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月照千里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211字
  • 2019-02-20 20:00:00

咣!

花无情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猛的从后背拔出一把锋利的宝剑来。

这剑,通体银白色,冷冽如一泓秋水,但凡靠近十步范围之内的人都可真切的感受到它所散发出来的寒意,是一把令人不寒而栗的神兵。

事实上,这一把长剑确非凡品,而是一把中品明器,它的名字叫流水剑,流水无情之剑。

顷刻间,血鹰王的杀招就已然逼近,花无情根本来不及多想,他不假思索的一抖手中长剑,使一招——剑挽狂澜,顿时就幻化出一大片剑影来,浩浩荡荡,犹如从虚空中冲刷出来的一条飞天瀑布,杀势狂猛如灾。

很快,两把长剑就撞击在了一块,顿时爆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仿若雨打芭蕉。

以往,凡是品相不如流水剑的,在这一招凌厉的攻势之下,不但是手中的兵刃,甚至连握剑的一条手臂也会被绞成粉碎,惨烈落败。

幸好,血鹰王手中所使的是从散花女手中夺取过来的散花剑,也是一把中品明器,两者的品相相当,不然,很有可能,这一次,血鹰王就要吃亏了。

不过,花无情居高临下,占据了优势,所以,这第一个回合的对战,最终还是他胜出了,狂暴的剑影一鼓作气将血鹰王的气焰给打压了下去,并将他震退。

“驾!”

花无情一招击退敌人后,他并没有继续进攻,而是两腿一夹,登时胯下的白马吃痛,咴咴叫了一声,咻的一下,就如同利箭一般冲了出去。

散花女已然陷入了昏迷之中,人事不省,也不知道有没有生命危险,所以,作为哥哥的,花无情极为着急,他根本无心恋战,当机立断,先离开再说。

“呔!想走?可没那么容易,看剑!”

血鹰王怒叱一声,把手中长剑抛在空中,猛然一掌拍出,击在了剑柄上,顿时“咻”的一声,长剑就化作一道流光射了出去,直取花无情的后心,去势如电。

叮!

花无情却仿佛脑后生有眼睛一般,他头也不回,反手一挥,就把飞掠而来的散花剑给击飞了,继续策马逃走,转瞬间,就驰出了好长一段距离。

“追!”

血鹰王好歹也是一名武宗期的绝顶人物,几时吃过瘪,他一连出手两次都未能奈何花无情,顿时心中大大的来气,他又岂会轻易的放过花无情?于是,他飞身上马,立即追赶。

其余青衣卫得令之后,也赶紧上马,一同追了出去。

江枫看见花无情朝自己这边奔了过来,速度极快,若不及时让路,只怕就要撞上了,花无情跟他无冤无仇,他可没理由出手阻拦,于是他也没多想,赶紧让到一边去。

两马交错而过的那一个刹那,花无情陡然喝道:“哼!见死不救,可恶之极,去死吧!”一剑削出,划向江枫的脖子。

剑光冷冽,若然中招,不必怀疑,必定落得一个脑袋搬家的下场。

江枫心头蓦然一凛,急忙向前一伏,长剑就贴着他的头发飞掠了过去,险之又险。

后有追兵,花无情急于脱身,所以就只攻击了一剑,并没有过多的纠缠。

“哼!放纵贼人,不加阻挡,当杀!”

江枫刚直起身子,忽然血鹰王一马当先朝他冲了过来,尚未近身,犹自隔着两丈的样子,血鹰王蓦然抬起左手,五指一弹,嗤嗤声响,就看见五道乌芒破空射去江枫。

暗器来势奇急,江枫手中没有兵刃,根本无从格挡,于是,情急之下,他也没有多想,双手猛的在马背上出力一按,嗖的一声,整个人就腾空而起,须臾间离地三丈有余。

江枫反应及时,堪堪躲过了一劫,但他所骑的枣红色小马却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五枚暗器,其中针对江枫的四枚落了空,但其中有一枚噗的一下却洞穿了马肚子,带出一大蓬血芒。

“嘶——”

马儿发出一声悲鸣,便即倒了下去,没有多余的挣扎,当场就一命呜呼了。

一击夺命,好霸道的暗器。

连马儿那么硬的生命力,尚且死于顷刻间,若是江枫中招了,实难想象将会如何,是否可堪一击?

呼!

血鹰王追敌要紧,他纵马一闪而过,并没有继续为难江枫。

不然,江枫身在空中,无从躲避,若血鹰王再多来一发的话,江枫估计就要悲剧了。

上升之势已尽,江枫张开两臂,拟老鹰展翅,控制着身子缓慢的落回地面。

驾!

驾!

驾!

当江枫的脚尖刚一着地,忽然后面又有几匹马朝他撞了过来。

“我去,也不让人缓一口气,当真想要命的……我闪……”

江枫没有任何迟疑,赶紧展开错踪步,左闪右躲,穿行于乱蹄之下。

很快,马蹄已远去,小路中就只剩下江枫一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汗!这年头,做人真狼狈……”

江枫虽然没有受伤,但他身上沾上了一层灰尘,浑身不自在,不禁大发牢骚道。

……

“去他老娘的,这花无情到底骑的还是不是马,跑得竟比风还快?”

花无情所坐的这一匹白马乃是千里良驹,名唤月照千里,夜间可行千里,而白天可就不只千里而已了,虽然驮着两人,但它的速度丝毫不受影响,四蹄翻飞,奔走如风,血鹰王等人根本追它不上,距离被越拉越大,血鹰王不由气得直骂娘。

“大人,这小贼的马跑得贼快,只怕不好追咯,我们还要不要继续追?”

“追!必须穷追到底……这附近都是我们神机营的人,谅他插翅也难逃得生天去……”

“是!”

……

青衣卫等人走后,现场站着的就只有江枫一人以及几匹马而已了。

满地的残肢碎尸,血流成河,腥味刺鼻,简直如同置身于阿鼻地狱之中,江枫实不愿多待的。

他走到枣红色小马旁,俯身捡起自己的包袱,又走到尸体堆里捡起了千手书生遗下的无暇刀,虽然他不用刀,但无暇刀乃是一把不可多得的上品明器,总可以卖上一笔大钱的,与其便宜别人,不如便宜自己,不捡白不捡。

把无暇刀放入包袱后,江枫并没有继续收集其他人的兵器,毕竟他可不是一个捡破烂之王,对什么玩意儿都感兴趣。

随后,江枫随意的挑选了一匹灰马,飞身坐了上去,驾的一声,取路往右边而去。

这一次,尸体太多了,江枫也不打算一一掩埋了,太浪费时间,再说了,人在江湖飘,过的是刀头舔血的日子,几乎每天都见到有人死去,如果都一一为他们收尸,那他江枫岂不是都不用做自己的事情啦?

“嗯?那是散花剑?哈哈,这下不愁没有趁手的家伙使用了……”

走出没多远,江枫发现山脚下的一处旮旯里插着一把宝剑,剑身冷冽如水,他认出正是散花女的佩剑,于是他勒马停了下来,下马,上前,拔剑,把玩了一下,然后就放进包袱中藏好,转身,上马,继续走路。

日薄西山,霞光红透半边天。

这时,江枫已然走出了大约七八里路的样子,回头看,千竹山的轮廓已然淡化,融入暮色中几乎看不清了,又抬眼望向前方,遥见一片青砖红瓦,并有几处饮烟袅袅升起。

策马前行,又走了大约一里路,便看见一面酒旗在晚风中摇晃,酒旗下人影穿梭不定,生意似乎很好的样子。

此刻,咕噜咕噜一阵响,江枫的肚子已然有些饿了,于是他加快速度朝酒馆奔去。

近了,江枫才发现,那些穿梭不定的人影根本不是什么食客,而是一大群江湖客在进行殊死混战,刀气纵横,剑影翻腾,好不激烈的样子。

凝神仔细一看,江枫发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一人穿着白衣,但此时半边身已被鲜血染成了红色,正是那落花男花无情,另一个青衣红面,一脸凶厉之色,正是青衣卫的统领——血鹰王。

花无情纵然有月照千里这等飞驰如风的神驹,但神机营的势力实在太庞大了,他最终还是难以逃脱。

江枫大略数了一下,参与厮杀的,除了血鹰王和花无情之外,尚有二十七八个人,大多穿着青衣或紫衣,也有几个穿着金衣的。

为了抢夺了月下美人图,神机营的精锐似乎已倾巢而出,连金衣卫也出动了。

这还不算,甚至,除了血鹰王之外,江枫还发现其中有两个是统领级的人物也赫然在列。

统领级的人物,披着一件独特的披风,这个倒是很好区分的。

神机营的五大统领一般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人物,江枫之前从未见过,但他曾听别人描述过,对照了一下,江枫发现紫衣卫的烈焰王和金衣卫的巫灵王都在赫然在场。

烈焰王,身穿紫衣,披着紫色披风,五官端正,长相一般,但他长着一头火红色的毛发,高高竖起,形如火焰,十分惹眼。

巫灵王,身穿金缕衣,身后飘着一件白金色的披风,形高骨瘦,脸色惨白,发如雪,鬓如霜,连眉毛也是白色的,整个人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金色的巫灵之王,浑身散发着邪异的气息。

三大统领,再加上二十来号青衣卫和金衣卫等,这是何等恐怖的一股战斗力,纵然花无情功盖当世,若只得他一人孤身奋战,也是独木难支的。

幸好,花无情并不是一人在孤身作战,与他一块并肩战斗的还有一人,是一名中年人,中等身材,不肥也不瘦,面如斧削刀刻,十分坚毅,最吸引别人目光的是他长着一双蓝色的眼眸,深邃如星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