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平阳虎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260字
  • 2019-06-23 20:00:30

心底之中,沉陌当然乐意承罗凌霄的吉言,希望景万里等人旗开得胜,一举将血手魔盗斩杀,提着他的人头早日归来。

于是,他安心地在大罗山上等候他们的好消息。

然而,他那么一等就等了近十天之多,却始终等不到他们的归来,也没有一丁点儿消息传来,似乎石沉大海,他们都失踪了一般。

隐约之中,沉陌知道景万里等人应该不会遭到什么不测的,之所以不回来找自己,只是说明了他们根本不在乎自己这么一个朋友罢了,甚至可能他们根本就不拿自己当朋友看待——这令他感到有些悲哀,神情落寞。

沉陌在大罗门之中静静休养了大约十天的时间,他的腿上的伤势基本就复原了。在这近十天时间之中,大罗门上上下下都对他十分客气。

别人对自己客气,或许在某些人看来,那是好事,但沉陌却不是这么认为:“客气是用来对待客人的,他们一直对自己客气,这说明他们一直不肯接纳自己,不拿自己当作自己人来看待……”

在大罗门之中,沉陌总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局外人,一个多余的人,这令他浑身很不自在,所以在他伤势复原的这一天,也就是他离开大罗山的日子。

沉陌离开大罗山之后,他一路往南而行。之所以选择南行,而不是北上,或东游,这是因为当初景万里等人便是选择了朝西南方向去追踪血手魔盗的。

尽管隐约之中,沉陌感到景万里等人排斥他自己,他其实也不想拿自己的热脸去凑别人的冷屁股,但在他的内心深处,苗青青烙下的影子实在太深了,他情难自禁。

只身单骑,沉陌独自一人往南行走,路途漫漫。

白驹过隙,一转眼,三天的时间便过去了。

在这三天之中了,沉陌所经过的城镇村落十分多,多到他自己都数不过来了,但有关血手魔盗的消息,他却是一点儿都没有打探到,更不清楚景万里等人的行踪。

有时他不免就生出了怀疑——方向到底是不是走错了?不过南天的尽头一天未到,他又如何判定得出方向的对错呢?所以他只好一直往南继续行走。

这天,上午之时,天空还算明朗的,尽管风大,寒气重。但到了下午,他路经平阳镇之时,老天爷忽然沉起脸了,彤云密布,一场暴风雨在酝酿之中。

受天气的影响,原本心情就有些烦闷的沉陌忽然就想大醉一场,恰好路过潇湘酒馆,于是他就停了下来,欲一醉解千愁……

“小二!还有没有上好的女儿红?给我再来两瓶。”

桌上的十个酒瓶已然见了底,但沉陌喝得不够劲,仍觉不过瘾,他打了个酒嗝,大声喊道。

“好的!客官,请稍等!”

店小二应了一声,就要跑去底楼的酒窖取酒。他刚转身,正要朝楼梯口走去,忽然间噌噌声响,只见四名壮汉拾阶登了上来。

“小二,过来!”

四人一上来,其中一人就朝店小二招手道。

“哟!原来是四位爷呀,有何吩咐?”

店小二快步跑了过去,脸上笑吟吟,一副巴结讨好的样子。

“我们公子爷要把这三楼整个给包了,快把场地清出来,要快!”

另外一名壮汉发话道,他的声音十分果决,不容违背的味道。

“这个……”

店小二嗫嚅道,脸上显得有些为难的样子。

“什么这个那个?你拉不脸来驱赶客人是不是?大爷来帮你便是……”说完,先前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壮汉蛮横地一把推开店小二,他环扫了一圈,又发话道,“诸位,这三楼已被我们公子爷‘平阳虎’全包下了,识趣的,快退去。否则……”

这三楼,除了沉陌之外,还有大约十来个人在喝酒吃饭,这些人都闻虎色变,他们一听到“平阳虎”之名,顿时神色一变,纷纷丢下酒资饭钱,仓惶奔下楼去。

转眼之间,人影就跑了个干干净净。

——竟然,平阳虎这个三字比皇帝老儿的一道圣旨还管用。

不过,却有一人当他的话如同放屁,置若罔闻,无动于衷。但见这人的屁股仿佛生了根,安坐如山。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沉陌。

壮汉眉头一皱,嘀咕道:“这小子的耳朵是不是聋了?”他径直走到沉陌的面前,大声喝道,“喂!小子,这三楼不是你能待的地方,快滚出去!”

尽管沉陌喝醉了八九分,但他的头脑并没有失去清醒。这四名壮汉的所作所为,他一一看在眼里,是好是歹,他心中也自有明断。

他平生最恨的就是这些欺男霸女的恶棍,加上今天心情也不怎么好,极想找人打上一架,当下他冷冷哼了一声,对壮汉的话嗤之以鼻。

“找死!”

这壮汉显然是脾气火爆的那一类,见沉陌不给他面子,当下他就要还以颜色,立即就发飙,一拳轰出,击向沉陌的太阳穴……

这一拳击出,风声呼呼,势沉力猛,具有开碑碎石之威,若沉陌被他击中,铁定落得一个脑袋开花的下场,一命呜呼。

出手可真是狠!

——看来这壮汉动了杀心,欲置沉陌于死地。

三寸,两寸,一寸……

距离仅剩下半寸不到了,毫厘之差,眼看沉陌一颗大好头颅就要被一拳轰碎,但就在那电光石火的一刹那,突然间刀光一闪,嗤的一声,血光飞溅,那一只拳头却被一刀砍落,化作滚地葫芦,掉到了桌底之下。

“啊!”

只见壮汉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一脸痛苦,左手捂着右手的手腕,后退连连,步伐踉跄,幸好后面有同伴伸手扶住他,不然他肯定会一屁股跌倒于地。

他的右手,整只手掌已然不见,被沉陌一剑砍断,伤口平整,白骨森森,鲜血如注,止也止不住,流了一地。不消片刻,他便失血多过,脖子一歪,昏厥过去。

对于对自己起了杀心的人,沉陌向来都不会心软,对方下手愈狠,他的反击就愈狠。他所奉行的原则就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可恶!这小子分明活腻了,竟敢太岁头上动土……伙计们,剁了他!”

其他三名壮汉勃然大怒,同时从腰际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大关刀,不由分说,凌空一扑,如猛虎搏兔一般朝沉陌扑将过去,举刀劈下……

若沉陌不作反击,他的下场必将是被乱刀分尸,死状极惨。不过他只是喝醉酒而已,脑子稍微有一点点不清醒,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他当然不会不作反抗,只见他冷冷一笑,唰的一声,掣出秋光剑,顺势一挥,顿时一片宛如湖光秋色的剑影飘洒而出,瞬间吞没了三名壮汉的身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