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血河杀阵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300字
  • 2019-02-17 08:00:14

“阁下是什么人,竟敢擅闯鬼堡?”

站在前排左首第一人上下打量了孔离一眼,发现是一个陌生人,顿时脸色一寒,大声喝问道。

其实,先前孔离跟鬼婆等人的打斗声,这些人是知道的,他们之所以未出来,是因为他们觉得没必要出来。

为什么没必要?

因为一直以来,闯进鬼堡的人虽不多,但也有好几十拨,不过只要“鬼仆”一出马,不管什么人都乖乖躺下了,竖着进来,横着出去,甚至不用鬼婆和鬼娃出手。

他们可万万想不到,在他们眼中神勇无敌的鬼仆,却是连一个照面都不到,就被孔离一刀劈成了两半,死的憋屈之极。

若非听到丧钟响起,他们是绝不会出来的。

原本,他们以为,敲钟之人应是鬼堡中的伙伴,但万没想到却是一个陌生人。

陌生人敲钟,这意味着什么呢?

他们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连鬼仆、鬼婆和鬼娃都对付不来的人,他们就更加没有自信心了,所以心存畏惧之下,这些人就小心谨慎起来,没有一哄而上去围攻孔离。

血河门之中,以血河尊者为尊,血影刀客次之,接下来就数鬼婆、鬼娃和鬼仆的地位最高,然后再轮到四手、五君和十鬼卫。

刚才开口喝问孔离的那个人正是“四手”之中的铁手。

剩下的三手,分别是魔手、凶手、玉手。

至于五君,是指风君、血君、水君、火君、木君,这五人也悉数到场,跟四手排成一排。

而那排在最后的十个黑衣人正是十鬼卫。

孔离嘴角一扬,淡淡说道:“流年刀客孔离是也!”

铁手问:“鬼婆和鬼娃是你杀的?”

孔离答:“不错,正是被我一刀给宰了。”

铁手脸色一寒,说道:“阁下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冒犯我们血河门,难道便不怕我们的门主报复吗?”

敢情,血河尊者已死,这些门徒还不知道,竟搬他出来吓唬人。

孔离干笑道:“嘿嘿,原本有一些怕,但如今却不怕了。”

铁手愕然而问:“为何?”

孔离道:“很简单,因为你们的门主血河尊者如今已到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一个死人而已,又有何惧?”

“什么?”

“你说我们的门主已死了?”

“是你下的毒手?”

“小子,散布假消息的吧,到底有何居心?”

……

一听到血河尊者的死讯,在场的十九人就炸锅了,有的不信,有的愤怒,有的惊诧,有的眼光如刀似要刺穿孔离的身体。

孔离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踱步走出凉亭,直视铁手道:“信与不信,一会你们到了地狱不就清楚了。”

“伙计们,且安静,莫自乱阵脚……”铁手抬手示意,很快众人就安静了下来。

看来,这些人当中,他铁手的份量并不小。

铁手深吸一口气,努力的也使自己镇定下来,他死死的盯着孔离,瞧他的样子,恨不得要一口把孔离生吞了,他冷冷的吐话道:“小子,不管你是什么人,来这有什么图谋,今天,休想活着离开……”

“是吗?”孔离冷笑道,“哈哈,本人可不是被吓大的,你们有什么本事就快抖出来吧,不然,过了今天,就没机会了……”

“是吗?”铁手喝道,“很好!那便让你见识一下我们鬼堡的厉害。”

孔离道:“来吧,拭目以待。”

“哼!”

铁手重重冷哼了一声,随后便不再跟孔离多说废话,只见他一字一顿的号令道:“九、天、十、地、血、河、杀、阵!”

人随声动,身影纵横,顷刻之间十九人就分散开来,结成一座大阵把孔离围在了中央。

这一座大阵就叫九天十地血河杀阵,是血河尊者的心血之作,暗合太极、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煞、八卦、九宫之妙,把敌人困在一片绝杀领域中,是一座杀戮大阵。

十九人纷纷掣出兵器来,一时之间,刀光生寒,剑芒刺目,闪耀成一片,杀气腾腾,直冲汉霄。

“这什么血河杀阵还真有一些门道……”

霎时之间,孔离仿佛陷入了一片刀林剑池之中,一股无名的冷意袭上心头,禁不住机灵灵打了一个寒颤,如历隆冬。

当下,孔离就知道,这杀阵只怕非同凡响,于是他便小心戒备起来,抽出流年刀,沉肩曲膝,稳扎马步,摒气敛声,静如山岳,以不变应万变。

“杀——”

铁手冷喝一声,顿时,十九人便一齐发动了攻击,只见漫天光影和厉芒破空而出,纷纷朝孔离斩杀过去。

可以,这一座杀阵,集中了十九人之力,威力那是相当的逆天,足可弑神杀仙。

曾经有一尊武宗期的一流大高手,绰号叫武祖,以一套“舞乾坤”的盖世刀法纵横江湖,鲜有对手。

有一天,武祖路经青州郡,听闻了鬼堡的种种恶行劣迹,于是他便孤身闯进鬼堡,打算为民除害,那时,堡中刚好就只有四手、五君和十鬼卫,双方道不同,不相为谋,话也没说几句,便动起手来。

那是一场恶战,双方足足斗了大半天,武祖以武宗之威对上九天十地血河杀阵,竟然迟迟不能破阵,到得最后,愣是被活活的累死,精疲力竭而亡。

还有一名自称“炎主”的大高手,因吐下一颗“火气丹”而变异成为一尊伪气境的绝顶高手,以一门“斗苍穹”的刀法威震古今,凭着一把“火舞刀”杀遍八荒六合,他有一天也闯进鬼堡,想找血河尊者一较高低,可惜那时血河尊者有事外出,他见不到,于是便拿鬼婆等人出气,熟料最后也是被困死在九天十地血河杀阵之中,死得实在憋屈。

堂堂一尊伪气境的大高手,还有一尊武宗期的大高手,这两人神功盖世,但皆不能破解的大杀阵,孔离以区区半步武宗之威能讨得了好处去吗?

其实,破解九天十地血河杀阵,旨不在你的功力有多么威猛,关键一点,却是技巧问题。

也就说,不能力敌,只可巧取。

空有神力,但技法拙劣,没能把威力全部发挥出来,那也是枉然。

无论武祖,还是炎主,这两人所走的都是刚猛的路线,出招固然凶悍,但内力消耗却也快,所以,一旦陷入了车轮战类型的九天十地血河杀阵之中,若是不能速战速决,最终的下场便是被活活的拖垮。

所幸,孔离有一套独步天下的绝妙步法——流影步,并且让他修炼到了出神入化的层次,腾挪跳跃之间灵活无比,滑如游鱼,只见他的身影穿梭在漫天杀伐光影之中,便似一条泥鳅,畅行无阻。

变幻莫测、杀机深沉的九天十地血河杀阵根本奈何不了孔离,任其上下驰骋,好不洒脱。

激战,十分猛烈。

很快,双方便争斗了大半个时辰,仍不分胜负。

“啊——”

又斗了好一会儿,忽闻一声惨叫划破了长空,局势由此便被打破了平衡。

原来,五君中的火君由于长时未能伤敌,脾气急躁的他,一时贪功冒进,兵行险招,想出大杀招击杀敌人,反而露出了空门,让孔离抓住了破绽,被流年刀化作一道流光一下子就刺穿了咽喉,当场就一命呜呼哀哉了。

火君一挂,九天十地血河杀阵便缺了一环,运转起来就不再那么和谐了,威力下降,露出的破绽也更多。

“统统去死吧,杀——”

孔离则趁胜追击,大吼一声,神威凛凛,流年刀法使将出来更加的得心应手,流利无比,剑光霍霍,杀气腾腾,顿时之间,只见血肉横飞,惨叫连连,战场瞬息间变成了一面倒的屠宰场,惨不忍睹。

一盏茶的工夫之后,杀戮就停止了,偌大一个广场,就只剩下一个人还站着,其余的皆横尸在地,有的身首异处,有的血肉模糊,有的四肢不全,红血之物淌了一地,岂一个惨字了得?

这站着的人自然就是流年刀客孔离。

流年不利,一刀归西。

他的杀人风格,一向都是心狠手辣,快刀斩乱麻,果敢,决断,刀光过处,寸草不留,赶尽杀绝,斩草除根,不留任何一个活口。

孔离四下扫了一眼地上的残肢断体,神色冷冷,也不吭一声,回刀归鞘。

抬头,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然后便举步朝北边一座最高最宏伟的大殿走去。

穿长长的一条走廊,就来到了大殿前,大门敞开着,孔离略迟疑了一下,就迈步跨了进去。

大殿的空间十分宽敞,不过此时没有点灯,光线有些偏暗,但孔离内功精湛,眼力犀利,视物倒不成问题。

“嗯?大殿凌乱成一片,似被人翻找过的痕迹,莫非自己成了黄雀前面的那一只螳螂?是谁,竟敢虎口抢食?”

孔离四下搜寻了一番后,便横生出一股怒气来,恨的牙关痒痒。

大殿中,空无一人,但一地狼藉,抽屉、暗箱之类被打开,一些衣物、器具等则被随意的丢在地上,很显然,遭贼人光顾过了。

“肯定是趁自己跟四手五君等人战斗的时候被某人抢占了便宜,估计尚未走远……哼,敢虎口抢食,岂能让你那么如意……”

当下,只见孔离愤然的走出大殿,他没有往其他房间继续搜找,而是悄悄飞身登上大殿的屋顶,躲藏在一个隐蔽的角落,察看四周的情形。

这大殿是鬼堡中最高的一栋建筑物,站在顶上,堡中的任何动静几乎可以一览无余。

“哼,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抢本人的船只?”

当孔离往鬼堡大门张望之际,突然就瞥见自己停泊在大门口的小船竟然动了起来,上面撑船的是两条人影,一壮硕,一娇小,似乎是一对男女。

“这一对身影好眼熟……是真空教的阴阳双煞?莫非紫气宝典被他们找到了?快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