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碎灵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660字
  • 2019-02-17 20:00:04

“英妹,反正已走不了,左右无事,你且把紫气宝典拿出来,我们先来参悟一番。”

“好!”

两人闲不住,无聊之下,便见阴煞乔英从衣兜中摸出一本书皮泛黄的本子来。

只见本子的封面上用草书写着四个古字,笔走龙蛇,遒劲有力,透着一股沧桑的气息,也不知道存世多少岁月了?

这书,古老,神秘,正是引得无数英雄争破头颅的修真秘笈——紫气宝典。

虽然只是一本玄级功法,在修真界的某一些大能看来或许不值钱,但在江湖中的后天武者的眼中,那绝对是无价之宝。

阴煞双手捧着紫气宝典,竟激动得有些微微颤抖,她抚摸了一下封面上的四个大字,喟叹道:“好一本紫气宝典……”递给阳煞,又道,“阳哥,你识字比我多,让你来看吧。”

“嗯!”阳煞伸手接过宝典,点了点头,扫了一眼封面,便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来看。

“靠!他姥姥的,什么玩意?这、这……简直……”

不过,刚翻开第一页,上下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之后,登时,阳煞的脸色唰的一下大变样儿了,并气得爆粗口。

“阳哥,怎么了?”阴煞颇为不解的问道。

阳煞拉长着脸,一言不发,把宝典送到阴煞的眼前,说道:“你自己看吧,简直岂有此理,气煞人也……”

阴煞接下宝典,随手翻开第一页,上下一扫,只见上面只有寥寥一行文字,写道:修炼此神功,必须先保持童子之身。

“这、这个……确实岂有其理……难怪血河尊者没有闭关修炼这里面的玄功了,原来,想必他的条件也是不符合的……”

看罢,阴煞原本兴奋的神色顿时也如泄气的皮球一样扁了下去。

两人结为夫妻已有好几年,早已不是什么童子之身,所以,一见修炼宝典的先决条件竟然是这样子的,当然就气得直骂娘了。

气归气,但阴煞还是很好奇后面的内容的,所以只见她继续翻看,不过她已没心情细细研究,只是粗略翻了一遍过,随后就合上了。

那后面的内容倒是丰富了许多,有图有字,图是人体经脉图,字是一些玄奥的口诀,图文并茂,解说很详尽。

“阳哥,虽然宝典上写明了修炼这紫气玄功的条件必须是童子之身,但未必不是吓唬人的,我们若不试上一试,又怎知行不通呢?”阴煞想了想,忽然说道。

阳煞点头道:“也对!何妨一试……”

当下,两人挨着身子坐到一块,重新打开宝典,一页一页认真参悟起来。

宝典上所记载的是一门叫紫气玄功的修炼之法,内容博大精深,十分玄妙,两人看着看着,就沉浸了进去,不能自拔,忘我,忘物,坐忘一切,暂时就与外界隔绝了,两耳不闻外界之音。

所以,她们一时并没有发觉,此刻正有一条人影慢慢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此刻,天地一片昏暗,雨一直下,电闪雷鸣,原本就阴森的青灵寺更加显得鬼气森森了。

这一条人影步法轻灵,没有弄出任何声响,真如鬼魅一般。

很快,人影就来到了阴阳双煞的面前,在相隔五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咳、咳……有客人到,两位也不起来迎接一下?”

来人故意重重咳了几下,登时阴阳双煞就惊醒了过来,他们猛的一抬头,就发现一条人影站在面前,蓦然一惊,嗖的一声,赶紧起身。

来人嘴角一扬,又大笑道:“哈哈,两位看书倒是挺入神的嘛……”

阴煞寒着脸道:“你……流年刀客,原来是你……”

这忽然出现之人是一名少年刀客,身材修长,玉树临风,正是风流倜傥的流年刀客孔离。

孔离笑道:“哈哈,原来两位却是知道有孔某这么一号人物存在的,想必在进入鬼堡之前,把在下的一些情况都打探清楚了吧?”

阴煞咯咯一笑,道:“好说,好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嘛!”

孔离冷冷道:“那么,你们也应该知道孔某的处事原则咯?”

阴煞道:“了解一二吧,传闻阁下是一个我行我素、亦正亦邪、冷漠无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并且杀伐果断,不出刀则已,一出刀必送一人上西天,所以得了一个‘流年不利,一刀归西’的名头……但是……咯咯,到底是不是名副其实那就不好说了……”言下之意,讽刺孔离是一个欺世盗名之辈。

孔离冷声道:“哼!孔某到底是不是名副其实,很快你们就会见识到了……”语锋一转,又道,“两位,识相的就赶紧把东西交出来吧,不然,将后悔莫及……”

阴煞装糊涂道:“交什么东西?”

孔离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们又何必装样子?快把紫气宝典交出来吧,否则,后果很严重,哼……”

阴煞讪然一笑,脸红不语。

阳煞这时出声道:“小子,你算老几啊?你说交,我们就交吗,那岂不是很没面子?”语气一寒,沉声又道,“小子,别叽叽歪歪了,有本事的就动手好了。”

孔离厉色道:“哼,想必你们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

阳煞冷讽道:“废话,莫非你小子以为我们阴阳双煞是被吓大的,只凭几句话就想让我们乖乖就范?”

孔离道:“也罢!不给一点颜色给你们看看,你们真当孔某人是一只病猫对吧?”

阳煞不耐烦道:“废话真多,有什么本事就赶紧抖出来吧,别只会嘴上啰嗦,真像一个老太婆……”

孔离这时也失去了耐性,抽出流年刀,道:“很好,本来念在你们那么辛苦的帮我找到紫气宝典,本想留你你们一条小命,但既然你们不识好歹,那可就怪不得我了,看刀——”

声落,人影动,寒光一闪,就见一道雪亮的刀光破空奔向阳煞的眉心,速度快如奔雷闪电,气势如虹。

阳煞喝道:“来得好……小子,刀法练得挺不错的嘛……”

嘴上说的轻松,神色也装的很写意,但他从对方起手出剑的气势上就感受出来了,眼前的敌人必不简单,所以,说归说,在战略上藐视敌人,但在战术上必须重视敌人,只见他急忙间向右一侧身,便以毫厘之差堪堪避了过去,同时嚯的一下,适时进行反击,凝爪扣向孔离咽喉。

他这一抓可是用上了碎灵爪的神劲,凌厉无比,莫说一个活生生的人,即便是一尊铜像,若是被他抓中了,只怕也要顷刻间变成粉碎。

孔离游走江湖好多年了,目光何等犀利,自然也看出阳煞的爪劲十分了得,所以他不敢大意,爪风一起,他就及时摆头避了过去,叫道:“不亏是真空教的高手,身手也不错……”回刀反削,抹向对方的脖子……

当即,孔、高两人就激斗在了一块。

而阴煞则在一旁观战,只见她一双美目牢牢系在阳煞的身上,已然作好了准备,一旦情况不妙,她随时出手想助。

只见战斗圈之中,一人使刀,刀光纵横捭阖,杀气腾腾,另一人用爪,招式诡异刁钻,两人各出绝招,相争甚烈。

起时,双方难分上下,但斗到三十个回合以后,内力弱上一筹的阳煞就渐渐落于下风,在孔离的凌厉攻势下,他险象环生,大汗淋漓。

战斗的天平渐渐向孔离倾斜。

见此,阴煞便按捺不住了,娇叱一声,便加入到战斗中去。

阴阳合璧,碎灵天下。

阴煞一插手进来,阴阳相合,两人所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就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至少提升了三倍不止。

顿时,孔离就感到有些吃紧了,倾斜的“天平”又慢慢恢复平衡,不过也只是回到水平线就停止了下来。

阴阳双煞想以多欺少压倒孔离,那是不可能的,孔离好歹也是一个半宗人物,一套流影步绝技被他使得出神入化,几近登峰造极之境,即便阴阳双煞合璧之后,他们的战斗力大大提升,但还是奈何不了孔离的。

大雨猛下,雷声狂响,三人大战于庙宇之中,一时难分上下,打得天昏地暗,原本破烂的庙宇被破坏的更加破烂了。

“啊——”

激战进行到半个时辰之时,突然间一声惨叫声响了起来,声音之大赛过天际之雷。

原来,久战之下,阳煞因为内力消耗过大,精神有些不振,一个不小心便露出了破绽,让孔离当机立断一刀劈中了左肩,被连衣带血削下好大一块皮肉,痛得他眼泪都流了出来。

“躺下吧——”

孔离得势不饶人,轻喝一声,踏前一步,趁胜追击,举刀使一招“力劈华山”对着阳煞的脑门狠狠斩了下去。

这一刀,快如电,猛如雷,阳煞伤重之下根本无力躲避,死神已降临,浓烈的死亡气息沉沉压迫下来,他不由绝望了,暗叫一声:“我命休矣……”索性闭上两眼,坐以待毙。

不过,这一刀并没有如愿的夺去他的性命,因为,深爱着他的阴煞又岂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丈夫被人杀死?

她情急之下飞身扑了过去,替他挡了一剑,所以,血洒长空之人不是阳煞,而是阴煞。

只见阴煞被一剑重重的斩在后背上,深及肺腑,血流如注,悲号一声,随后就失去了声息,尸体向前一倒,死在了阳煞的怀中。

“英妹,你怎么了?醒一醒,你快醒一醒呀……”阳煞摇了摇怀中的人儿,却不见有什么反应,顿时一颗心就仿佛沉到了寒潭之底,冰冷,死寂,禁不住哽咽道,“我可怜的娘子……呜呜……”

谁道男儿有泪不轻弹?

挚爱之人为自己而死,阳煞纵然铁石心肠,也被感化了,悲不自胜,当场就嚎啕大哭起来。

“嗯?想不到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阳煞竟是一个性情中人……罢了,罢了,本想看在这一点的份上饶过你一命,但想必你不愿独活的,孔某便好人做到底,就成全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吧……”

见阳煞哭得伤心欲绝的样子,孔离有过那么一刻心软了,原想放过他一条生路,但转念又想,这样对阴煞太不公平,于是,只见他把心一横,抡刀舞了一朵刀花之后就对着阳煞的心口直捅了过去。

正如孔离所说的,那一刻,阳煞已然心死,他不愿独活了,所以,阳煞根本不作躲避,于是,刀花绽放,但很快又隐没在他的肉体之中。

一刀穿心!

生机须臾之间被抽空,阳煞铁定已不活,在临死之前,只见他抬头看了孔离一眼,瞳孔中看不出是悲、是喜、是怒、还是恨?

临死的那一刻,没有人知道他心中到底是什么想法,对于孔离,似乎是恨,但又似乎不恨,因为在那复杂的眼神中还夹带着一丝感激。

他到底感激孔离什么呢?

莫非生活是一个大苦海,感激孔离帮他们解脱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