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关山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630字
  • 2019-02-01 08:37:25

“哈哈!林兄也不必当真,在下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江枫回归正题道,“是了,那秦汉时是何方人物?是你的仇人呢,还是因为看中了你身上的宝贝而出手加害?”

林臣忽然语气急切起来:“这争斗的起因说来话长……那恶贼随时可能会寻来……江少侠,林某有一事相托,望能助我一把,可否?”两眼定定看着江枫,一脸期盼。

江枫沉吟道:“林兄,你请说,力所能及,决不推脱。”

“谢谢江少侠了。”林臣客套了一句后,才正言道,“是这样的,我们神盾镖局最近接了一趟镖,是一个神秘人托我们带一样东西给四王爷夏营送去,总镖头看的起林某,便命我带领了十几名镖师出发前往皇城,从神木郡的西陇县到皇城,千里之遥,一路走来,并不太平,遇上的剪径毛贼没有一百,也有几十拨,不过小毛贼而已,轻易可打发了,但一进入这汉水县,却遇上了一个难缠的主,此人便是秦汉时,自称是一名独行大盗,来自西凉国的关山郡,此贼武功了得,怕是真气境之下无人能敌,一把明月刀使得出神入化,有鬼神莫测之威,我方十来人围攻他,竟然难灭他的凶威,反遭到他的毒手,被他杀了个精光,除了林某,哎,其他人都成了他的刀下亡魂,我恨呀……”神色悲凄,抽动了几下鼻子,复又说道,“江少侠,那姓秦的穷追不舍,死命纠缠,看情形不取我性命,他决不罢休的了,我林臣小人物一个,死不足惜,但若是东西半途弄丢了,不能给四王爷及时送去,只怕我们神盾镖局就大祸临头了,到时候整个镖局上上下下一百多条性命都要被我连累啊……如今林某身负重伤,只怕难逃的脱敌人的魔掌,所以林某在这里恳请江少侠帮我一把,代我把东西送到四王爷的手中,成么?”

江枫虽然是一个游戏风尘的浪子,但他不喜欢夸海口,也不喜欢随便承诺,他一向量力而行,做不到的他不会承诺,一旦承诺了,死也要做到,所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所以他慎重的思量了片刻,方才开口道:“好!承蒙林兄信的过我,江枫便尽力而为吧!”

“江少侠当真古道热肠,林某感激不尽,谢谢了!”林臣激动的差点掉泪,抹了一下鼻子,却又感伤道,“林某只怕此次在劫难逃,江少侠若是那天遇见我们神盾镖局的总镖头林雷,烦请把今日之事如实相告,让他替大伙报仇,成是不成呢?”

这等举手之劳的小请求,江枫自然不会回绝,他点头道:“好,没问题!”

林臣不胜感激道:“江少侠大仁大义,林某感激不尽!”他一边说话,一边解下背上那一个青色的包袱,放在桌子上,随手打开,便露出一个褐色的小木盒来,七寸长,三指宽,贴着封条。

林臣拿起木盒递到江枫的手上,又说道:“便是这木盒,请江少侠务必替我把它交到四王爷的手中,多谢了。”

木盒之中到底藏着什么宝贝?

竟让关山大盗如此惦记?

竟让那么多人为它送命?

江枫也很想知道,但江湖道义告诉他,这不是他该好奇的事情,林臣不说,他也不便开口询问,而且他也明白,问了也许是白问,因为林臣也未必清楚里面是何物。

林臣感激道:“多谢了,万分感激!”

“林兄客气了!”转身走到床头,从行李中取出一瓶金创药,又走回来递给林臣,“这里是一瓶跌打药,你先处理一下伤口吧,以免恶化。”

“皮肉之伤罢了,无甚大碍,少侠不必替我担心。”林臣嘴上客套,不过还是伸手把金创药接了过来,“江少侠,我反而担心的是,那恶贼可能未走远,就在附近,他随时可能会寻来,不如我出去把他引开,而你趁夜先离开此地可好?”

江枫沉吟道:“那关山大盗刚才已然来过此处了,想必一时半会不会再出现,这里暂时是安全的,你且在此疗养一会,而我现在就出发吧!”走到床头拿起行李,辞别道,“林兄,小弟就告辞了,你保重,后会有期!”

林臣拱手道:“江少侠,你也一路珍重,后会有期!”

江枫点了点头,不再多言,举步朝门口走去。

三步两步就走到了门口,正要伸手拉门,这时——

突然间,砰的一声,木门应声而开,立时一条人影就映入了江枫的眼中。

这人影修长,江枫看着相当的眼熟。

“好小子,差点就被你瞒骗过去,嘿嘿……”这忽然出现的人影正是先前进房搜查的白衣公子,他堵在门口,两眼死死盯着江枫,冷笑连连。

“是你?”江枫淡淡一笑,不卑不亢,浑然不惧,“去而复还,还是一直守候在此呢?”

白衣公子冷笑道:“嘿嘿,一开始离开了,不过想想不对劲,又中途返了回来,不好意思,你们两人的对话有一半不小心被秦某人偷听到了。”语气一寒,威逼道,“小子,废话就不要多说了,乖乖把东西交出来,然后我可以放过你们一条生路,否则休怪秦某出手不留情。”

“东西万万不能给他,不然我那些兄弟就白死了……江少侠,你先走,我来拖住他。”江枫未及出声,林臣就抢步拦在他的面前,亮出长剑,遥指白衣公子,恨声道,“姓秦的,你欺人太甚,今天我就跟你拼了,出招吧!”

江枫这时开口道:“林兄,你如今有伤在身,不宜动武,还是让我来吧!”

林臣见江枫一副镇定自若的神情,心忖此子如此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必定是艺高胆大,所以他也就不逞强,退到一旁,静看江枫如何化解眼前的局势。

江枫踏前半步,问道:“阁下便是关山大盗秦汉时?”

白衣人道:“不错!正是秦某人。”

江枫又问:“听说阁下是西凉国的人?”

秦汉时道:“不错!秦某正是西凉国关山郡人氏。”

江枫继续问:“那么请问阁下来我们大夏国有多长时日了?”

秦汉时似乎吃定了江枫两人,不怕对方耍什么诡计,他也不急,好整以暇的答道:“粗略算来,也快一个月的时间了吧!”

江枫接着又问:“那么这一个月的时间中,阁下会过多少我们大夏国的武者呢?”

秦汉时沉吟了一会,道:“不多,四十三个吧,死在我刀下的有三十七人,负伤败走的有六人。”

一月之内,杀死三十七条人命,果然是凶残之辈。

江枫似是自言自语道:“非死即伤,无一败绩,难怪阁下如此目中无人。”顿了一下,提高声音道,“今天,就让我江枫会一会阁下吧,请亮兵器!”

秦汉时这时露出凶恶的表情来:“哼!小子,看样子不给点颜色你瞧瞧,你是不会乖乖就范的咯?既然你要找死,那秦某便成全你吧!”

说着,亮出了一把新月形的宝刀来。

这刀,明亮如雪,也是一把明器——明月刀,刀身光洁,如同处子之肤,看上去是那么的圣洁,却又有谁知道它到底饮过多少生灵的鲜血呢?

“好刀!”江枫由衷赞赏一句,唰的一下,也亮自己的飘零剑,“这里空间狭窄,我们到屋顶上比划如何?”

“你的长剑也不赖!”秦汉时瞟了江枫手中长剑一眼,高声道,“也罢,我们就到屋外去。”说罢,脚尖就势一点,嗖的一下,也不转身,就如一头夜枭倒掠而出,落到了对面的屋顶。

江枫暗中把木盒丢还给林臣,并密语传音道:“林兄,我来抵挡敌人,你带上东西赶紧先走!”一边传音一边走向门口。

林臣欲言又止,眼神复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