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落花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053字
  • 2019-02-20 12:00:21

这一次,血鹰王似乎并不打算亲自出手了,他摆手一示意,顿时四周的青衣卫就统统下马,并掣出兵器,纷纷围拢上来。

“统统一块上,把这两人给乱刀分尸了,不必留活口!”

血鹰王抽身退出包围圈之外,他一声令下,顿时一干手下就如饿虎出柙一般挥舞着手中的兵刃纷纷朝千手书生和散花女的身上招呼。

刀光剑影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千手书生和散花女顿时之间已完全陷入了没有出路的困境之中。

虽然身陷绝境,但千手书生和散花女并没有就此绝望,也更不会束手待毙。

千手书生因腿有伤,行动不便,下半身无法动弹,但他的两条手臂完好无缺,于是他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只见他站定在那里,双臂飞舞,虚影层层叠叠,仿佛演化出了上千条手臂来,刀光繁如天星,严严实实的护住了周身要害。

散花女失去了散花剑,如今赤手空拳,最大的依仗——散花十三剑无从施展,于是,只见她脚踩九宫方位,演示出一门玄妙的步法——百花微步,双掌翻飞,施展出一套精妙的掌法——百花神掌,整个人就如同一只彩蝶翩然起舞,穿梭于无穷无尽的刀光剑影中,她的身影十分曼妙,她的招式非常玄妙,真不愧是武艺境中的一流角色,把武功这一门技巧演绎成了一门赏心悦目的艺术,不但招式中看,而且也很实用。

这是生死存亡的一战,不管是千手书生,还是散花女,他们一点都没有藏拙,甚至把吃奶之力都使出来了,可以说,他们的反击力度无比的凶猛。

奈何,这一次足有二十多名青衣卫参与围攻,而且每一个都是凶悍的存在,一同齐心协力之下,其利断金,千手书生和散花女虽然厉害,但四手难敌人多,也讨不了什么好处去了。

结果,经过一拄香时间的激烈搏斗后,千手书生击杀了两名青衣卫,而他也终于因为力气衰竭而被敌人一剑穿心,当场气绝而亡。

毕竟,千手书生腿部受伤,血液流失过多,力气衰竭得比较快也是正常的。

千手书生一挂,散花女登时就悲愤不已,气怒攻心之下,她完全陷入了疯魔状态,原本清澈的眸子蒙上了一层杀戮之色,火红如血,她不顾一切的进击、进击、再进击,一心想要做的便是不惜一切代价的多拉几个人来陪葬。

此刻的散花女哪里还有本分柔弱小女子的风姿,她简直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疯子,不折不扣的疯子。

所谓疯子,是不按常理出牌的疯狂之徒,你永远不知道他的下一步举动是什么,所以你也很难采取有效的措施来防备他,所以是令人感到可怕的存在,尤其是,若是这个疯子是女子的话,就更加可怕了。

疯子惹不得,女疯子更加惹不得,而眼前的事实也很好的作出了阐释——

只见,散花女杀红了两眼,奋不顾身的纵身扑向一名青衣卫。

散花女身法诡异,快捷如风,一下子就扑近了目标,怒喝一声:“去死吧!”并指戳向对方的双目。

噗!

那一名青衣卫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就被刺中了两眼,鲜血淋漓,注定变瞎子了。

啊——

吃痛之下,那青衣卫惨叫一声,本能的用手去捂住眼睛。

嚓!

散花女下手不留情,趁势从那青衣卫的手中夺下了一把长剑,剑花一挽,就把那青衣卫的头颅砍了下来。

人头落地,鲜血狂喷,这一名青衣卫登时就去阴曹地府报到去了。

噗!

散花女虽然解决了一名敌人,但她为此也付出了一些血的代价,在她一剑斩落敌人的头颅的那一瞬间,忽见另一名青衣卫从后面杀了过来,一剑刺入了她的香肩中,血染长空。

一击得手,这一名青衣卫不由窃喜,但他还来不及笑出声,忽然,散花女猛的一转身,一剑直劈而下,顿时就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道深红的血槽。

砰!

这一名青衣卫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就倒地身亡了。

“可恶,吃我一抓!”

看见手下接二连三的倒下,血鹰王再也坐不住了,他大喝一声,凌空一跃,五指如勾,径直抓向散花女的脑袋。

散花女急忙向后掠退,同时长剑舞出一朵大大的剑花迎向血鹰王的利爪。

……

这一边,刀光、血光、剑影和人影等交织成一片,厮杀得无比惨烈。

另一边,江枫骑在马背上,内心正进行着激烈的天人交战,他在迟疑,到底要不要上前帮散花女一把?

散花女之前漠视自己的生命,任由千手书生对自己下狠手,若非血鹰王等人及时赶来,只怕自己已沦为一只孤魂了。

从这一点来说,散花女是他的仇人,而青衣卫则是他的恩人,帮仇人对抗恩人么,这岂不是恩将仇报?

但是,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弱女子被一大群青衣卫围攻,若是见死不救的话,似乎良心也难安,到底帮还是不帮呢?

另外,他还顾虑的一点是,若是出手帮忙的话,到底能不能打得过血鹰王呢?

内心善良的他,一时被难住了,委实难下决定。

散花女性情狂化后,尽管杀伤力大增,但总也有一个限度,总不可能当真逆天了去。

对付那些境界与自己相当的青衣卫还可以,一旦对上武宗期的高手,就会力有所不逮了,不出几个回合,散花女手中的长剑再次被夺,并且被血鹰王飞起一脚踢中了小腹,痛得她委顿于地,失去了战斗力。

血鹰王提剑走向散花女,大笑:“哈哈,不知死活的臭丫头,这下看你还如何嚣张?”很快,他就来到了散花女的面前,再度凝视了她一眼,喝道,“受死吧!”挥剑下击,准备一剑结果散花女的生命,但在这时——

眼看下一刻,散花女就要身首异处,江枫心中仍不能作出选择,无奈下,他只好别过头去,来一个眼不见为净。

就在江枫扭头过去的那一刻,他看不见了,但却有一个声音忽然钻进了他的耳朵:“剑下留人……”是一个非常洪亮的男子声音。

江枫不禁一怔:“是什么人来了?”好奇之下,他回过头去,就看见一把灿烂如霞的飞刀犹如闪电极光一般射向血鹰王。

飞刀之后,紧跟着一匹神俊不凡的白马,马背上坐着一名神采飞扬的白衣男子。

这白衣人为阻止了血鹰王杀人,竟在喊话的同时,还放出了一枚暗器。

这叫双管齐下,可保万无一失。

话,血鹰王可理可不理,不一定起作用,但,暗器破空而来,这可就不是开玩笑的了,一个不小心,很可能就会被收割掉小命,血鹰王却就不得不慎重对待了。

若是血鹰王执意要砍下散花女的头颅的话,那么他必定也很难躲得开暗器的袭击,说不定,万一暗器有毒的话,那么他自己的一条小命真的就有可能交代在这里了。

血鹰王身居高位,有着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在他看来,区区一个女飞贼的价值肯定是比不上他自己的,所以,他当然不乐意以一命换一命的了。

于是,就在那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血鹰王还是放弃了继续往下斩杀的动作,手势蓦然一变,横剑格挡,叮的一声,就将飞刀给磕飞了。

不过,血鹰王也受到了一股反冲力,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半。

但也幸好血鹰王后退了一步半,不然,白马飞驰而来,肯定会把他给撞飞,到时免不了要受伤的了。

咦的一声,白马骤然就停在了散花女的面前。

马上的白衣人瞟了血鹰王一眼,又看了散花女一眼,不出声,蓦然伸手一捞,就把散花女给提上了马背,放在怀中,扶她坐好。

血鹰王上下打量了白衣人一眼,若有所思的说:“阁下叫花无情?”

白衣人笑了笑,说:“不错,正是花某人,血鹰王大人好厉害的眼力哦,只看一眼就道出了鄙人的姓名,佩服佩服!”

这白衣人正是花无情,绰号叫落花男,是散花女的亲生哥哥。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在江湖上,花无情是一名鼎鼎有名的美男子,他的年龄比散花女大概大上两岁的样子,长相俊美,五官精致,不知有多少怀春少女为之迷恋不已。

血鹰王沉吟了片刻,说:“花无情,你想救你妹妹一命是也不是?”

花无情坚定道:“废话!必须要救的。”

血鹰王不由冷笑:“嘿嘿,但阁下自信有这个本事么?”

“信心么?”花无情不禁也大笑,“哈哈,当然大大的有,若没信心,我又何必送上门来找死哩?”

“是么?”血鹰王神色一厉,喝道,“那好,就让本座来掂量一下,看你的信心到底有几斤几两吧!看剑——”

说完,血鹰王就率先发难了,只见他猛的纵身一跃,挺剑疾刺,幻化出好几朵绚烂的剑花,径直印向花无情的脸庞。

甫一上来,第一招就往脸上招呼,莫非他嫌花无情的脸蛋长得还不够俊俏,想帮他在脸上多画上几朵花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