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林臣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374字
  • 2019-01-31 20:00:18

是夜,凉风习习。

江枫进入了一个叫青灯镇的小集市中,入住在一家小旅馆内。

他一进旅馆,直接要了一间二楼的厢房,叫店小二送来一些饭菜,马马虎虎对付了一餐,随后就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后背的伤口,涂上金创药,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然后没别的事情,于是就盘坐到床上修炼了一会内功,待到三更天,便侧身躺下,准备入睡。

但忽然间,他听到楼顶传来一阵异响,当下就警觉起来:“不会又被某个小毛贼给惦记上了吧?”

“林镖头,你如今已孤掌难鸣,不要作无谓的困兽之斗了,识相的就把东西交出来吧,秦某人或许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明年此时便是你的祭日。”

隐约间,江枫听到屋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哼!秦汉时,你生性残忍,几时给过别人一条生路了?别当我林臣是傻子来耍,东西就在我身上,有本事的就过来拿吧,少说废话。”又听一男子愤声怒斥道。

“很好!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么就看刀吧,玉兔东升——”先前那声音狠狠的说道。

随后,就听到一阵刀剑相击的声音,叮叮当当,相当密集,显然两人相争十分的激烈。

“林臣和秦汉时?这两人是何方人物呀,他们究竟在争夺什么?”此时江枫已完全没有了睡意,他凝神细听了一会儿,不由对打斗的两人产生了一丝好奇。

他正犹豫要不要出去看个究竟,忽然间听得一人大声斥喝道:“想逃?没那么容易——”打斗声陡然安静了下来,想必其中一人自知不敌,为了避免自取其辱,于是选择了三十六计走为上。

“战斗这么快便结束了?”

江枫虽然没有亲眼观摩战斗,但听刀剑交接相击之声也是一种别样的享受,但这争斗才持续那么半拄香的时间,他只觉得有些意犹未尽,顿感没劲。

他正准备蒙头入睡,忽然瞥见窗外好像有一道黑影闪过,不由警惕起来:“嗯?这是什么情况?”

“姓林的,有种的就别藏起来呀?嘿嘿,什么神盾镖局,依我看,叫神龟镖局还差不多,尽是一些缩头乌龟,躲着不敢迎战,算哪门子英雄好汉?我呸!快滚出来吧,我知道你藏在里屋想偷袭是不是?”

江枫正想出门查看动静,忽然又冒出一人,站在门外骂骂咧咧,跟泼妇骂街也差不多,哪里似江湖好汉。

“屋外是哪位江湖朋友?”江枫若不出声,对方有可能就杀进来,当下他不得不出声澄清,“这是江某的房间。可没有你要找的什么姓林的人。”

“嗯?”门外之人显然听到江枫的声音颇感意外,“阁下说没有便没有吗?秦某可不信,除非让我搜查一下,哼,说不定你们是同一伙的哩!”

江枫皱了一下眉头,掀被下床,以防对方突然破门杀进来:“阁下既然不信,那便请进来查看一下吧!”移步来到桌子前,随手点亮了蜡烛。

门外却陷进了沉默,半会不见动静,想必那人也有所顾虑,担心贸然闯入会遭遇暗算。

“好!在下就进去看看。”

犹豫了半晌后,门外之人终于下定了决心,砰的一下,木门仿佛受到了一股隔空掌力的撞击,应声而开。

江枫抬头看去,就看见一名白衣公子站门外,年约二十七八岁的光景,身材修长,玉树临风,腰间悬着一把宝刀,气度翩翩,儒雅不俗,一看便知是江湖人士,而且气质洒脱,举止从容,江枫由此判定此人是一名大高手。

江枫淡淡一笑,作了一个请的手势:“阁下请吧!”

白衣公子略迟疑了片刻,抱拳道:“打扰了!”身子一晃,就来到了房子的中央。

从门口到房子中央好歹也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常人可要走三四步,他仿佛一步即至,可见这白衣公子的身手确定不凡。

江枫道:“不必客气,请随便查看吧。”

白衣公点了点头,并笑了笑,随即就四下观察起来,但见他两眼精光闪烁,眼神十分犀利,想必房中有几只跳蚤也瞒不过他的火眼金睛吧?

其实,江枫这间房十分的简陋,除了一张木床,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就没有多余的东西,实在也寒酸的紧。

这间房,有没有藏人,一目便了然。

白衣公子查看了一下,没有发现目标,于是沉吟了一会,便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了,就此别过吧,后会有期。”

江枫道:“不送,阁下慢走吧!”

白衣公子点了点头,转身,举步走出了房间。

这一次他并没有卖弄他的轻功步法,一共走了五步才离开房间。

出得房间,白衣公子略作迟疑了一下,随后便飞身朝楼下跃落,追踪敌人去了。

经此一闹,江枫没有了睡意,屋外凉风习习,月光皎洁,他打算到外边透透气儿。

江枫踱步走出门口,正打算飞身跃上屋顶,猛然间啪的一下,有一物从上方掉落了下来,差点就砸中他,若不是他反应敏捷,及时往后缩了一下的话。

江枫定眼一看,发现原来是一个人,身上衣服破烂,血迹斑斑。

江枫心想这人从屋顶重重的跌落下来,不死也要昏迷过去。

但那血人挣扎了一下却站了起来,他望着江枫露出了祈求的神色:“这,这位少侠,请帮我……”话说一半,吐血不止。

江枫眉头微微一皱,心下忖道:“自己都自顾不暇,被别人四处追杀,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吧?”他本不想惹麻烦上身,但转念又思及,“若是见死不救,似乎良心又有些难安,反正麻烦已够多了,也不在乎多一件,还是救吧?”

念及于此,江枫于是张口道:“兄台,你伤重,不宜多开口,先进屋再说吧!”

当下,江枫领着血衣人进了客房。

关上门后,江枫让血衣人坐到木凳上,并给他倒了一杯热水:“兄台,先喝点开水吧。”

血衣人接过水杯,道了一声多谢,随后端起水杯喝下一小口,漱了漱,便吐出一大滩血水,咳了两下,最后才把剩下的半杯一饮而尽。

江枫等血衣人喝完水,稍微平复气息之后,便开口询问道:“兄台,请问尊姓大名,何以落魄至此?”

血衣人抬头看向江枫,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开口道:“多谢少侠施以援手,林某感激不尽!”顿了一下,才自报家门,“在下姓林名臣,是神盾镖局的一名镖头,请教少侠又如何称呼?”

江枫随口应道:“姓江名枫,叫我小江便可。对了,你叫林臣,那么打伤你的是那一位叫秦汉时的啦?”

林臣点头道:“不错,伤我者正是那秦汉时……想必之前我在屋顶与这恶贼争斗之时的对话,江少侠也都听到了一些啦?”

江枫点头道:“是的!你们在屋顶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我想不听你们的对话也不成呀,它自己跑进我两耳的哩,奈何?”

林臣道:“呵呵!打扰少侠休息实在不好意思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