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千手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111字
  • 2019-02-19 12:00:22

夜游侠离开后,在场站着的就只有江枫一人而已了,他四下扫了一眼,想看一下敌人有没有留下一些有用的东西没有。

血手人屠和血恨刀客死后,他们的兵刃留了下来,错骨刀和血恨刀都是不可多得的宝刀,尽管只是下品明器,不过这两把刀沾染的煞气重了一些,加上,江枫不善于用刀,所以他便不打算上去拾取了。

其实,江枫见血手人屠和血恨刀客的刀法造诣十分不错,尤其是血恨刀客所使的“飞恨七绝”非常玄妙,杀伤力简直有些逆天,若非江枫出其不意的放出流芒针,只怕他自己就要饮恨当场了,对于飞恨七绝这一套绝世刀法,江枫说实在的很渴望得到,于是,他上前搜了一下血恨刀客的尸体,想看一下能不能搜到相关的秘笈之类,可惜除了一些银票之类,再无其他收获,便只好怅然作罢了。

江枫并没有作过多的逗留,他用刀简单挖了一个坑,把血手人屠和血恨刀客的尸体以及他们的兵器一同掩埋了之后,随即他就飞身上马,继续赶自己的路,策马扬鞭,驰骋如风。

接下来的旅途中,一路相当平静,江枫不再遇到毛贼或埋伏之类。

不久后,眼前豁然一亮,已然穿出了竹林。

此刻,他来到了千竹山的山脚下。

抬头望,一座巍峨的大山横亘于前,挡住了天穹,大山呈现一片青葱的颜色,上面遍布着各种各样的竹子,有凤尾竹、小琴丝竹、佛肚竹、寒竹、湘妃竹、大泰竹、牛耳竹、龙拐竹、光巨竹、水银竹、人面竹、龟纹竹等,品种不下于一千种,想必,这便是此山名为千竹山的由来吧。

低头看,脚下的小路分岔成了两条,一条从左边盘山而上,一条从右边沿着山脚远去。

“左边这条路略显荒凉,看样子,上山的人并不多呀,想必山上也没有什么风景好看的……嗯,天色已然不早了,还是赶路要紧吧……”

江枫寻思了一下,随后便选择从右边的小路继续行走。

大约又行了半个时辰的样子,江枫忽然听到前面人声吵杂,不禁想道:“嗯?前面似乎有人在争吵,且上前看一看是一个情况……”

人在江湖,注定无法远离是非,既然遇上了,江枫也不打算躲开,有热闹可看,不看白不看。

他策马向前,又走了大概三百步的样子,就看见前面一片人影绰约,竟不下十几人。

继续往前又走了一小段距离,他来到一块半人高的山石前才停了下来。

上下打量了一下,江枫发现,原来是十二名青衣人正在围困着两人。

那十二名青衣人清一色是二十五六岁上下的壮汉,一个个都长得人高马大,孔武有力,腰悬长剑,眼中精芒炽盛,太阳穴高高鼓起,不消说,这些人,没一个是弱手。

被围的两人是一男一女,男的大概二十一二岁的样子,作书生打扮,穿着一件白色的儒服,腰悬宝刀,手执羽扇,风流倜傥;女的最多则十六七岁的光景,花一样的年纪,花一样的面容,身材娇小,长相甜美,人见人爱,我见犹怜。

“青衣卫在办案,不相干的人请绕道而行!”

江枫大摇大摆的到来,自然瞒不过在场的这些人,其中一名青衣人扭头横了江枫一眼,语气冷冰冰的喝道。

这十二名青衣人竟然是神机营的青衣卫,难怪姿态如此的孤傲。

这人说话的语气未免太横了一些,江枫听后,心中大为不爽,不过他只是笑了笑,并不出口反驳,就坐在马背上,一动不动,一点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小子,莫非耳朵聋了不成,还不快快滚开?”那人见江枫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顿时更加来气,不禁大声呵斥道。

江枫依旧笑而不语,无动于衷,平静如山,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那人见江枫如此不给面子,登时气得火冒三丈,锵的一声抽出一把长剑来,打算出手教训一下江枫,给一点颜色让江枫瞧一瞧,但在这时,另外一名青衣人忽然出声道:“小白,不要节外生枝,我们先把眼前的这两人解决了再说。”

“好吧……”被称作小白的青衣人应了一声,回剑指向包围圈中的男子,恶声道,“千手书生,你是逃不掉的,识相的就赶紧把星空大盗的藏身之处说出来吧,不然,必叫你血溅五步!”

千手书生哈哈一笑,说道:“各位官大爷,出卖朋友的事,我董平是决计干不出来的,你们也别想吓唬我,我可不是被吓大的……”

小白道:“千手书生,枉你读了那么诗书,却是善恶不分,甘与盗贼为伍,同流合污,实是书生中的败类,我卫小白鄙视你,呸!”说完狠狠吐了一泡口水,以示看不起。

另外一青衣卫紧接着说道:“小白,别忘了,这千手书生也叫顺手书生,专爱干顺手牵羊之事,本也是窃贼一个,他甘与星空大盗为伍原也正常不过……这种人,十恶不赦,我们也不必枉费心机劝他回头是岸、放下屠刀、改邪归正之类的了,这种人,应该见一个杀一个,一了百了,哼!”

卫小白点头道:“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狗是改不了吃屎了,永远不要指望坏人学好。”

另一青衣卫也道:“正是,对付恶人,根本不必仁慈,一刀杀之,岂不干干净净,还可永绝后患!”

这时,那花季少女张开朱唇道:“几位官大爷,别叽叽歪歪了,想打架,我花小晚随时奉陪便是了,哪来这么多的废话?”

卫小白道:“散花女,卿本佳人,奈何甘与贼为伍?”

散花女杏眉一竖,不屑道:“呸!多管闲事,本姑娘爱干嘛就干嘛,几时轮到阁下在一旁说三道四,试问阁下有这个资格吗?”

卫小白嘿嘿干笑了一下,颇显尴尬:“这个……”

千手书生这时开口大声道:“各位,天色将晚,董某可没有那么多心思陪你们在这里喝西北风,识相的,就把路让开吧,否则别怪我出手不留情。”

此时,一名下巴长着一粒红痣的青衣卫说道:“各位兄弟们,这两人实在太嚣张了,倘若不给一点厉害让他们尝一尝,他们或许真以为我们神机营的青衣卫是吃干饭的……哼,只要我们这两人拿下,若星空大盗当他们是一伙的话,到时候说不定会自动找上门来的。”

卫小白道:“言之有理!”

另一青衣卫道:“这可说不定哦,星空大盗偷取了月下美人图,说不定已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研究了……依我看,在他参悟出图中的奥秘之前,估计是龟缩不出的,即便是朋友有难又如何,这些人根本不讲道义,又岂会顾及什么朋友的安危……”

卫小白大声道:“唔,这也可能……但不管如何,先把这两人拿下了再说吧……兄弟们,拔剑,准备一块上吧!”

“好!”

其他青衣卫一同回应道,纷纷抽出一把锋利的长剑来。

锵!

千手书生和散花女背对背靠在一起,也纷纷亮出一把兵器来。

散花女使一把细长的宝剑,剑光冷冽,宛如一抹秋水,锋利无比,这剑叫散花剑,是一把中品明器。

千手书生手中所执羽扇其实也是一件很厉害的武器,用来对付一般的对手绰绰有余,不过,如今,他所面对的是十二名非一般小角色可比的青衣卫,他可不敢托大,于是,他还是把羽扇收了起来,并郑重的亮出了他所倚重的兵刃——无暇刀,一把光亮可鉴人的上品明器。

“上!”

其中一名青衣卫蓦然大喝了一声,顿时,十二人便一同动了起来,其中六人踏前一步顺时针旋转起来,另外六人则退后一步逆时针旋转起来,一正一反,结成了一个“大六合正反杀阵”把千手书生和散花女牢牢困住。

“嗯?这是什么阵法,步步为营,环环相扣,配合无间,只怕连苍蝇也难出入了,不愧是神机营的青衣卫,出手果然不同凡响……”

一旁观战的江枫见十二青衣卫摆出如此浩大的阵势,不禁心头一颤,自忖若是换做自己陷入其中,只怕凶多吉少,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先不说江枫在一旁是如何的惊叹,且说千手书生和散花女这两位当局者,他们竟是夷然不惧,神色如旧,不过一双眼睛睁得老大,敌人架势不弱,尽管他们身手不凡,但也不得不打起了十分精神来应战。

“杀!”

十二名青衣卫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同时大喝一声,手中长剑一挥,嚯嚯有声,便看见十几道灿烂的刀光快速的斩向千手书生和散花女,这些刀光仿佛突破了时空的限制,一下子就降临到了两人的头顶,好不迅猛。

但千手书生和散花女可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而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他们临危不乱,同时大喝一声:“来得好!”

手中兵刃一动,两人分别使出了一招绝妙的招式来进行对抗——

自顾不暇!

千手书生手执无暇刀,信手一舞,一片密密麻麻的刀光就编织成一个光罩把自身笼罩住,严严实实,密不透风,泼水不进,这防守之势简直就是固若金汤了。

花好月圆!

散花女同样也是随手一晃,使一招“散花十三剑”中的绝招,顿时只见剑花朵朵开,瞬间就把自己包裹在一张炫目的剑幕之中,同样防守得滴水不漏。

不愧是高手,一出手,气象不凡。

叮!

叮!

叮!

霎时之间,刀剑相击之声响成一片,只见那些剑光落在“光罩”或“剑幕”之上,立时就爆发出一大片火星,随后纷纷被弹开。

十二名青衣卫的长剑虽然被震开,但他们的阵势并没有就此被瓦解掉,其中一人喝道:“剑耀六合!”顿时只见六人挥剑直攻,其余六人则来一个野蛮跳斩,高高蹿起,随后挥刀下击,猛如恶虎。

心花怒放!

散花女举剑一抖,剑花怒放,同一时间就击出了六剑,抵挡住了从上方攻来的剑实势。

无暇他顾!

千手书生则旋身一舞,叮叮声响,也是一下子就把从不同方位直刺而来的六把长剑纷纷荡开。

十二青衣卫的配合相当默契,千手书生和散花女的配合也不遑多让。

一时之间,两方人马就激烈交战了起来。

可以说,大六合正反杀阵融合了无数神机营高手的心血,那是极其的精妙,几有杀仙伏魔之威,若是让十二名金衣卫来联手施展的话,只怕,不用一个照面,十个千手书生之流也得立即伏诛。

就可惜,眼下由十二名青衣卫来施展,威力上就大大打了一个折扣,至多只能发挥出一半的威力而已。

神机营中共分五个级别,从低到高,依次是乌衣卫、青衣卫、红衣卫、紫衣卫和金衣卫,青衣卫处于第二个阶梯,能力虽不低,但毕竟也高不到哪里去。

“神机营的高手果然不简单,出剑好不凌厉……可惜,千手书生和散花女似乎更技高一筹……”

江枫在江湖上混了那么久,目光自有独到之处,而事实上,他所料确实也不差,十二青衣卫虽然厉害,但根本奈何了千手书生和散花女。

千手书生仿佛真的生有一千只手臂一样,无暇刀挥动开来,快速绝伦,刀光繁复,让人眼花缭乱,然而,出刀的轨迹虽然在表象上有些杂乱,实则章法却是十分严密,攻势绵密,简直无懈可击。

而散花女所修习的散花十三剑同样精妙绝伦,一招一式施展出来,非常绚丽多彩,既好看又凌厉,诸如闭月羞花、陌上花开、移花接木、风花雪月、百花争艳、走马观花、天花乱坠、借花献佛、天女散花等,每一招都有鬼斧神工之妙,又有巧夺天工之巧,而她这人,既是美若天仙的散花仙女,又是心狠手辣的散花魔女。

激战一直相持了大半个时辰,始终难分高低,但突然间随着卫小白被散花女使一招“昙花一现”洞穿了心脏之后,大六合正反杀阵的攻势就开始分崩离析了。

不出半刻钟,十二名青衣卫就纷纷倒在了血泊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