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飞恨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202字
  • 2019-02-18 20:00:03

锵!

血恨刀客跟着也掣出一把兵器来,也是一柄大刀,刀身长达四尺,通体血红色,充满血腥的气息,一看便知,这是一把嗜血的魔刀,也不知它一共饮过多少人的鲜血?

这刀,叫血恨刀,也是一把吹毛断发的明器。

血恨刀客扬刀指向江枫:“老屠,这小子是我的,那个夜游侠就交给你了。”

血手人屠嘿嘿一声干笑:“好!我们来比试一下,看谁的速度快。”

敢情,他们这是约定要进行一场杀人比赛啦。

血手人屠眼神如刀刺向夜游侠:“姓白的,听说你有一把夜煞刀,是中品明器,锋利无比,所向无敌,苏某不才,很想见识一下,请亮家伙吧!”

夜游侠笑了笑:“好!如你所愿。”说罢,只见他从腰间的刀鞘里拔出一把漆黑的长刀来,通体乌黑,宛如黎明前的那一抹黑,黑得令人心头发慌。

果然是一把明器中的佼佼者,只凭气息便能影响旁人的心神。

夜游侠把手中的宝刀缓缓举过顶,对着血手人屠似笑非笑道:“白某手中这一把夜煞刀已很久不见血了,今天,就拿阁下的鲜血来祭炼一下吧……请出招!”

血手人屠冷笑:“哈哈,是谁的血祭谁的刀,这会还难说……先吃我一招——挫骨扬灰!”

只见他抬起右脚猛的一跺,顿时脚下扬起一阵飞尘,同时,嗖的一下,他整个人宛如流矢一般激射了出去,手中的错骨刀直指,化作了一道白色的闪电当头奔向夜游侠。

夜游侠见对方来势凶猛,心中不敢有任何一丝轻视和怠慢,大喝一声:“来得好!”横刀在前,双足发力,也猛的蹿了出去。

锵!

两人速度如电,眨眼间就碰撞在一块,刀与刀相接,爆发出清脆的声音,响彻山林。

不过,两条人影一触即分,分别后退了三步有余。

这第一招的对碰,似乎两人不分上下。

“再来!”

两人同时暴喝一声,又挥刀朝对方冲杀了过去。

……

“小子,别只顾着看别人的好戏,我们也来过几招吧,下马,亮出你的兵刃,与我一战!”血恨刀客挑衅的伸出右手食指勾了勾,大声叫嚣道。

他与血手人屠之间有一场赌约,他可不想输,所以,他迫不及待的要与江枫大战一场。

江枫没有托大,他飞身下马,作了一个请的手势,从容自若道:“放马过来吧,在下身上不带兵器,便赤手空拳陪你玩玩。”

“这样么……也罢,看刀!”

血恨刀客沉吟了片刻,便出刀使一招“血恨绵绵”朝江枫斩杀了过去,动如脱兔,敏捷无比,刀光绵绵不绝,杀气滔滔不尽,瞬息之间就能把敌人陷入无穷无尽的杀意之中,不能自拔。

一出手就是绝杀大招,看来他挺看的起江枫的。

“来得好!”

江枫低喝一声,五指成爪,手臂一抬一送,猛的探将出去,扣向对方的手腕,他使的正是大若寺三十六绝技之一的大伏龙手,这一招起手式名叫龙抬头,是一着精妙无比的大杀招。

虽然江枫刚学会这一套绝学不久,远没有到达那登峰造极之境,并且他被血河尊者震成内伤,短时间之内也没有完全恢复,一身内力最多只能使出七成不到而已,但大伏龙手名列三十六绝技之位,又岂是泛泛之物,每一招每一式都是玄奥无穷,蕴含无尽的威力。

“小子,这是大若寺的大伏龙手?”

血恨刀客看出江枫的攻击无比凌厉,他心头一颤,不敢硬碰,急忙变招应对。

江枫脸上浮现一抹笑,不言不语,不置可否,双手上下飞舞,宛如彩蝶穿梭于花丛中,他一口气就把大伏龙手的招式统统抖了出来,龙出海、龙飞舞、龙戏珠、龙腾云、龙卷风、龙吸水等,看样子打算一鼓作气把敌人压倒。

在江枫一招套一招,一式扣一式的连环攻势之下,血恨刀客被他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只有挨打的份。

不过,幸好血恨刀客的修为也不俗,虽然被一番抢攻之下,身上的衣服被抓烂了好几道长长的口子,脸上也挂了好几道的深深的血印,狼狈不堪,但并没有被伤及筋骨,性命无恙。

“来而不往非礼也,小子,该轮到我回敬你了,看招——风中舞!”

缓过气之后的血恨刀客胸中塞满了恨意,他那个气呀,简直要气炸了肺儿,出道至今,他几曾被逼至如此狼狈的地步,脸面尽丢,他恨不得要把江枫食肉寝皮,一旦教他抓住了一个机会后,立马就展开了绝地反击,并且不再藏拙,一出手就把压箱底的绝活展现了出来。

风中舞,狂风之中乱舞,身子飞旋如陀螺,手中长刀抡转如风车,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刀痕如天痕,暗合天道运行的轨迹,奥妙无穷。

此招一出,江枫顷刻间仿佛陷入了黑暗无边的风暴之中,无形的压力令他气闷欲吐,当下他不敢有丝毫松懈,急忙错步后退,远远避开为妙。

花溅泪!

一招风中舞狂舞了好长一会儿,却仍奈何不了江枫,当下血恨刀客深吸一口气,接着就把“飞恨七绝”中的第二招使了出来,只见他人在半空中,蓦然刀势一转,直斩而下,如银河落九天。

敌人气势如虹,江枫唯有继续后退。

砰!

一刀落下,没有砍中江枫,但血恨刀却在地面斩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尘土飞扬。

月半弯!

血恨刀客匍匐在地,就像一头大蛤蟆,他左掌猛的一撑,同时抬起头颅来,眼眸之中爆发出一阵摄人的光芒,右手一甩,呜呜大响,血恨刀就化作一轮浴血的弯月飙飞了出去。

咔嚓——

刀轮急旋飞舞,所过之处,青竹伏倒一大片。

江枫施展出错踪步,一连横移了十几步方才堪堪脱离险境。

日映红!

血恨刀客骤然加速,身子一闪,便追上了血恨刀,一把抓在手中,人刀合一,横身飞扑,一下子就趋至江枫的头顶上空,手臂一振,凌空下击,顿时只见万千刀影汇集成一张红色的刀幕笼罩向江枫,光芒如日,刺眼无比,令人目眩神迷。

刀势磅礴,沛莫可挡,江枫无从还击,只好继续闪身躲避,幸好他把错踪步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不然,今次只怕难逃生天了。

锦上花!

一轮猛攻下来,却是连江枫的一片衣角都没碰到,可想而知,血恨刀客心中有多么的气恼,不过气归气,他表面上却冷静的可怕,气机牢牢锁定在江枫的身上,如影随形的追上江枫,手腕翻转,刀尖急刺,宛如织女闺中刺绣,凭空就绣出了一朵斗大的梅花来,花朵旋转不停,热情如火的奔向江枫的面门。

锦上花,锦上添花,这一招若是被他得手了,想必江枫脸上便会多出一朵鲜红带血的花儿吧?

这不仅夺命,更是毁容的一招,不可谓不毒。

刀光是那么的寒冷逼人,江枫毫不怀疑,若是中招了,何止脸上添花,只怕五官都将被搅烂,下场必定生不如死。

刀光璀璨如花,繁华似锦,这是惊艳无比的一招,快速绝伦,毒辣无比,然而,这一招毕竟不是神迹,还没有到达十全十美的境界,不过,尽管江枫瞧出了其中的破绽,但是,若他手中有剑,他自信不必退让也可以破解的,但现如今,他既然赤手空拳,手无寸铁,根本没有兵刃可供他格挡,便就不好化解了,唯一解救之法,仍旧是一个字——退,飞速疾退,并且不能有半分迟疑,否则还是将饮恨当场。

论步法,错踪步是江湖中一等一的上乘绝艺,进退自若,所以江枫躲避起来还不至于太狼狈。

绵里针!

一招几近完美的锦上花最终还是失败了,血恨刀客咬了咬牙,并没有灰心,大步踏前,穷追不舍,刀势一变,易刚为柔,化作绵绵春雨之势缠向江枫。

绵里针,绵里藏针,绵绵春雨里藏着钢针,无孔不入,所向披靡。

有道是,吃软不吃硬,硬招容易破解,软招不好对付,而这一招却是软硬兼施,实在也不好抵挡。

或许,对于别人来说,这一招绵里针并不好拆解,不过,对于江枫来说,他却察觉到三十六式“大伏龙手”之中刚好有一招叫龙摆尾,是以退为进的制胜之法,正好可以克制它,所以他当机立断就使了出来,扭身,甩腿,呼的一下,出其不意的一脚就扫中了血恨刀客的手腕,把他的攻击路线给震偏了,结果,失去准头后,斜斩而出的血恨刀一下子就砍中了一根龟甲竹,登时把手臂一般粗的竹竿给震成粉碎,叶子簌簌猛掉。

画中牢!

不待漫天竹叶落地,血恨刀客猛然低吼一声,就把“飞恨七绝”中的最后一绝,也是最凌厉的一记杀招发动了出来。

画中牢,画地为牢,欺身上前,绕着敌人打转,越来越快,越收越紧,同时长刀飞舞,搅乱风云,引动天地之气组成了一个囚牢把敌人牢牢囚禁住,插翅难飞。

这最后一招,威力之大,隐约中已有几分修真者呼风唤雨的气象了,根本不是一般武者所能对抗得来的。

即便是身法灵动如江枫,哪怕他把错踪步练至出神入化之境,也根本摆脱不了画中牢所衍化出来的桎梏。

霎时之间,江枫仿佛跌入了一口枯寂千年的万丈古井之中,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绝望如同一滩死水,几乎要把他淹死,要把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