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十殿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097字
  • 2019-02-20 08:00:40

“你们先散开,让我本座来单独会一会这人!”血鹰王环视了一眼,对着众多手下高声叫道。

“是!”

一干青衣卫同时应了一声,就纷纷驱马向后撤离了一段距离,但仍保持包围之势,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

血鹰王飞身下马,虚影一晃,就来到了千手书生的对面,相距三步站着。

千手书生扬了扬手中的无暇刀,说:“请赐教!”

“好说……”血鹰王并没有礼让之类,抬起右手直接一拳轰了出去,同时喝道,“看拳!”

拳风呜呜,如鬼悲泣,一看就知道威力必定不凡,非同小可。

“嗬!”

千手书生陡然大喝一声,看准时机,当机立断就一刀劈了出去。

叮!

刀光一闪,直接就斩在了血鹰王的手指关节上,却仿佛击中了一块顽铁,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一把上品明器,削铁如泥,却根本切不开血鹰王的皮肉,可想而知,其坚硬程度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莫非血鹰王练成了什么金刚不坏身之类的玄奇神功?

“喋喋……”

只见血鹰王的脸上陡然荡漾出一抹冷笑,趁千手书生回刀变招之际,他猛的一旋身,就绕到了敌人的左侧,十指箕张,锵的一下,指尖骤然冒出一截弯勾,状如鹰爪,乌黑发亮,锋利无比,没有任何迟疑,他一爪就朝千手书生的肩头抓落了下去。

“指尖竟突然冒出一截长长的指甲来,莫非这血鹰王并非人类?”

不远处,江枫看见血鹰王的一双手突然变成了指甲又长又利的鹰爪,不禁有一些疑惑。

其实,血鹰王千真万确只是一个后天武者,而他也没有修炼成什么护体神功,他之所以双手不惧刀剑,他之所以指尖冒出指甲,是因为,他的手上戴着一双特制的手套罢了。

血鹰王手上所戴的这一副手套,也不知道是由什么材料打造而成,色泽乌黑,锃亮有光,坚硬无比,并且暗藏机关,可弹出弯勾,伪装成鹰爪,实是一件奇门兵器。

“血鹰猎魂爪?”

千手书生见对方出招迅猛,不禁心头一凛,赶紧回刀格挡。

千手书生猜得没错,血鹰王所施展出来的,正是他的得意之技——血鹰猎魂爪。

这一套爪功是血鹰王呕心沥血参悟出来的,招式精妙,变化万千,出手先崩打,四手抓拿,手不到位不成爪,当运至对方手腕或其他部位后,才突变鹰爪,或抓、或拿、或勾、或掐,连环善变,又快速有劲,力透筋骨,杀伤力非同一般。

血鹰王之所以能坐上青衣卫统领这个位置,一不靠关系,二不靠外貌,三也不靠金钱,一切靠的是他的实力,无比强大的实力。

实力通常由武力和智力构成,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在绝对的武力之前,一切阴谋、阳谋和手段都是假的,所以决定实力大小的更多取决于武力值的大小。

可以说,血鹰王是属于那种动手不动口的典型武者,他的武力值已然达到了武宗之境,为一流大高手。

而千手书生的武力值虽然也不弱,但他毕竟年龄尚轻,经验有所不足,一套无暇刀法还没有臻至那登峰造极的化境,最多也就半步武宗而已。

显然,他们彼此之间的实力还是存在着一定的差距的,但这差距其实也不是很大,血鹰王说要十招之内取千手书生的性命,似乎对自己有一些太过自信了。

那么,血鹰王的自信到底来源于哪里呢?

两人的交手速度实则非常的快,不出几个呼吸的时间,九招已过,虽然这九招内,千手书生都处于被攻击状态的下风中,但他防守得严严实实,没有多少狼狈,距离露出败相还远着很。

就只剩下最后一招了,血鹰王到底会使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手段来呢?

只见血鹰王攻击完第九招够后,他蓦然向后掠退了三步,喝道:“十殿阎罗索命来!”十指陡然一张,顿时就看见十道乌芒破空而出,射向千手书生的眼、口、鼻、喉咙、心窝、下阴,肚脐、膝盖等。

他们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了,暗器奔袭的速度又实在太快了,纵然千手书生当真生有一千条手臂,只怕仓促之间也不能一一化解的了。

结果,千手书生顾得了上面,却顾不了下面,他挥刀击飞了上方的几枚暗器,凌空跳起,同时叉开两腿,想借此躲开从下路攻来的几枚,可惜却无法完全避开,嗤的一下,还是被一枚利甲深深的钉入了他的大腿中。

砰!

吃痛之下,身体失去了控制,不由跌落于地。

“千手书生,虽然你的刀法不错,但对战经验毕竟弱了一些,还是着了本座的道儿,哈哈……”

血鹰王事先想不到千手书生的功夫如此了得,收拾起来好不费力,幸好他练有绝招,最终还是击败了敌人,不然,十招之约一旦输了,那可就丢脸丢大了,得意之下,他忍不住大笑起来。

嗖!

一道人影忽然破空而来,拦在千手书生和血鹰王之间,是一个娇小的身影,楚楚动人,婀娜多姿。

在场的,只有一名女子,这身影正是散花女无疑了。

散花女杏眉一竖,逼视着血鹰王道:“哼!堂堂一个神机营的统领,竟然使用下三滥的手段,我花小晚鄙视你,看不起你,我呸,呸呸……”一脸鄙夷不屑。

血鹰王的涵养似乎很好,或者说他的脸皮很厚,面对一个异性的鄙视,他竟是无动于衷,淡淡一笑,说:“哈哈,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小女娃,这么浅显的道理莫非你不懂吗?”

“你……实在无耻之尤……”散花女又骂了一句,便低头瞄了千手书生一眼,又道,“董大哥,你感觉如何?”

千手书生挣扎了一下,想站起来,但刚起来一半却又一屁股重新坐了下去,他悻悻的露出一抹苦笑,说:“还死不了吧……”

血鹰王揶揄道:“哈哈,虽然一时死不了,但一条左腿注定是残废掉了,只怕生不如死……”

暗器深深钉入骨头之中,若不能及时取出来,只怕真的会报废掉一条腿的,幸好暗器上没有毒,不然,早就立马往生极乐了。

散花女怒道:“你……简直欺人太甚,本姑娘非得教训你一下不可,吃我一剑……”

说着,使一招朝花夕拾,斜刺里一剑刺了出去,攻向血鹰王的腹部要害。

锵!

血鹰王右手一张,指尖再次冒出了五根锋利的指甲来,顺势一捞,就抓住了散花剑的前端,猛的用力一抖,并回力一扯,就把散花剑给夺取了过来。

“你……”

兵刃瞬间被夺,散花女惊恐的急忙回退。

血鹰王并没有进一步攻击,而是好整以暇的把弄刚夺取过来的长剑,赞许道:“好一把宝剑,多么凛冽的剑气啊,估计杀再多的人也不会沾血的吧?”

这时散花女回过神来,说:“血鹰王,还我兵刃来吧!”

血鹰王笑道:“哈哈,若有本事自己过来取吧……不过,我看你的内力不怎么样,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只怕要不回去的咯。”

“你……”兵刃一下子就被夺了过去,散花女的内力确实大大的不如血鹰王,这一点,她也有自知之明,当下不禁有些泄气,“血鹰王,本姑娘你知道厉害……但你也不要逼人太甚,否则本姑娘拼死也要拉你们几个人来垫背……”

血鹰王冷冷一笑,厉声道:“小女娃,别色厉内荏了……哼,在我血鹰王的眼皮底下,你们根本翻不起什么浪来,识趣的,就乖乖说出星空大盗的藏身之处,本座或许一高兴,会考虑放过你们这一回,否则,必教你们血溅当场,死无葬身之地。”

千手书生咬了咬牙,勉力站了起来,愤然道:“血鹰王,你也只不过是一个食言而肥的无耻之徒罢了,所说的话如同放屁,没一句可信,之前还说过的,若是十招内无法杀死鄙人,就会放过我一条生路,如今却又大放厥词,欲置我们于死地……哼,什么废话都不必多说了,来吧,痛快的大战一场,死则死矣,不足惜也!”视死如归,豪气万丈。

血鹰王大笑:“哈哈,说起话来还挺大义凛然的……不过,千手书生,本座弱弱的问一句,你如今只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并且还是残废一个,可还有一战之力吗?”

“有是没有,试过方知,来战吧!”千手书生神色凛然的说道,他踏前一步,与散花女同列,又低声对她说道,“小晚,一会你就寻找机会突围吧,不要与我一同作无谓的牺牲。”

“不!”散花女坚决的道,“董大哥,你不必多说了,背信弃义之事,我是不会做的,小晚绝不能丢下去你而独自离开,要走,我们就一块合力突围,要死,就死在一块好了。”

千手书生本来还想说一些什么,但一触及到散花女那固执的眼神,就沉默了,一切尽在不言中,只简单的吐出一句:“好!就让我们并肩杀出一条血路去吧!”

血鹰王冷冷的道:“很好,既然你们执迷不悟,那么就送你们到地狱去,向我这些死去的手下赔罪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