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鬼堡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767字
  • 2019-02-16 12:01:22

大夏国,青州郡。

在青州郡的东部有一个非常广阔的湖泊,波涛万倾,名叫青岛湖,在湖的中央有一块巨大的礁石,上面建有一座城堡,巍峨,恐怖,阴森,当地人畏之如地狱,管它叫鬼堡。

其实,这城堡正是血河门的总坛所在之地。

血河门在当地是数一数二的恶势力,不但一般寻常老百姓不敢靠近,就是一般武林高手也不敢轻易招惹。

传闻鬼堡之中机关重重,杀机起伏,凡是闯进去之人从来就没有见过有一人活着走出来。

在鬼堡的百丈范围之内,一向都没有看见船只出没。

但这一天,只见一艘小船就出现在了鬼堡大门口。

只见船头站着一条人影,是一名风度翩翩的少年公子,气宇轩昂,腰际悬挂着一把宝刀。

这人,赫然就是流年刀客孔离。

“哈哈,好一个鬼堡……其实,鬼堡令人畏惧的就是血河老魔巫长天一人,如今,此魔一死,鬼堡就几乎成了一个摆设了,不足惧……”

孔离心中冷笑了一阵,只见他足尖一点,小船微微一颤,嗖的一声,腾空而起,飞越门头,长驱直入冲进鬼堡中。

“什么人?找死!”

孔离两脚刚触地,还未站稳,就有一人怒喝着冲了过来,挥掌击向他。

掌风呼呼,十分刚猛。

“哼!看是谁要找死……”

对方来势太快,孔离看也未看,随手一刀就斩了出去。

“啊——”

刀光一闪而逝,跟着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血光飞溅中,那冲杀过来的人影立时一分为二,扑倒在地。

流年不利,一刀归西。

孔离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让一条生命归西。

“好小子,好大的胆,竟敢闯进鬼堡来杀人……”

“血河禁地,擅入者死……”

孔离刚把刀归鞘,忽然,风动,声响,人影晃,就看见鬼堡的大厅中又奔出两条人影,风一般凭空出现在孔离的面前。

孔离抬头一看,发现来者是一男一女。

男的身材矮小,不足五尺高,鹤发童颜,乍一看以为是一名小老头,其实他一个未老先衰的少年,脸色苍白如蜡,没有一丝表情。

女的身材高瘦,估有七尺,比站在她旁边的少年足足高出一头,披头散发,乌黑如瀑,一张瓜子脸,论面方,挺好看,就可惜,那一张脸皮皱如橘皮,色如黄蜡,死气沉沉的样子,没有半点生机,令人乍一看,禁不住要被吓一跳,以为白天撞鬼了。

“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鬼婆和鬼娃,久仰久仰了……”

打量了对方两人一眼,孔离忽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神情自若,一点也不把眼前的两人放在心上的样子。

在进鬼堡之前,孔离已然把血河门的一些基本情况都打听清楚了,他知道,除了血河尊者这个伪气境的绝顶高手和他的得意门徒血影刀客之外,堡中还有十一尊武艺期的二流高手,分别是鬼婆,鬼娃,四手和五君,剩下的都是一些武力期的三流武夫,不足畏惧。

孔离是一个浪子,也是一个武学天才,年纪虽不大,但到处游历,去过好几个国家,除了大夏国,西凉国、云荒国、大唐国、大乔国等国的国土上都曾留下他的足迹,可以说,他的社会阅历不浅,会过的江湖高手也不少,实战经验那是相当的丰富,并且他是一个善于学习的人,博采众家之长后,他参悟出了一套自己的独门刀法——流年刀法。

他的刀法犀利无比,快,狠,猛,不出刀则已,一出刀就要饮血。

因此,他在江湖博得一个“流年不利,一刀归西”的名头,算得上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一等一的大高手。

按照实力的划分,孔离虽然没有开宗立派,还算不上一名真正意义上的名满天下的大宗师,但他已具备了武宗的战斗力。

对于血河门,他所顾忌的人其实就只有血河尊者一人罢了,至于其他的鬼婆鬼娃之流,他可不怎么放心上,所以,他便毫无顾忌的直闯鬼堡,可谓艺高胆大。

“年轻人,好大的胆量,敢跑来鬼堡撒野,报上名来吧。”鬼婆横了孔离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

孔离笑了笑,道:“无名小卒,孔离是也。”

鬼娃眼中神光一亮,朗声道:“你叫孔离,号称流年不利,一刀归西的那个孔离?”

孔离道:“好说,正是鄙人。”

鬼娃阴恻恻的笑道:“嘿嘿,江湖上传闻阁下的刀法十分了得,却不知是不是浪得虚名之徒,本人不才,很想领教一番。”

孔离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说道:“是吗?不急,一会儿便会让你见识一下的。”

鬼婆这时笑道:“嘎嘎,原来阁下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难怪如此目中无人的闯进鬼堡来,说吧,阁下到底有什么目的?”

孔离沉吟了片刻,道:“在下就问一句,血河尊者窃取一本紫气宝典,你们知道藏在什么地方了吗?”

“紫气宝典?”鬼婆皱眉道,“敢问阁下是哪里听说的,怎么就断定东西落在了我们门主的手上?”

孔离道:“别问我是哪里打听的,我只想问,你们到底知不知道东XZ在哪里了?”

鬼婆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小子,别说我们不知道,就算知道,你以为我们会告诉你吗?”

孔离笑道:“哈哈,本人就知道,血河尊者肯定不会把一切事情都让你们知晓的,所以问了也是白问……那好,本人现在只想问,血河尊者的卧室在什么地方?”

鬼婆冷笑道:“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呀?还是刚才那一句,你以为我们会告诉你吗?”

孔离道:“很好,话不投机半句多,算我白费口舌了……既然你们不肯配合,那么,请拔刀吧……”

血河门在江湖中是一个邪恶霸道的门派,它的门人个个都是心狠手辣之辈,人人得而诛之,孔离在来之前就计划好了,打算要把什么“四手”和“”五君”之流统统诛灭,也算为武林除一大害。

孔离知道夏虫不可语冰,他也不打算苦口婆心规劝这些人改邪归正,因为那是没用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狗是改不了吃屎的,对付这类人,最实在的手段就只有一个字,那便是——杀,以杀止杀。

当下,孔离就不打算给鬼婆和鬼娃多说废话了,唰的一声,拔出流年刀,准备开打,不过他是一个讲究风度的人,并没有抢先出招。

“哈哈,小子,很久很久没有人敢孤身闯进鬼堡来了,你的胆量可不小,本来,鬼婆还想多让你苟活一会儿,但既然你不识好歹,如此急着要去见阎王爷,那鬼婆便只好送你一程吧。”

狂笑中,鬼婆亮出了她的独门兵器,是一根玉笛,拇指一般粗,长一尺四寸,通体绿油油。

笛子本是文人墨客卖弄文雅的道具儿,给人的印象应是亲切的。

但孔离看见鬼婆亮出这么一件文雅的兵器来,他可没有半点嘲笑的意思,相反,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这便是惊鬼笛么?”

因为,在来之前,他早就打听清楚了,知道鬼婆所使用的兵器是一根叫惊鬼笛的笛子,专门利用音律来杀人,传言她谱写了好几首惊天魔曲,笛声一响,便如无常小鬼的催命曲,杀人于无形,端是邪异无比。

鬼婆冷笑道:“不错,此笛有名正叫惊鬼,小子,算你还有点见识,知道鬼婆使用的是什么兵器……那么,你应该也听说了,鬼婆的曲子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福消受的,稍不小心,可是会要人的小命滴哦,你可决定要听?”

孔离一甩头发,调侃道:“听,自然要听的,哈哈,孔某此次冒着生命危险闯进鬼堡来,很主要的一点,便是想聆听一下你鬼婆的成名作品——《敌敌畏》的,你老可不能令我失望哦?”

江湖传言,鬼婆最得意的作品便是一首《敌敌畏》,此曲一响,令敌听而生畏,神经错乱,吐血自尽,端的邪恶万般。

鬼婆嘎嘎怪笑一阵,大声道:“好,很好!小子,既然你执意要寻死,鬼婆便成全你吧……”

说罢,只见她把笛子的一头含进嘴巴,鼓气一吹,滴滴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