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血悲咒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561字
  • 2019-02-15 12:00:13

笑声未落,就见一条修长的身影凭空出现一般来到了血河尊者的面前。

好快的速度,鬼魅一般。

来人,正是真空教的教主真空剑客云空,他是一名半百老者,身材修长,挺直如松,面容清瘦,留着一把山羊胡子,长及胸口,随风飘动,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风韵。

嗖!

嗖!

嗖!

真空剑客刚站定,紧跟着,又有四道人影不分前后的同时电射而至。

血河尊者定眼打量了来人一眼,抚掌大笑:“真空剑客,还有四大神使,是你们,哈哈,倾巢出动了呀……”他的笑声表面是镇定的,但内心深处难掩一丝不安。

这最后出场的正是青龙使者、白虎使者、玄武使者和朱雀使者,四人神采焕发,气势高扬。

四大神使和阴阳双煞站成一排,立于真空剑客的身后。

“血河门主,咱们又见面了,别来无恙否?”真空剑客打量了血河尊者一眼,便开口打招呼道,很热情的样子,就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血河尊者皮笑肉不笑道:“哈哈,托你真空教主的福,巫某一切都很好……”

真空剑客不怀好意的怪笑道:“嘿嘿,是吗,可是,血河门主,你这右手是怎么了,为何只剩两根手指呢?”

“你……”

对方的嘲讽,血河尊者何尝听不出来,他气得肺都要炸了,不过强忍着没有爆发出来而已。

若是换了别人,只怕他二话不说就一掌拍出去,非把对方打扁不可,可惜,在真空剑客的面前,他却是不好放肆。

“哈哈,血河门主,老夫咋了,莫非是我的话太过直白,伤到你的自尊心了不成?”

真空剑客分明有意拿他血河尊者寻开心。

“哼!”血河尊者是魔道中人,一向我行我素,性格暴躁,对方一再挖苦他,他又如何忍受得了,当下就勃然大怒,“真空教主,别仗着人多就以为很威风,老子可不怕你……”

真空剑客依旧笑道:“哈哈,你说不怕,其实心中早有几分胆怯了,对吧?”

血河尊者怒道:“哼!老子懒的与你多说,出手吧!”暗中扣了一把血雨针,打算出其不意偷袭一把,先放倒几个再说。

不过,还没等他出手,真空剑客就出声喝止道:“且慢!”

血河尊者不耐烦道:“阁下还有什么要说的?”

真空剑客捋须道:“血河门主,你我修行到这一步,其实并不容易,若是动不动就以身犯险,实属不值,所以……”

血河尊者嘿嘿干笑了一声,道:“所以怎么样呢?”

真空剑客道:“血河尊者,你眼下势单力孤,是打不过我们的,念在你修行不易,老夫实在不忍心就这样把你葬送了,所以,只要你乖乖交出紫气宝典,老夫就决不与你为难,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血河尊者怒喝道:“哈哈,放我一条生路么?我呸!放……放他妈的狗屁,我命由我不由天,老子的命运岂能由别人来决定?真空剑客,你以为就吃定我了吗?看招——”

说罢,他骤然发难,右手一抖,无数寒星就射了出去,把面前所有的敌人都囊括在内,要一网打尽。

同时,他左手运刀如风,挑起一片血色刀幕,蓦然向下一划拉,劈头盖脸就斩向真空剑客。

阴阳双煞和四大使者早就有所戒备,看见漫天暗器飞来,也不惊不慌,纷纷亮出兵器,把近身的暗器纷纷击落。

北斗剑罡!

真空剑客首当其冲,承受了其中绝大部分的压力,但他镇定自若,半点也没有慌乱,锵的一声,掣出一把宝剑,当空一抡,就在身前演化出一片剑幕,不但把绝大数的血雨针击飞,同时叮的一声,也把血河尊者随后斩来的刀锋震开。

真空剑客手中所使之剑,叫真罡剑,也是一把极品明器,所以,与血河刀一碰,并没有遭到什么损伤。

一场大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真空剑客和血河尊者,这两大武林中的绝顶人物展开了一场巅峰对决,龙虎之争。

至于其他六人,就在一旁替真空剑客压阵,因为伪气境层次的较量,他们根本插不上手。

血河尊者变异之后的血灵真气非常玄妙,一般武者根本攻不破他的防御。

但真空剑客的真空剑气也是变异过的真气,无坚不摧,洞金穿铁,犹如捅豆腐块一般。

血河尊者的血河屠神刀法非常厉害,刀气纵横之下,地面和四周的草木都遭了殃,千疮百孔。

而真空剑客的真空剑法,飘忽不定,变幻莫测,劈、刺、点、撩、崩、截、抹、穿、挑、提、绞、扫等,每一招都灵动不已,每一剑都霸道无比,杀伤力无比巨大,草木皆毁。

两人过招,快速绝伦,眨眼之间,就是几十上百回合。

两人都是伪气境的绝顶高手,功力相差无几,一开始,两人斗得不相上下,难分胜负,但时间一长,血河尊者就渐渐处于了下风。

毕竟,血河尊者有伤在身,多少都会受到了一些影响,出手有时不是那么敏捷,破绽就露了出来。

不过都是一些小破绽,还要不了他的性命,每次都让他险之又险的化解了过去。

又激斗了好一会儿,两人交手至少已有上千个回合了。

真空之吻!

忽然,真空剑客又抓住了对方的一处破绽,于是毫不迟疑的使出一招绝招,长剑向前一送,就刺出一道无形的剑气奔向血河尊者的额头。

这一招,动作看似轻柔,仿佛情人之吻,但实则却是最为无情的一击。

情人之吻,一吻定三生。

真空之吻,一吻夺三魂。

这是夺命的一招,凶狠,阴险,歹毒无比。

“哼!好恶毒的一招,豁出去了……”血河尊者把心一横,牙一咬,一掌就直拍了出去。

血灵大手印!

这一掌,他倾尽了全部真气,呼吸之间,他的左手大如扇,把一张脸都遮挡住了。

嗤!

剑掌接实,血光飞溅,血河尊者号称可以粉碎一切的血手印此时却被真空剑客的剑气一下子就洞穿。

进!

真空剑客得势不饶人,挺剑直刺,势要一并把对方的额头刺出一个血窟窿来。

退!

敌进我退,血河尊者也是一条硬汉子,受伤之下,他没有吭一声,在抽身疾退的同时,他的右手并没有闲着,振臂一挥,嗤嗤之声破空响起,几枚血雨针就射了出去。

两人相隔不过几尺的距离,飞针速度又急又快,换作一般人只怕就得饮恨当场了,不过真空剑客作为一教之主,必有他的不凡之处,只见他双足一顿,蓦然腾空而起,扶摇直上一丈多,堪堪躲过了暗器。

“看拳!”

人在半空中,只闻他猛的大喝一声,左手击出,使一记泰山压顶就朝血河尊者欺压而来。

血河尊者两眼凶光外冒,冷哼一声,一扬手,就看见一道乌黑的神芒飙射了出去,直取对方的咽喉。

血杀神芒!

这是血河尊者的另一样绝杀暗器,比之血雨针还要歹毒,专破敌人的护体罡气,可以说,哪怕是跃龙门的门主龙辰,他练成了龙血战体,号称拥有最强的防御之体,但也不敢轻视它。

真空剑客何等眼力,当然看出其中的厉害,于是他的右手赶紧一剑劈了出去,叮的一声,火星迸现,血杀神芒就被他一剑磕飞,不过他也受到了一股反冲之力,不由自主的的被震得向后抛飞。

真空剑客赶紧平伸两臂,稳住了身子,向后滑翔,平稳落于地。

“哼!再来,星空之痕,看剑——”

长剑一劈,就看见一道白色的剑光蜿蜒如电奔向血河尊者的胸口。

快,非常的快,眨眼间就触及血河尊者的身体,哧的一声,犹遭雷击,一下子就将他轰飞。

这一招之快,竟连血河尊者也没反应过来,可想而知,到底有多么的迅猛?

噗!

血河尊者重重跌倒于地,忍不住喷出一大口鲜血,他闷哼一声,打算挣扎爬起来,不过,他刚好起来一半,这时——

嗖的一声,真空剑客身子一晃,就蹿到了他的面前,左手一按,就将他重新按倒了下去。

真空吸星诀!

真空剑客的本意不是要一掌把敌人的天灵盖拍碎,而是,他想施展玄功要把对方的真气吸为己用。

“你……使的是什么邪术?”

霎时之间,血河尊者感到丹田之中的真气源源不断的从百会穴外泄出去,蓦然一惊,想挣扎着站起来,但挣扎了一下,却没能挣脱对方的掌控,不由亡魂大冒。

真空剑客得意大笑:“哈哈,血河尊者,这下你死定了……告诉你也无妨,这是云某最近修炼的真空吸星神功,专门吞噬别人的内力……等一会,阁下将会变成一具干尸,你有什么遗言的,就赶紧交代吧,不然就没机会了,哈哈……”

“哼!是吗?真空剑客,别高兴的太早了,老子要跟你同归于尽,血悲咒,给我爆吧……”

真空剑客愕然道:“嗯?血悲咒?这又是什么神功?”

血悲咒是一门极其邪恶的自残之术,逆转经脉,燃烧血脉,爆发出毁天灭地的杀伤之力,十分的恐怖。

此法是禁术,轻易不使用,一旦施展,天地同悲,自身与周围十丈之内的所有东西都将化为飞灰。

真空剑客的真空吸星神功非常霸道,血河尊者根本挣不开,他不甘心命运被别人所左右,他想自主的选择自己的死亡方式。

反正是一死,临死前,怎么也要拉一个垫背的,这样才不会亏本,黄泉路上也好有一个伴儿,不至于寂寞。

所以,在绝望的情况之下,血河尊者就毫不犹豫的把这等有伤天和的禁术施展了出来,要与敌人同归于尽。

心一狠,运转法诀,血液顷刻之间就在他体内沸腾了起来,熊熊燃烧,周身毛孔冒出了丝丝白烟,十分诡异。

“嗯?真气吸不到了?危险,快退……”

真空剑客蓦然一惊,察觉到了危险,想抽身遁走,可是他的一只手掌仿佛沾了胶水,被牢牢吸住,怎么抽也抽不开。

血河尊者狰狞的笑道:“哈哈,真空剑客,一起死吧……”

“教主,危险,快退……我们来帮你……”

四大使者和阴阳双煞看出真空剑客的尴尬处境,纷纷挥动兵刃,想上前帮他一把,要把血河尊者乱刀剁了。

真空剑客却喝止道:“危险,你们不要靠近,快躲开……”

话刚完,这时——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飞沙走石,血河尊者的身体突然间就爆炸开来了,狂暴的冲击力瞬息之间就把四周的草木统统摧毁,狂风扫落叶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