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血河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175字
  • 2019-02-13 12:00:07

“三十四万!”

“三十四万又一千!”

“三十五万!”

“三十五万又一千!”

那个声音每报一个数,江枫跟着也出声,总比他多出一千。

任谁都听出来了,江枫似乎跟那人有仇,故意跟那个人杠上了。

“两位请稍停一下,容小女子说一句。”

台上的兰宝儿也看出来了,江枫似乎是来捣乱的,对于江枫,她见过面,心底存有那么一丝好感,她可不想任由他捣乱,一旦坏了百宝山庄的规矩,万一被四大明王击杀,那就可惜了。

兰宝儿看见两人不出声了,接着道:“两位,你们相互竞价那是好的,不过小女子想提醒大家一句的是,本庄的规矩,若是有人胡乱喊价,最后付不起价钱的话,后果可严重,你们要考虑清楚了,我们每一个人必须要对我们所说出的话负责到底。”顿了顿,又道,“言尽于此,你们继续吧。”

“我……我出三十八万!”

那一个声音犹豫了一下,最后报出一个数字来,看的出来,他对清零之刃十分的在意,势在必得。

周围的人把目光纷纷投向江枫,想看他怎么应对?

“小枫子,你跟那人有仇呀?明明身上没有那么多钱还跟别人争夺……”小朵凑近江枫的耳朵低声问道。

她最近一段时间都跟江枫混在一块,江枫有多少家底,她都一清二楚。

江枫笑道:“呵呵,那个人是谁,我还没见过,也不确定他是不是我以前的仇人,不过他的声音,我听着就是不爽,所以,你懂的……”

与会人数几百上千人,江枫在这边,那人在另一边,江枫根本看不见他的人,也不确定那人是不是他的生身父亲,只是声音听起来像而已。

小朵哦了一声,道:“这样呀……那你还要不要竞价?”

江枫低声笑道:“哈哈,适而可止的道理其实我也懂的,且放过他一马……”

“老夫出五十万两!”

就在众人等待江枫的声音之时,忽然在另外一个角落里响起了一个洪亮的声音来,略带苍老。

就在众人循声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何人之时,只见一条灰色的人影忽然飞越众人的头顶降落到戏台之上。

众人定眼一看,发现登台之人是一名身材枯瘦的灰袍老者,至于他的五官长什么样?却是没有人看得不清楚。

因为,他的四周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气体,阻止了众人的目光。

即便眼力犀利如江枫这等武艺期的二流高手,也只是依稀看了个大概,根本看不清他的庐山真面目。

“真气外放?这可是修真者的手段,莫非这老儿是一名真气境的无上强者?”

有一定见识之辈,看见老者身上的异象,不禁联想到了修真者的身上去。

修真者一般都是高来高去,腾云驾雾,凡夫俗子很难觅其踪影。

不过,难觅踪影而已,并不代表没机会撞见。

有很多有缘之人还是有机会遇见修真者的。

“不对,应该不是修真者,若是修真者又怎么会看上一把明器呢?”

“对!肯定不是修真者,只不过是懂得运用一些修真者手段的伪气境武者罢了……”

一些见识更广之辈却是知道,那老者只是一名介于武者和修真者之间的伪气境高手而已。

“啊……是血河门的血河尊者……兄弟,你我快离开吧……尊者降临,血流成河……”

而一些知道老者底细的人,却是急忙提醒身边的朋友,慌慌张张,三十六计走为上。

那突然闯上戏台的老者正是血河门的门主血河尊者,是一尊吞吃了一枚血灵丹而内力发生变异的伪气境的绝顶高手,武功高绝,手段毒辣,行事诡异,是一名亦正亦邪的人物,脾气古怪,前一刻还跟你有说有笑,但下一刻有可能就把对方大卸八块,是一个凶残无比的存在,很多人都得罪不起。

血河尊者之名,在大夏国的武林中,那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存在,凶名之盛,可止小儿夜啼。

兰宝儿是一位娇滴滴的花季少女,外表楚楚可怜,弱不禁风,但她站在凶神恶煞的血河尊者面前,却是从容自若,没有半点畏惧之色,实在难得,看的出来,她年纪不大,见过的世面却不小。

很多人在心底下挺佩服兰宝儿的,也有很多人在替她暗暗担心,生怕血河尊者不懂怜香惜玉,一掌把她拍成肉泥,那就大煞风景了。

其实,兰宝儿小小年纪就能当上百宝大会的主持人,又岂是寻常之辈,她必有她的过人之处。

兰宝儿见血河尊者擅自闯上戏台来,心中多少有些不悦,不过她的涵养十分好,并没有表露出半点,她淡淡一笑,问道:“这位前辈,刚才是你喊价五十万吗?”

血河尊者怪笑道:“不错!正是老夫出的价……桀桀,这把兵器是我的,谁也休想染指,拿来吧……”

说着,他突然探出瘦如鸡爪一般的右手,五指如勾,直接抓向兰宝儿手中的玉匣。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直接开抢,根本不把在场的众人放在心上,根本不把神明宫的四大明王看在眼里。

简直狂妄自大,不可一世。

兰宝儿仿佛被吓呆了,愣在那里,不懂做出任何的反抗动作。

“放肆……”

眼看血河尊者的手指搭在了玉匣上,只须多一秒,便可得手,但便在这时,站在戏台右边里面角落的不二明王宋不二蓦然大吼一声,同时他身形一动,掣出一把兵器,人刀合一,化作一道闪电斩向血河尊者。

他所使的兵器叫快哉刀,也是一把难得一见的极品明器,坚韧,锋利,削铁如泥。

他所使的刀法叫不二快哉刀,追求的是速度,刀光如电,快若奔雷。

他的刀法很快,不是一般的快,快如疾风,快如闪电,一念之间,可取十步之外的首级。

“哼……”

血河尊者冷哼一声,放弃了抢夺玉匣,身形陡然暴退,躲过了不二明王的夺命一刀。

“快哉人心,杀!”

不二明王是一个脾气火爆的人,说一不二,刀光一卷,趁势追击,快哉刀的刀尖直奔血河尊者的心脏要害而来。

血灵大手印!

血河尊者冷冷一笑,不甘处于被动,只见他蓦然一掌拍了出去。

叮!

在血灵真气的灌注下,血河尊者的手掌大如蒲扇,并且硬如钢铁,他空手入白刃,直接用手掌去跟快哉刀对碰。

两者一碰,发出清脆的声响,就像金铁交鸣。

削铁如泥的顶级明器快哉刀竟然斩不开血河尊者的护体真气。

可见,血河尊者变异之后的血灵真气是多么的恐怖,堪比修真者的先天真气,凝如实质,不是一般的坚硬。

不二明王神色一愕,他有点料想不到对头的真气竟是这般的了得,不过他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冷酷如杀神,刀光一闪,接着又是一刀照着血河尊者的印堂劈了下去。

他的刀法,快,准,狠,势如九天飞瀑,可以斩杀一切。

以往,那怕面对十来个同为武宗期的一流高手,也不够他屠杀。

但这一次,他遇到的却是屈指可数的伪气境大高手,形势就不那么乐观了。

血河尊者不愧是数一数二的江湖人物,凶狠,霸道,杀伐果断,血灵玄功运转之下,周身笼罩着一层血灵真气,犹如披上了一件不灭神衣,万劫不灭,寻常刀剑根本伤他不到。

不二明王狂暴的刀影密密麻麻的斩在血河尊者的护体真气上发出叮叮当当的急响,就像斩在了一根铁柱上,根本攻不破他的防御,奈何他不得。

“哈哈,被吹捧上天的四大明王也不过尔尔……你们,一共有四人,统统一块上吧……”

血河尊者狂妄大笑,根本不把神明宫的四大明王看在眼里。

不过也怪他不得,他的实力非凡绝伦,有自傲的资本。

“哼!狂妄……”

另外的三大明王见不二明王处境不妙,同时冷哼一下,也不顾群攻丢不丢面子,三人一齐出招,从不同的方位分别朝血河尊者攻击了过去。

不败明王使一把长矛,不朽明王用拳,不动明王出掌,三人一出手就是绝招,看样子他们动了真格,非置敌人于死地不可。

血河尊者看见三人来势汹汹,加上还有一个越战越勇的不二明王,他表面上虽装出蔑视的神情,但其实他是一个行事谨慎之人,他并不敢托大,急忙使一招白鹤冲天,一跃飞上半空,堪堪躲过了四人的合力一击。

一击落空,四大明王并没有停手,他们心有默契,一番移形换影,很快就结成了一个战阵把血河尊者困在中间。

这一个阵法叫四象困龙阵,威力大无边,传闻可以困龙屠魔,向来被困住的人,十有九死一伤。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这一次,被围困的对象是一尊伪气境的绝顶高手,四象困龙阵的威力就没有很好的呈现出来。

血河尊者仗着有血灵真气护体,一般刀剑难以伤及,他在四人的围困之下,拔出一把血河刀来,展开无上刀法——血河屠神刀法,上冲下突,进行反击。

血河尊者并没有被四人联手诛杀于当场,算他有几分本事的。

当下,戏台上,共有六人,一个女的是兰宝儿,她退到一旁观战,脸上不悲不喜,没有任何表情。

另外五个男的正厮杀成一团,刀光剑影,拳来脚往,斗得正酣,一时胜负难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