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破天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729字
  • 2019-01-31 12:00:04

“大好河山,一刀碎之!”

一刀在手,青龙使者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变得凌厉起来,他蓦然大吼一声,运刀如风,手臂一挥,向下斩去,直取江枫的脑门。

他这一招,乃是他的压箱绝技“龙吟破天刀法”中的厉害杀招,刀势磅礴,沛莫能挡。

江枫神色不惧,横剑一封,叮的一下,就将对方必杀的绝招抵挡了下来。

“滚滚大江,一刀断之!”

一招不凑效,青龙使者接着又使出了第二招。这第二刀更加的霸道和大气,不过还是无法奈何江枫,被江枫用一招“剑舞春秋”化解掉。

青龙使者的刀法,那是大开大阖,霸道,凌厉,气势如长虹经天,一往无前,可惜的是他今天遇见的对手是江枫,江枫的剑法如绵绵春雨,不论他的攻势如何刚猛,也无济于事,根本攻不破江枫的防御。

一剑一刀,龙虎相争,两人打斗的场面好不激烈。

好在江枫修炼的是咏春诀,内力比一般人要经用一些,不然连续两场战斗下来,累也累死他了。

他这一门内功心法,讲究的不是霸道,不是爆发力,而是讲究春风化雨,慢慢渗透,胜在持久,胜在耐用,一旦修炼大成,内力就如绵绵春雨,用之不绝,而且还有驻颜养容的功用。

“白虎出山!”

白虎使者看见青龙使者久攻不克,而且有落败的迹象,心下着急,当下他扔下玄武使者在一旁,任其自行运功疗伤,唰的一下,他从腰间拔出一把明晃晃的朴刀来,两手紧握,朝天一举,形成人刀合一之势,随后大吼一声,同时凌空一扑,就加入到了战局之中。

别看他手中这一把朴刀不起眼,但却是一把极品明器——虎翼刀,是神空子最为得意的作品,如虎添翼,让使用者更加凶猛,更加强悍。

原本,论拳脚功夫,青龙使者和白虎使者不相上下,不分伯仲,但因龙鳞刀不如虎翼刀厉害那么一点点,所以综合实力,还是白虎使者厉害一些,所以青龙使者就只能屈居第二,叫龙二,而白虎使者是老大,是四大神使中的领军人物。

同样是武艺期的二流高手,彼此之间虽有差距,但也不会相差太远,单对单,江枫不会输给在场的任何一人,但此刻,一战二,他的处境就有点不妙了,虽一时半会不会落败,但迭遇险招,危象环生,随时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把小命给交待了。

四海飘零!

江枫刚以一招飘零剑法化解了青龙使者的一招龙吟破天刀法,但却无法及时应付白虎使者紧随其后的一招虎啸震天刀法,嗤的一下,被对方一刀击中后背,划出老长一道口子,鲜血飞溅,染红了好大一片衣服,不过幸好他及时向前倾了一下身子,才不至于伤及筋骨,不然很可能就被一刀劈成两段了。

“哼!”虽然只是皮肉之伤,但伤口太长,失血太多,江枫痛的禁不住闷哼一声,倒吸一口冷气,但他很硬朗,紧咬牙关,出招更急更密,大有死战到底的决心,不过这只是他表面装出来迷惑敌人罢了,他其实心中已萌生了退意。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他并非死板固执之辈,明知不可为的还死撑下去,他给自己订下的江湖生存原则是,打得过的就打,打不过的就避,留得小命在,他日卷土重来,好死不如赖活,性命才是根本,其他一切都可以暂时抛弃,以后努力了,再捡回来便是。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江枫才可以活到今时今日,不然他早就死一百次不止了,毕竟他并非江湖第一高手,可以天下无敌。

但论保命和逃跑的本事,江湖中的一些老江湖也比不上他,因为论轻功步法,他的错踪步可是江湖一绝。

当下,江枫一边狂舞着飘零剑,演化一团剑幕守住周身要害,一边寻找机会逃走。

只是,青龙、白虎两大神使,一把龙鳞刀,一把虎翼刀,都是明器中的厉害角色,两大神使,两大神兵,一个演练龙吟破天刀法,一个演练虎啸震天刀法,交织成一个半圆形的光幕,死死把江枫罩在中间,任其左冲右突,用尽浑身解数,一时半会也无法突围出去,成了困兽之斗。

何况,经过一番运功调息,那玄武使者已然可以站了起来,气色红润,想必恢复的差不多了,他怀抱神武刀,两眼专注于战局,就像一头狼盯着猎物,随时要扑上去把江枫咬几口,以报刚才一剑之仇。

在三双雪亮的眼皮底下,江枫,他是否真的可以突围?

江枫仗着错踪步的神妙,又游斗了一盏茶的时间,但敌人两两配合,默契无间,联手之势固若金汤,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是无法破局出去,当下心急如焚,知道再耗下去,一旦内力用尽,只怕小命就要呜呼哀哉了。

飞凤朝阳!

江枫一抖手中之剑,顿时一片剑影如怒浪一般拍击出去,把敌人逼退了三步。

“流芒针!”

一招占了先机,江枫自然不想错失良机,他蓦然大吼一声,左手一扬,就看见几道流光一般的针芒射了出去,声势吓人。

江枫只是一个浪子,而从来不自诩为君子,生存是他信奉的第一处事准则,为了活命,他可以不择手段。

向来,他与敌人对战,先礼后兵,开始堂堂正正的以一把飘零剑对决,如果敌人太强,收拾不下来的话,就只好使出一些暗藏的手段了,譬如使用毒药或暗器。

这流芒针乃是大夏国巴蜀郡唐门出品的绝杀暗器,排名暗器榜的第三位,可想而知,它的杀伤力到底有多恐怖?

这暗器乃是江枫从唐门的高手唐重的手中夺取过来的,江枫曾几次都是依靠它出其不意的击杀了敌人,才保住小命。

此针淬有剧毒,中针者顷刻之间便会魂飞魄散,根本无药可解,端是歹毒无比。

“真空两仪杀阵!”

流芒针来势奇急,眨眼即至,反应若稍慢上半拍,只怕便会饮恨当场,不过青龙、白虎两位神使却是临危不乱,看的出他们也是经历大风大浪的人物,两人一边极速后退,一边舞动手中宝刀,光影交错,两大明器共同演化出一个太极图形状的漩涡,顿时产生一股吸力,把银针悉数都吸过了进去,一场危险就这样被他们轻描淡写的化解于无形,而且这还不算完,他们反手一甩,那些银针就化作一片灿烂的流光一般的神芒朝江枫反击了回去。

看见银针来势凶猛,江枫神色一凛,不敢怠慢,急忙往左边一闪,避将开去,同时飘零剑横着一拍,就把银针震飞回去,这一次,没有朝人反击,而是向对方的坐骑激射过去。

那三匹马儿聚一块,正低头啃草,人类的纷争可不关它们的事,悠哉悠哉,但银光一闪,灾难就降临了,毒针入体,没有痛苦,生机瞬间就流失了,倒地身亡。

三匹活蹦乱跳的骏马,顷刻间就毙命,可见这流芒针的毒性是多么的凶猛?

“三位,失陪了,后会有期。”

江枫知道寡不敌众,于是当机立断选择了走为上计,他展开错踪步,身子一纵一跃,就跳到了马背上,一抖缰绳,策马飞速朝东边逃逸。

“可恶!追——”

三大神使看到坐骑被毁,心中那个气啊,恨不得把江枫生吞了,当下三人对望了一眼,也施展出八步赶蟾的轻功衔尾追赶。

由于江枫骑的是一匹瘦马,奔跑不是很给力,所以一开始差点就被追上,不过好在耐力不差,奔出半里之后渐渐就拉开了距离。

“来而不往非礼也,小子,看家伙,真空追命刺——”

看着江枫渐渐远去的背影,白虎使者气的七窍冒烟,右手一扬,一道乌芒就从他的手底射了出去,化作流光奔向江枫的后心。

叮!

江枫听得身后风声骤急,头也不回,反手一格,就将偷袭的暗器磕飞,同时两腿一夹,催马急驰。

不多久,江枫的身影就从三大使者的眼中消失不见,融进傍晚的苍茫暮色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