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双煞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157字
  • 2019-02-15 08:00:30

“哼,不自量力,死有余辜……”

血河尊者看也不多看江枫一眼,在他想来,江枫必死无疑。

“姓白的,这下该轮到你了,过来受死吧!”

血河尊者杀红了眼,解决了江枫之后,杀意未退,他抬头看向四海游龙,轻蔑的叫嚣道。

四海游龙看见血河尊者一刀就把江枫震晕在地,也不知是生是死,对方气势滔天,他心中不由就怯了几分,他很想转身就逃,但面子这一关却又过不去,他可不想当一个任人笑话的软蛋。

他怀着侥幸的心理,心道血河尊者也许已是强弩之末,未必不能赌他一把,于是他笑了笑,举步走近血河尊者,大笑道:“哈哈,老祖休要吓唬白某,我却是看出来了,老祖已是强弩之末,就不要装模作样了吧!”

血河尊者嘿嘿一笑,不置可否:“是吗?那么你以为有便宜可捡?”

四海游龙笑道:“正是!”

血河尊者道:“那么还愣着作甚么哩?出刀吧,且先让你几招。”

四海游龙扬刀叫道:“好说,恭敬不如从命,看刀——”

龙渊刀毫不迟疑的一刀斩了出去,风云相随,声动如龙,刀光如雪,刀势如渊,好不霸道的一刀。

好一把刀龙渊刀,从那狂暴的气息上可看出,此刀不凡,必是明器中的王者。

血影遁!

血河尊者有心想见识一下龙渊刀法的神妙,所以他没有立即下杀手,而是施展出绝世轻功进行躲避。

四海游龙出刀的速度很快,但可惜,却快不过血河尊者的血影遁。

所以,一刀过后,血河尊者安然无恙。

“哼!看刀,龙战于野——”

四海游龙不服气,继续挥刀出击。

“来吧,有什么绝招都统统施展出来吧,不然过了今天,只怕日后就没有机会表现了,哈哈……”

面对四海游龙的狂猛攻势,血河尊者却是游刃有如,轻松自在。

其实,四海游龙原先所猜的并没错,血河尊者大战江枫过后,确实有一些消耗过巨,称他为强弩之末也是对的,但他却算漏了一点,他忘了血河尊者身上备有血魔丹,随时可以补充真气。

可以说,有血魔丹在,血河尊者的真气便没有衰竭之忧。

四海游龙的压箱绝技龙渊刀法是一套非常深奥的刀法,共有九式,每式又有九招,一共就是九九八十一招,而每一招又有多种变化,可以说,招式繁复,变化多端。

不过,变化再怎么多端,也有穷尽之时,而四海游龙出招极快,有时还连招,一口气能斩出好几招,所以,没用多久,一套龙渊刀法就被他使重复了。

“好一套龙渊刀法,虽有几分精妙之处,但……也不过尔尔……便不陪你玩耍了,看刀——”

龙渊刀法的精华一旦被血河尊者洞悉,四海游龙在他的眼中就变成了没有价值的存在,于是便开始痛下杀手了。

血河尊者所修炼的血河屠神刀法,是一套霸道无比的绝妙刀法,号称魔挡杀魔,神挡屠神,连神魔都可击杀,用来对付一个武者自然不在话下了。

杀心一起,绝招猛出。

血浮斩!

血灵杀!

血魔笑!

……

很快,四海游龙就被他杀得落花流水,吓破了胆,想逃之夭夭,哪怕是他赖以笑傲江湖的九宫游龙步,在血河尊者的眼中也只不过就是过家家的小玩意而已,不堪一击。

于是,进退不得的四海游龙,他的最终结局就注定了要死在血河尊者的刀下,并且是惨死,比江枫的下场还惨,被血河尊者以一招“血神哭”削掉了脑袋,落得一个身首异处的下场,若是血神,死前还能哭一哭,但他却是连惨叫都没能号一下,悲惨之极,死不瞑目。

血河尊者抖了抖手中的血河刀,把上面的污血甩净,忽然仰天长啸,叫道:“小子,好戏也看完了,还不打算出来吗?”原来,他没有急着离去,是因为发现还有人窥视在一旁。

不远处,藏身在一块石头之后的“流年刀客”孔离闻言一惊,“哎,看来自己的流影步还没修练到家,终究躲不开这巫老魔的洞察……”

血河尊者的本名叫巫长天,由于绰号太过响亮的缘故,本名很少有人叫,也没有几个人敢叫,久而久之,知道他真名的人就没有几个了。

这流年刀客孔离是一名云游四海的浪子,见多闻广,倒是知道许多鲜有人知的秘闻。

恰好,他对血河尊者的底细是比较了解的,不但知道他的真名,对他的师承、出身、脾气以及性格都了解一二,因为他打血河尊者的主意已不是一天两天了。

血河尊者是一名恶名昭彰,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流年刀客莫非不怕死,竟敢打他的主意?

到底,他想图谋血河尊者身上的什么东西呢?

莫非他跟江枫一样,也想抢夺血灵丹或血魔丹,然后好冲击伪气境?

他跟踪了几天才被血河尊者看破形迹,其实,他所练习的流影步也是十分精妙的,虽然他没有达到登峰造极的层次,但能够进入出神入化的层次,他的悟性也绝非泛泛。

流年不利,一刀归西。

——事实上,流年刀客在江湖上是一名非常有名的浪子,他的名声,也是让很多人望而生畏,死在他刀下的亡魂并不在少数。

流年刀客并非一个恬然无耻之辈,既然被点破了踪迹,他也不好厚着脸皮继续装傻下去,他暗叹了一声晦气,正打算现身出来,这时——

倏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哈哈的笑声,流年刀客探头一望,就看见两条人影流星般赶至,速度好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奔到了血河尊者的面前。

是一男一女,男的高大威猛,女的娇小玲珑。

男的披着一件黑袍,马脸,鹰钩鼻,一双眼睛小如豆子,但精光四射,如刀如枪,仿佛可以洞穿一切。

女的穿着一套白裙,身材曼妙,气质出尘,宛如仙子,一对水汪汪的眸子十分迷人,仿佛可以勾魂摄魄。

很显然,两人敢坦然的站在血河尊者的面前,必定不是凡俗之辈。

“阴阳双煞,是你们……”

血河尊者原来却是认识这两人的,见两人忽然出现,他颇有几分惊讶的样子。

男子应道:“不错!正是我们夫妇两人。血河老祖,久仰大名,幸会,幸会了!”

血河尊者嘿嘿干笑了一声,沉声道:“好说……我血河门与你们真空教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不知两位这次赶来有何见教?”

原来,这一男一女叫阴阳双煞,是一对夫妻,男的叫高阳,绰号叫阳煞,女的叫乔英,绰号叫阴煞,两人是真空教的高手,凭借一套碎灵爪威震江湖。

“咯咯……”阴煞对着血河尊者妩媚一笑,百娇生,她轻启朱唇,“血河老祖,你是大名鼎鼎的大人物,见教嘛,我们可不敢,这次前来,只不过想问老祖借一样东西,不知可否割爱?”

口上虽客气的说借东西,但其实说白了就是打劫,血河尊者是什么人,几曾有人敢对他太岁头上动土,当下他心中就不高兴了,不过他又不想在一个大美人的面前失去风度,于是他努力的让语气保持平稳,笑道:“嘿嘿,借东西么?却不知两位看中老夫身上何物?”

阴煞道:“紫气宝典。”

血河尊者道:“什么?紫气宝典?你们确定老夫身上有这东西?”

阴煞说道:“哈哈,血河老祖,别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就没有人知道伍子强其实是死在你的手上,但这却瞒不过我们教主的一双眼睛,人既然是你击杀的,不用说,宝典肯定就在你的身上……”

血河尊者大笑:“哈哈,想不到云空这老家伙的眼睛是这么的犀利……不错,人是我杀的,东西也在我的身上,不过想让老夫把东西交出来,那是痴人做梦……你们若有本事的话,不妨也可以学老夫一样杀人夺宝,不过,就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咯……”

阴煞笑道:“咯咯,老祖不亏是一条敢作敢当的好汉子,终于承认了……”

血河尊者眉毛一挑,傲然道:“承认了又如何?嘿嘿,反正,今天,你们所有在场的人统统都要死……”

阳煞不屑道:“是吗?未必见得吧……”

血河尊者翻白眼道:“莫非阁下以为凭你们夫妇两人就能斗得过老夫?”

阳煞有恃无恐道:“哈哈,血河老祖,你神功盖世,单靠我们夫妻两人肯定敌你不过,但是……”

血河尊者好奇问道:“但是什么?莫非你们藏有什么非常手段不成?”

“但是……是老夫来了……哈哈……”

血河尊者的话刚说完,突然远处又飘来一阵笑声,声音其实不大,但具有穿透力,回响在每一个人的心底,经久不绝。

“不好……是真空剑客驾到了……”笑声入耳,血河尊者不禁心神一凛。

血河尊者是一名伪气境的绝顶高手,虽然有伤在身,功力有所减退,但面对一般武林高手,哪怕是同时直面江枫和四海游龙这样的两名武艺期的二流高手,他也决不会有一丝畏怯,但这一次,是真空教的教主真空剑客云空大驾光临,他就大大的感受到压力了。

江湖上传闻,真空剑客是一名无限接近真气境高手的绝顶大高手,声威比他血河尊者还要大,所以血河尊者感到压力也是正常不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