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地煞七刀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476字
  • 2019-06-23 08:00:11

罗成捋须道:“爹现在很好,霄儿,你就不必替我担心了,至于谁下的毒手,这个说来话长,一言难尽……先回庄上再说吧!”顿了一下,接着又道,“我们一路从北赶到这,近两个时辰之中并没有遇见任何一个人……估计那血手魔盗从其他方向遁走了吧!霄儿,你们就不必往北再追下去了,随爹先回去,见过你伯父之后,我们再从长计议。”

罗凌霄想了想,开口顺从道:“嗯!一切就听凭爹的安排。”

罗成赞许地点了点头,又道:“霄儿,那便前面带路吧!”子女如此听话,他自是万分欣喜,忍不住心中发出喟叹,“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罗凌霄道:“是!”随后望向风三笑,嫣然一笑,又道,“风公子,请随我来!”说罢,只见她拨转马头,驾的一声,催马走上了东边的道路。

“从西边来,现在却从东边回,莫非两条岔道都可以通往大罗门的山门?”

风三笑心中有惑不解,但他并非那一类事事都求个明白的人,他没有开口索解,而是对车厢中的众人喊道:“坐稳啦!”一抖缰绳,驱车跟在罗凌霄以及地煞七刀的后面也走上了东边的道路。

“停!”

众人刚起程没多久,也就行了半里路的样子,忽然落在最后面的景万里一勒缰绳,把车停了下来,同时他大声喊道。

闻言,众人都停了下来。

罗成从车厢内探出头来,愕然问道:“怎么了?景少侠!”

景万里低头看向自己的腰间,说道:“有情况……血灵珠有反应了,那血手魔盗必在十里范围之内。”只见他肘后之下的腰带上系着一个丝绣的香囊,方胜形,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活物,此时仿佛从沉睡中醒转过来,不甘被困,四下冲撞,好像冥冥之中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感召,要破空飞去。

罗成道:“香囊之中所装之物便是血灵珠么?只是它犹如一只无头苍蝇四下乱蹿,没有一个明确的指向,我们如何来确定血手魔盗的方位呢?”

景万里摇了一下头,说道:“不!它有指明了方向,就在西南。至于你们感觉不出来,那是因为你们不曾血祭过它,无法与它建立起心灵感应。”

梦小柔嘀咕道:“心灵感应?人与顽石之间竟然也存在心灵感应?这……这个世界实在太过玄乎了!”

沉陌嘿嘿干笑一声,抬杠道:“人与顽石?梦小柔,你说血灵珠是一块顽石?奇怪了,它被包裹在香囊之中,我们根本看不见它的本体,你何以断定的?莫非你的眼睛有透视之力?”

梦小柔狠狠白了他一眼,一时想不到反驳之词,哑口不言,小嘴高高嘟起,兀自生闷气。

风三笑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还不算玄乎的,比这玄乎的,不知凡几……”

罗凌霄道:“玄不玄乎,且先不要争论……眼下要紧之事,我们还是先来讨论一下这接下来的一步棋怎么走吧,是先回庄上从长计议,还是直接就去追杀血手魔盗?”

景万里急切道:“这是一个好机会,机不可失……事不宜迟,我们必须得立即追赶,血灵珠的感应越来越弱,这说明那血手魔盗渐行渐远,若我们不马上追去,迟上片刻,一旦教他逃到了十里之外,血灵珠失去了感应,到时再来搜寻,只怕就难了。我们快追!”

罗凌霄道:“诚然良机难得,错过了可惜,只是我爹体内的伤看上去并不轻,只怕不宜进行激烈的颠簸吧?再说了,在我们大罗山的山脚,道路窄小,崎岖不平,赶马车,只怕行不快……”

风三笑道:“这个倒好办!对付一个血手魔盗而已,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罗前辈和沉陌都受了重伤,确实需要静养一番……这样吧,罗姑娘,你就先护送你爹和我们这位朋友上山去,而我们则去追踪血手魔盗……”扫了地煞七刀等人一眼,又道,“正好,我们一共有七人,就麻烦七位朋友,请你们把马借我们一用,可好?”

罗凌霄击掌道:“这法子可行!好,便这么着吧。地煞七刀,你们请下马。”

“是!”地煞七刀异口同声道。声落,只见他们纷纷跳下马来。下马的动作整齐划一,看得出他们七人作为一个小团体,彼此之间,还是有一定默契的。

在地煞七刀下马的同时,景万里、苗青青、黑白双捕、风三笑、梦小嫦、梦小柔等七人也纷纷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而罗成和沉陌,他们抱伤在身,翻个身都费力,那是——纵有猎魔之心,却无猎魔之力,只好接受命运的安排,老老实实躺在马车上。

景万里等七人径直走到地煞七刀的面前,他们一人随便选择一匹马,分别从地煞七刀的手中接过缰绳,同时客套了一句,然后就翻身上马。

七人都坐稳马鞍之后,景万里朝罗凌霄等人拱了拱手,朗声道:“诸位保重,后会有期!”

罗凌霄作揖道:“后会有期!”

地煞七刀则同时抱拳道:“再会!”

景万里扫了风三笑及五女一眼,喊道:“出发!随我来,驾——”一抖缰绳,两腿一夹,马儿如离弦之箭蹿了出去,朝西南方向进发。

“朱三,你的手脚比较稳当,便来驾驶这一辆马车吧!其余之人,你们就去坐后面那一辆空马车,至于谁赶车,你们自行决定。”目送景万里等人离开之后,罗凌霄就开口吩咐起地煞七刀来。

朱三便是地煞七刀之中的一员,他的驾车技术在七人之中最为娴熟,所以受到了罗凌霄的青睐,钦点他来服侍她的老子。

“是!”

朱三欣然领命,走到前面那一辆,也就是载着沉陌和罗成的那一辆马车的跟前,轻轻一跃,跳了上去,一屁股坐下,执起马鞭,回头对罗成道:“二当家,请坐稳了!”

罗成晃首道:“坐是坐不稳的,一会我们会躺下,躺着比较舒服一些。朱三,你不必顾及我们,只管催马赶车就好,大敌当前,情势危急,越快赶回去就越好。”

“是!”朱三道,“二当家,你老请放心,朱三知道如何做了,在保证速度的前提之下,我会尽量把马车控制得平稳一些。”

“既然都坐好了,便赶路吧!驾——”

罗凌霄大略看了一眼,见众人都已上了马车,当下她吆喝一声,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顿时她胯下的骏马犹如惊鸿一般蹿了出去,朝大罗山进发……

车声辚辚,罗凌霄单骑在前,紧跟在她后面的则是两辆马车。中间这一辆,人数少,负重轻,马儿跑得不但轻快,而且十分平稳。后面这一辆,一共载了六个人,重量有些超标了,马儿奔跑起来明显有些吃力,尽管也很平稳,但速度明显就慢了许多,不过依然疾驰如风。

“还真不能以貌取人呐!这朱三,外表粗狂,看上去不像风三笑那样斯文儒雅,但同样的马车,赶同样的路,后者就不如前者控制得平稳了……”

马车疾驰如飞,沉陌躺在车厢之内,但恍惚间他却感觉好像躺在一叶小舟之中,随着溪流轻轻漂荡,除了偶尔有一些小晃动之外,他丝毫感觉不到颠簸,不禁心生感慨,对那朱三的御车之妙由衷赞叹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