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飞仙剑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39字
  • 2019-06-23 12:00:07

天空昏暗,寒风凛冽。

中州,西岐郡,平阳镇,潇湘酒馆。

这是一家在当地颇有名气的酒楼,生意一向都不错,客人如流。三楼,在西边临窗的一个位置上,只见沉陌独占一桌,正自斟自饮,一人喝闷酒。

也不知道他坐在这里有多长时间了,桌上的菜肴早被他吃了个精光,汤汁不剩,桌上的酒瓶也已空了七八个,而他也有了七八分醉意。

此刻,他的脸上不但有醉酒之意,更有挥之不去的忧郁之色,两眼之中尽是落寞,惆怅之深,比之深闺之中的怨妇更甚。何事令他伤愁?

他不是在马龙镇受到杀手锏的暗算,负伤之后,随罗成一块到大罗山养伤了吗?他又怎么会出现于此?猎魔小组的其他人呢,哪里去了?

世事善变,须臾之间,沧海桑田,若细细道来,只怕没个三天三夜,根本无法将他这十三天来所经历的事情讲述完整,简而述之,前因是这样的——

与景万里等人分开之后,沉陌躺在马车之中,一开始,他的精神倒也十分抖擞,乱七八糟地想着一些事情,不过,毕竟旅途太累了,再加上朱三的驾驶技术太好了,马车行驶得太平稳了,不知不觉间,他竟然熟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罗成叫醒他,告诉他大罗门的山门已然到达之时,他坐将起来,掀开车帘一看,天色已然大亮了。

彼时,包括大当家“飞仙剑”罗飞在内,大罗门的高手几乎倾巢出动,都去追杀血手魔盗了,偌大一个大山门,基本成了一个空壳,就只剩下一些打杂的家丁及一些供人使唤的丫鬟留了下来而已。

血手魔盗就像一把嗜血魔刀悬在大罗山的上空,一天未将他铲除,大罗门之中人人自危,无法宁心。罗凌霄把大罗门将近一半的实力——地煞七刀带在了身边,她生怕单凭“飞仙剑”及“天罗七剑”这一半实力,只怕未必敌得过凶焰滔天的血手魔盗,所以她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那个心思跟沉陌寒暄和闲聊,她简单跟沉陌客套了两句,随后就吩咐一名婢女把沉陌扶到客房安顿下来。

罗成只是被惊天雷震珠的余波震伤内腑而已,其实伤势也不是很严重,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息之后,基本就好了个七七八八。劳筋动骨的事情,或许他一时还无法胜任,但要他自己走回房间躺下歇息,那绝对不是什么问题,他心下其实也是十分替其兄罗飞的安危担忧的,只见他朝自己的女儿点了点头,说道:“霄儿,爹自己一个人便可以走回房间,就不必劳烦其他人搀扶我了,也不知道那血手魔盗到底是如何凶悍的一个人,大罗绝仙阵居然都困他不住?若是……霄儿,你还是快快带领地煞七刀去助你伯父一臂之力吧!”

“好!霄儿立马就去。爹,你保重!”罗凌霄深情地凝望了她老爹一眼,随后又对地煞七刀吩咐道,“你们快去马厩各牵一匹马,然后随我出发!”

“是!”

地煞七刀领命自去了,不一会儿都骑了一匹骏马回来。

“出发!驾——”

罗凌霄扫了一眼整装待发的七名手下,一声令下,当即一马当先奔了出去……

窗明几净,衾软枕暖。

——罗凌霄给沉陌所安排的这一间客房倒是挺干净舒适的。

沉陌认为,不管血手魔盗如何厉害,即便他真的长着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是景万里等七人的对手,毕竟邪不胜正嘛,所以对于景万里等人的安危,他半点也不去担心,所以他就安心地待在房中静静养伤。吃完婢女送过来的早点之后,他想想无事可做,便钻进暖烘烘的被窝之中,摒除一切杂念,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之中……

时近晌午的时候,大罗门的大当家——飞仙剑罗飞终于出现在庄上。与他一同回来的,除了他带出去的天罗七剑之外,还有罗凌霄和地煞七刀。

双剑飞绝,乃大罗门的两大擎天之柱,绝仙剑罗成,沉陌见识过了,飞仙剑是何等风范,沉陌还没有目睹过,他极想瞻仰一番。当下,他一听送午饭的婢女说道罗飞回来了,便想前去拜见一下,尽管他腿上有伤,走路不便。

不过,还没等他开门出房,罗飞就率先带人来看望他了。跟在罗飞身后的有罗凌霄、地煞七刀和天罗七剑,都是刚从外面回来的人。

“沉陌,这位是我伯父罗飞,绰号飞仙剑。”

“晚辈沉陌见过罗前辈!”

“沉少侠不必多礼,请起!”

——人与人之间,初次打照面,免不了要寒酸两句,套一下近乎。

寒暄完了之后,沉陌见罗飞等人除了精神略显疲惫之外,身上完好无伤,衣服也没有破损,不禁心中忖道:“一种可能,他们没有追到血手魔盗;一种可能,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血手魔盗给击毙了。到底那一种可能性大一些呢?”开口问道:“罗前辈,那血手魔盗可曾抓住?”

罗飞罗摇头道:“那血手魔盗十分狡猾,贼溜得紧,根本捉摸不到他的影子,可恨!”

沉陌道:“丧尽天良,天诛地灭,迟早有一天,他会遭到天谴的,罗前辈也不必耿耿于怀。”望向罗凌霄,忽问,“是啦!罗姑娘,我那七位朋友呢?可曾遇见他们?”

罗凌霄道:“没有!我们没有碰见他们,也不清楚他们到底往哪个方向追去了?”

沉陌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没有开口。

罗飞道:“沉少侠不必担忧,那血手魔盗在大罗绝仙阵之中挂了几道彩,实力减弱,估计碰上了,根本不是你那几位朋友的对手,他只有遁逃份,你且放心好了!”

罗凌霄道:“你那一位朋友不是手中握有什么血灵珠吗?那东西好像真的可以感应到血手魔盗的位置哦!估计那血手魔盗想要摆脱被追杀的命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沉陌,你就放心好啦!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你的朋友就会提着血手魔盗的人头回到这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