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敌敌畏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062字
  • 2019-02-16 20:01:16

孔离很好奇被传得神乎其神的《敌敌畏》到底是如何的逆天?

所以他便没有采取先发制人,没有下先手打断鬼婆的动作,而是运转内功,放空神思,如老僧入定,静观其变。

起初,笛声低沉,如深闺怨妇的抽泣,让人听了,心酸难过,持续了一刻钟之后,渐渐转急,如千军万马一起冲锋陷阵,杀伐之音蓦然大作,让人血脉喷张,让人热血沸腾,孔离听了,有种冲动,恨不得把衣服脱了,忘情跳上一段舞。

幸好,孔离的内功深厚无比,他的定力堪比得道高僧,所以并没有当场心神失守,他怀抱着流年刀,站立如松,岿然不动。

“此人竟是如此的淡定,看样子,不是绣花枕头,内在有几分实力的……”鬼娃起初见孔离长得俊秀,白白净净,以为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脸,待此刻见他安然无恙的样子,心中便忍不住犯起了嘀咕。

鬼娃很随意的站在一旁,也不见他运功抵抗,看样子,莫非鬼婆的笛声他听多了,因此产生了免疫力?

“哼!这流年刀客果然名不虚传……我用力,用力,再用力,看你能坚持几时?”

鬼婆见孔离如此年轻就有如此好的定力,忍不住暗赞一声,不过她觉得连一个后生小子都拿不下,实在有失面子,于是暗中催动真气,更加卖力的吹奏了。

“咚,咚咚……”

笛声越来越高,如战鼓冲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无形的杀伐之气,孔离的心跳跟着也越跳越快。

“哑——”

忽然,笛子的声音一顿,戛然而止了。

笛声突然消失了,但是鬼婆还把笛子含在嘴里,忘情的,投入的,继续努力的吹奏着。

“大音希声之境?”

孔离的耳朵虽然听不到笛声了,但他仍感到心跳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并且越跳越快,大有要跳出胸膛的意思,当下他便知道鬼婆并没有停止,反而进入了紧要关头,于是他赶紧关闭六识,进入那视而不见,闻而不见,不闻不见,四大皆空的最深层次的禅定之中。

立如青松,静如磐石。

一曲下来,鬼婆把吃奶之力都使了出来,但还是奈何不了孔离。

曲终,声歇,加注身上的压力一去,孔离就轻松了下来,他朝鬼婆撇了撇嘴,说道:“结束了么?嘿嘿,被传得神乎其神的神曲似乎也不咋样哦……”

鬼婆冷冷一笑,沉声道:“小子,先别得意,刚才鬼婆吹奏的只是一曲《敌畏》罢了,真正的《敌敌畏》其实是需要两个人一块合奏的……”

孔离道:“是吗?”

鬼婆道:“当然!”

孔离问:“那你一般跟何人一块合奏?是鬼娃吗?”

鬼婆道:“不错。”

孔离道:“那刚才你们没有一齐出手,是不是觉得鄙人不够格呢?”

鬼婆道:“不错,原先确实小看你了,想不到你小子的定力竟然那么好,难得难得。”

孔离道:“过奖过奖……”语锋一转,又厉声道,“好啦,鄙人前来可不是跟你们拉扯家常的,鬼婆和鬼娃,鄙人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让你们在阳间最后合奏一次《敌敌畏》,然后,鄙人就送你们到阴间去……”

鬼婆骂:“狂妄!”

鬼娃骂:“不知死活!小子,等你听了《敌敌畏》之后,只怕下阴间的是你吧。”

“是吗?”孔离笑吟吟道,“来吧!别尽说废话。”

“很好……”

鬼娃低声吐出了两个字之后,就看见他从衣袖里掏出一面小巧玲珑的拨浪鼓来,鼓身不知采用的是什么木料,漆黑如玄铁,鼓柄雕刻着一些奇怪的符文,刃鼓面由一种水蟒的皮制作而成,也是黑亮发光,两侧缀有两枚黑色的小弹丸。

这鼓叫乱神鼓,据说摇动之间能发出一种魔音,乱人心神,勾魂摄魄。

亮出武器之后,鬼婆和鬼娃相互对看了一眼,便心有默契的合奏起来。

笛子如银铃一般,滴渡滴渡响了起来,拨浪鼓则有节奏的发出一阵邦邦的声音。

两种声音重叠在一块,时而节奏相同,让人听了如沐春风,舒坦之极,时而又相冲突,让人听了很矛盾,难过的想吐血。

一开始,孔离感觉还好,就当欣赏一首不是很悦耳的曲子,但对方一旦进入大音希声之境,却就感到有一些不妙了:“果然有一些门道,似乎威力大了两倍不止……”

他虽然进入了最深层次的禅定之中,但仍感到心头抑制不住的生出一股莫名的烦躁来了,面色酡红,好像喝下了两斤烈酒,脑袋越来越感觉到沉重,昏昏欲睡。

看见孔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时红,一时白,呼吸之间就变换几次,鬼婆和鬼娃不禁有些得意,知道对方终究还是嫩了一些,半只脚已然差不多跨进了鬼门关,于是他们更加卖力的表现,非要把孔离的灵魂当场震碎不可。

危险,对于孔离而言,他的处境相当的危险,若是一会坚持不住,只怕不死也要变成一个没有灵魂的白痴。

这一曲《敌敌畏》果然不是胡编乱造的,连功力几乎臻至武宗的孔离也有些扛不住。

噗——

最终,孔离还是熬不住,嘴巴一张,猛的喷出一股血箭,脸色苍白如纸。

“哈哈,小子,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看见敌人吐血,鬼婆和鬼娃便停止了下来,也好节省一些元气,鬼婆冷冷一笑,把之前的郁气发泄了出来。

“吁——”孔离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调节了一下气息,气色就好转了不少,他冷声道,“厉害,确实有几分厉害,不过,若是以为这样便能要了孔某的小命,那么你们未免也太小看人了……今天,就陪你们玩到这吧,看刀……”

声落,身影一动,他整个人就化作一道残影飙了出去,目标直指鬼婆。

鬼婆由于连续吹奏两首曲子,真气消耗过巨,一时缓不过气儿来,同时她也料想不到孔离明明受伤了,竟然还能发动攻击,一时大意之下,加上孔离的速度实在太快,她根本来不及采取应变措施,寒光一闪,孔离的流年刀就狠狠的从她的咽喉抹过,鲜血飞射,她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砰的一下,便仰面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啊……”

看见孔离扑来,一刀就放倒了鬼婆,相隔不远的鬼娃登时就被吓破了胆子,他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恐叫,本能的想抽身后退,但是,一切却太迟了,他的身子刚一动弹,孔离的流年刀便如电射而至,一下子就洞穿了他的咽喉,留下一个透明的血窟窿。

砰!

鬼婆的身子刚倒下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鬼娃便紧随其后,步其后尘,用同一个姿势倒了下去,追随她而去了。

黄泉路上,两人有伴,也不算寂寞了。

鬼婆和鬼娃,鬼堡之中的两大精英人物,就这样草草了结了一生,连遗言也没有,当真可悲之极了。

流年不利,一刀归西。

孔离不亏是孔离,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夺去了两条鲜活的人命。

其实,若非他受到了一点内伤,身法多少受到了一丝影响,速度较平时慢了半拍,不然,只怕他根本不必发动两次的,只一刀便可同时掠夺两人的性命。

“奇怪,刚才闹出的动静并不小,为何便没有其他人赶来,莫非堡中就只有这三人而已了?”

孔离扫了一眼地上的三具尸体,心中泛起了疑惑。

其实,确切而言,地上躺着的不是三具尸体,而是两具加上两半边。

那最先扑击孔离的人,被他一刀劈成了两半,红白之物流淌一地,孔离连他的名号也叫不上,不过从那扑击的速度和力度来看,孔离知道他的身份在鬼堡之中应该不低。

“据说鬼堡中有一口铜钟叫丧钟,是专门用来召集人员的,悬挂在什么地方了呢?”

鬼堡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占地十几亩,屋舍几十间,若是一间一间的搜寻,只怕有一些费时费力,孔离可没有那个心思跟敌人玩猫抓老鼠的游戏,他是一个做事干脆的人,于是想通过丧钟把敌人都集中到一块,然后一网打尽。

孔离游目四顾了一下,便发现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八角凉亭单独的矗立在空旷的广场中央,他依稀看见亭中悬挂着一口大钟,心忖:“此钟应是丧钟无疑了吧?”

孔离没有迟疑,直接就踱步来到了凉亭之中,走到铜钟下,抡起拳头一拳就砸在了上面,顿时发出嗡嗡大响,经久不息。

咻!

咻!

咻!

钟声未歇止,就看见数条人影风风火火如流星一般奔了出来,迅速的在凉亭外一字排开,动作划一。

孔离抬眼粗略一扫,发现有九人之多。

嗖!

嗖!

嗖!

风声再动,又见数条黑色的身影奔来,不过动作和速度就慢了一些,不如先前九人那么利索。

孔离又扫了一眼,发现这后面奔来的一共是十人,都是魁梧的汉子,穿着清一色的黑衣,面容冷峻。

这后面赶来的十人站在先前九人的后面,也是一字排开,垂手而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