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夜游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488字
  • 2019-02-19 08:00:05

“哈哈哈……”

看到敌人流露出绝望的神情,血恨刀客不禁洋洋大乐,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来。

可是,他实在高兴得太早了,脸上的笑容刚绽放出一半,突然却凝固不动了,仿佛死神已悄然降临,伸出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了他的脖子。

砰!

只见血恨刀客忽然向后一仰,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没有挣扎,没有惨呼,气息全无,竟然真的就挂掉了。

血恨刀客的死实在太突然太诡异了,前一刻还得意洋洋的,下一刻却气死沉沉的,他的身上不见流血,也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创伤,竟然不知被何物夺走了生机?

其实,如果凑近认真查看的话,就会发现血恨刀客的脖子上有几个细小如针孔的印迹。

显然,夺命的正是这些淡淡的小针孔了。

这些小孔是如何留下的呢?

在死亡现场,除了百步之外激战不休的血手人屠和夜游侠,距离死者最近的就只有江枫一人,毫无疑问,这些小孔便是江枫的杰作了。

原来,淹没在绝望中,溺水将亡的江枫实在不甘心束手待毙,而老天也好像念他年纪尚小,还没体味到生命的真正含义,想让他多活一段时光,就在那生与死交替的紧要关头,忽然让他灵光一闪,就教他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流芒针。

那一刻,死亡逼近,他无暇多想,脑海中一冒出“流芒针”这三个字,他立马就果断的探手入怀中取了出去,正好血恨刀幻化成一道血色弧光迎面斩来,他急忙一扬手,三根流芒针就射了出去,一闪即逝,最终没入了血恨刀客的身体中不见了。

幸好这是排在暗器榜第三位的流芒针,专破护体罡气之类,杀伤力非同一般,不然,若是换作其他一般暗器,只怕根本攻不破画中牢设下的禁锢,那么,到时候陨落的一方将是他江枫无疑了。

呼——

放倒了血恨刀客后,江枫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这一场大战,他消耗的心神可不小,力气都快透支了,大口大口喘气。

另一边,夜游侠和血手人屠的战斗还在继续中,兵刃交击声连绵不断,当当响不绝。

江枫抬头看去,发现夜游侠稳占上风,于是也就不急着去帮忙了。

江枫找好一个位置站定,就在一旁观战。

战斗圈中,只见一黑一红两道人影交缠在一块,拳来脚往,杀气弥漫,刀光闪闪,上下激射,震荡六合,绞碎无数竹叶,下起了一场绿色的雨。

血手人屠施展一套错骨刀法,招式大开大合,虎虎生风。

夜游侠则使一套夜煞刀法,刀光飞卷,神出鬼没,时隐时现,令人不可捉摸。

不管是错骨刀法,还是夜煞刀法,皆都是不可多见的上乘武学,初时两人你一招我一招打得不亦乐乎,难分高低。

但对战一久,只见血手人屠的额头冒出了一层细小的汗珠,脸色微微涨红,反观夜游侠依旧一脸从容,面不改色,气息平稳。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夜游侠的年纪比血手人屠大,吃过的米饭以及走过的桥也都比血手人屠多,自然,他的见识和修为也就比血手人屠高。

所以,这一场争斗,如无例外,获胜者将是技高一筹的夜游侠。

只见夜游侠忽以一招“夜色茫茫”震开血手人屠后,他并没有继续进击,而是向后掠退了一步,扬声道:“血手人屠,不得不承认,你在刀法上的造诣确实不错,想必在这上面花费了不少心思吧……只可惜,却不用在正途上,那么也就留你不得了,准备授首吧……”

血手人屠不屑道:“呸!姓白的,别猖狂,有什么绝招尽管使出来吧,你家大爷可不怕……”

“嘿嘿……”夜游侠的脸上浮现一抹冷笑,似是自语,“也罢,就让你见识一下白某的真实绝学吧!”

血手人屠心想,原以为这夜游侠最得意的功夫是夜煞刀法,如今看来,却不是的,这老头到底又练成了什么惊人绝学呢?他有些好奇,便亟不可待的说:“少说废话,来吧,有什么真材实料都统统使出来吧,你家大爷照单全收便是了!”表面上,他说得很随意,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实则,他暗中提高了警惕,小心戒备着。

“很好,那么,接招吧……风风火火走天涯!”

说罢,只见夜游侠双手擎刀,高举过顶,身子一动,就朝血手人屠奔袭了过去,速度极快,风风火火如一阵风,须臾间就接近了血手人屠,双臂一压,毫不迟疑的直斩而下。

这一刀,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直奔主题,直捣黄龙,血手人屠早就有所防备,看准时机,蓦然向右跳开一步,就轻轻巧巧的躲了过去,不甚费力的样子。

血手人屠愕然:“什么?这么平庸的攻击也叫绝招?白不鸣,你不是在忽悠人吧?”

“纷纷扰扰闯红尘!”

夜游侠没有争辩什么,转身,挥刀,拦腰朝血手人屠斩杀过去。

血手人屠猛的凌空一跃,高高跳起,夜煞刀堪堪从他的脚底抹了过去。

这一击仍旧落空了。

“潇潇洒洒滚刀山!”

刀诀向上一引,夜煞刀便化龙冲天,盘旋起舞,搅出一大片光影构成一座“刀山”浮现在血手人屠的脚下。

只待血手人屠上升之势尽了,到时他必将会落下,那么一旦掉进“刀山”之中,估计就会被切成肉沫了,从此潇洒不来。

锵!

只见身在空中的血手人屠急忙卷缩成一团,同时握刀的手臂向下一挥,顿时错骨刀就斩在了“刀山”上,但立即就被一股反冲之力给震飞了出去。

血手人屠不愧是一个武艺期的二流高手,借力使力不费力,竟以这等奇招来破解敌人的几乎是天罗地网一般的杀势。

不过,虽然暂时躲过了一难,没有被刀山绞成粉碎,但更大的危机还在后面等着他。

“熙熙攘攘逐名利!”

到口的鸭子竟然飞走了,夜游侠又岂会甘心,他叱咤一声,又挥刀追击了过去。

血手人屠甫一落地,还没来得及站稳,夜游侠便如虎扑至,来势凶猛,他来不及多想,急忙就势一滚,就如滚地葫芦一般滚了出去。

尽管很狼狈,不过又让他逃过了一劫,为了活命,面子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苍苍茫茫裂洪荒!”

夜游侠一步踏前,手中宝刀一抖,顿时一片苍苍茫茫的刀光爆发了出来,以撕裂洪荒之势笼罩向意图起身的血手人屠。

血手人屠使一式鲤鱼打挺,刚起来一半,忽然发现漆黑的刀刃已奔至鼻尖,不由大惊,几欲尿失禁,急切间用力一蹬,整个人就斜蹿了出去。

“哈哈,血手人屠,你上当了,战斗就此结束吧……浩浩荡荡奔前程!”

夜游侠忽然大笑起来,只见他凌空一翻,手中夜煞刀光芒大盛,万千刀影犹如银河之水浩浩荡荡倾泄而下,一下子就淹没了血手人屠。

“啊——”

血手人屠只来得及惨叫一声,顿时无情的刀锋落下,眨眼间就把他大卸成无数块,血水飞溅,化作一场血肉之雨散落在竹林间。

一代杀人狂魔,就这样断送了前程。

夜游侠收刀入鞘,含笑朝江枫走了过来。

江枫迎上前,笑道:“哈哈,原来前五击只是惑敌之招呀,真正的杀招在最后一击……好一套连招……白大侠,敢问这一套连击叫什么名称?好霸气的说!”

“哈哈,雕虫小技,不足挂齿……”夜游侠笑道,“这一套连招是白某最近才参悟出来的,姑且叫它‘夜游六击’吧!”

参悟了自己的绝招,那么距离武宗之境也不远了,难怪他的战斗力那么强悍。

“夜游六击?”江枫赞道,“好名字,好气势!”

夜游侠呵呵一笑,沉吟了片刻,忽道:“江少侠,白某心中有一个疑惑不知当问不问?”

“白大侠客气了,你问吧,在下知无不言。”

夜游侠一身正气,气质平易近人,江枫对他颇有好感,所以说起话来相当的客气。

江枫一向如此,别人对他如何,他便如何对人,他秉承的原则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夜游侠开口道:“江少侠,敢问你刚才对敌时所用的可是大若寺三十六绝技之一的大伏龙手?”

江枫点头道:“算是吧!”

夜游侠又道:“话说,大伏龙手是大若寺的不传之秘,不是寺中的和尚根本无法修习,当今,所会之人据说只有五大神僧中的净空神僧一人而已……却不知江少侠如何学会的?”

江枫想了想,如实道:“这个嘛……前些时日,在下路经汉阳郡的汉水县之时,偶然进入落霞谷,无意中闯进一个山洞中,发现了一具尸体,在尸体的身上找了一本大伏龙手的秘笈,于是照着秘笈上的内容囫囵练习一番,所学不精,马马虎虎,倒是叫白大侠见笑了。”

“尸体?”夜游侠追问,“莫非是净空神僧的?”

江枫道:“那具尸体是一个和尚不错,但是不是什么净空神僧,那便不得而知了……因为,我可不认识什么净空神僧,根本认他不出。”

夜游侠说道:“净空神僧是大若寺的五大神僧之一,据说拥有武宗期的一流实力,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能杀死他的人可不多,他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毙命的……可是,除了净空神僧,又有谁有资格随身携带大伏龙手的秘笈呢?”顿了顿,又问,“是了,江少侠,你可看出那尸体是怎么死的?”

江枫想了想,说道:“尸体上插着毒针,应是中毒而亡的吧……”

他没有把回光宝盒的信息透露出来,毕竟,他跟夜游侠只是萍水相逢,没有必要第一次见面就把一片真心全部都掏出来,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夜游侠:“中毒?可知中了什么毒?”

江枫:“这个……在下对毒药这一块所涉不多,却是看不出的了……”

“哦……”夜游侠忽然抬头看了看天,似乎心中有别的记挂,便又抱拳辞别道,“江少侠,白某还有一事要忙,就此别过吧,后会有期!”

江枫见“夜游六击”十分玄奥,原想着要与夜游侠切磋一下,也好讨教一下经验,奈何对方匆匆道别,他不好强人所难,于是也只能抱拳道:“后会有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