如今属于平西王卓王天的领地。

说起这平西王,他乃是当今大夏国唯一一个异姓王,手握十万兵马,权势滔天,威震一方。

此刻,华灯初上,喧哗了一个白天的城池这时总算安静了许多,不复那么嘈杂。

在云落城的中央有一座气派非凡的府邸,牌匾上书着“西王府”三个大字,气势恢宏。

这府邸,正是平西王的安身立命之地,门口守卫森然,闲杂人等根本不可接近半步。

此时,在王府的一间书房中,只见两名男子正在灯下交谈——

“龙老!本王闭关修炼的这三个月之中,江湖可有什么大事发生么?还有,我们的那个计划进展得如何了?”

发话之人是一名坐在太师椅上的男子,四十来岁的光景,国字脸,剑眉,虎目,面容坚毅,刚正不阿,不怒自威,身上散发出一股摘星弄月的强大气场,可掌控一切的意味。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大权在握的上位者,事实上,此人确是一位实权人物,他正是云落城的第一人——平西王卓王天。

“回王爷,属下有三个消息要禀告!”

应话之人是一名白发老者,花甲之年,面容清瘦,精神矍铄,留着一把山羊胡子,花白相间,垂至胸口。

此人,别看他长着一副大众的外表,跟邻家大爷的形象差不多,但在云落城却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他的本名叫龙千山,或许知之者不众,但提起他的绰号——大荒老人,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是仅次于平西王的第二号人物,在云落城乃是呼风唤雨一般的存在,跺一跺脚,整个城池,乃至整个西歧郡,甚至整个大夏国都要发生一场大波动。

传闻此老练成了一门独门功夫——大荒散手,是一尊武宗期的一流大高手,在江湖中乃是一号举足轻重的厉害人物。

“什么消息?”平西王淡定自若道,“你且说!”

“是!”大荒老人垂手道:“其一,这是一个坏消息,神盾镖局所派出的镖队遇上西凉国的关山大盗,被全军覆灭了,回光宝盒如今不知去向。”

平西王:“好一个关山大盗,竟敢来我大夏国撒野,此人如今何在?”

大荒老人:“据探子传来的消息说,此人太过张狂,惹上了不该惹的高手,已然被击杀,曝尸于野!”

平西王:“罪有应得……具体被何人所杀?”

大荒老人:“跃龙门的龙辰!”

“竟是此人……伪气境的高手,连本王都不敢轻易招惹,他竟敢太岁头上动土?分明活腻了……”平西王沉吟了一下,又道,“这么说,回光宝盒现今落在龙辰的手上?”

大荒老人摇了摇头,道:“这个……估计不是!”

平西王问:“此话怎讲?”

大荒老人答道:“有一个叫林臣的镖师并没有被当场击杀,他带着宝盒逃过了一劫,不过却被一路追杀,于次日还是被别人给杀死了……”

平西王:“死于何人之手?”

大荒老人:“六合门的萧山。”

平西王:“那么,宝盒落在了萧山的手中?”

大荒老人:“没有!萧山还来不及搜查林臣的尸体,便在大混战中被真空教的四大使者合力杀死了。”

平西王:“大混战?”

大荒老人:“是的!想抢夺宝盒的不止萧山一人,除了真空四使,还有跃龙门的两名龙将,此外,飘零客江枫和一个叫小朵的小女娃也参与了其中。”

平西王:“哈哈,人数还挺多的,想必争斗的场面一定精彩纷呈……最终的胜者是谁?”

大荒老人:“争到最后,还活着的有真空四使、飘零客江枫和那个叫小朵的女娃。”

平西王:“他们都是一伙的吗?”

大荒老人:“不是!”

平西王:“那为何他们没有死争到底?而宝盒的归属又该如何判?”

大荒老人:“并非他们不想死争到底,而是,忽然间发生了一件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不得已只好罢手不战了!”

平西王:“是什么怪事?”

大荒老人:“他们中有人突然发现林臣的尸体竟凭空消失不见了。”

平西王:“凭空不见?”

大荒老人:“是的!好端端的一具尸体在众人的眼皮底下说不见就不见了,仿佛凭空蒸发了一般,这情景实在太过诡异,太令人匪夷所思了,是故,众人一时陷入了惊疑之中,当即便停战不斗了。”

平西王:“这么说,回光宝盒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大荒老人:“是的!至今下落不明。”

平西王喟叹道:“罢了罢了,一张假图罢了,不见便不见吧,重新再弄一张就是了。”

大荒老人:“好的!属下明白怎么做。”

平西王:“龙老,你做事,本王一向都放心,这事还得交给你继续办吧!”

大荒老人应诺道:“是!王爷但请放心吧,下一次,属下会亲自在暗中盯着,决不容许再出现什么差错。”

“那就好!”平西王顿了顿,又问,“第二个消息是什么?”

大荒老人:“这是一个好消息,据探子汇报,就在昨天,为了争夺月下美人图,神机营出动了五位统领以及一大帮神机卫,除了大统领四王爷,几乎倾巢出动了……”

平西王:“倾巢出动?好大的阵仗!那么,月下美人图被他们抢到手了?”

大荒老人笑道:“呵呵!若是东西被他们抢到手了,于我们而言,那便不是一个好消息了!”

“也是!”平西王,“龙老,本王不打岔了,你继续说!”

“好!”大荒老人龙千山接着说道,“可以说,五大统领一同出动,这绝对是一股相当逆天的势力,完全可以纵横四海无所顾忌的,但可惜,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一次,他们所遇到的对手却不是一般的小角色,而是几尊伪气境的恐怖高手,结果,毫无悬念的,一向高傲的神机营这一次碰了一鼻子灰,落得了一个惨败而归的下场,折损了不少神机卫,实力大减……王爷,你说,这是不是一好消息呢?”

平西王:“哈哈,这的确是一个令人喜悦的好消息……五位统领有没有受伤的?”

大荒老人:“这倒没有,那些伪气境高手似乎对朝廷有所顾忌,并没有把事情做得太绝,五位统领都得以全身而退,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的创伤。”

平西王:“如此,有一点可惜了,如果五位统领一并被除去了那该多好,那么我们也不必费什么心机弄出回光宝盒这一档子事,直接便可以挥军北上把夏正这老儿赶下皇座了……”

大荒老人:“王爷,你老放心吧,最多不出半年时间,神机营这一个阻碍必定会被我们移除的,到那时候,这大夏国的万里江山自然就归王爷所有了……”

“嗯!”平西王只简短的应了一声,便转移话题问道,“龙老,还有第三个消息是什么?”

“这个嘛,也是一好消息……”大荒老人停顿了一会,组织好语言后便简明扼要的说道,“流年刀客孔离带着紫气宝典正朝云落山方向赶来。”

“紫气宝典?”一听及这四个字,平西王的眼中顿时就迸现出一抹亮光来,他好奇的问道,“这东西不是说被飘零客藏起来了吗,怎么又落到流年刀客的手上了?”

大荒老人:“这个……流年刀客具体是如何抢到手的,无人知悉,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紫气宝典确实就在他的身上,如今,有无数高手都在追杀他,想必他也是烦不胜烦,所以想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一躲,于是就往云落山逃来的吧?”

“这样子的么?”平西王大笑道,“哈哈,看来老天挺眷顾我卓王天的……嗯,本王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活动筋骨了,看来是时候该舒展一下手脚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