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上善若水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84字
  • 2019-06-21 20:00:06

“想走?没这么容易!”差点就可以把杀手焰解决掉,梦小柔岂容他说退就退?她轻喝一声,提剑追去,可是却被杀手锏横身一挡,拦了下来。

“哼!”梦小柔恨极了半路杀出来的杀手锏,冷哼一声,二话不说,抡起手中长剑,使一招力劈华山,照着杀手锏的面门狠狠劈落——

杀手锏不慌不忙,一抬左手,锵的一声,轻描淡写便把梦小柔的攻击抵挡了下来,剑锏相碰,火星飞溅,同时他右手向前一送,另一把玲珑锏照着梦小柔的小腹刺出。

“无耻!”梦小柔怒骂了一句,借着反震之力向后飘退。梦小柔的身形刚退,杀手锏尚未来得及换一口气,剑光一晃,梦小嫦的长剑紧接着又攻了过来。

对于杀手焰的遁逃,梦小嫦也是十分不甘心,她本想着由梦小柔出手牵制一下杀手锏,然后她去追击杀手焰,但一招对碰之间,梦小柔就被击退,她便知道这杀手锏并不是梦小一人所能对付得来的。

固然她恨不得乘胜追击,一举将杀手焰击毙,但她更担心梦小柔的性命安危,恨和情之间,她偏重于情,所以她放弃了去追击杀手焰,而是选择与梦小柔联手先把杀手锏拿下再说。

“嘿嘿!想不到你们两个小丫头片子看上娇滴滴的,剑法却是使得十分不错,并且内力也颇具火候……好,就让孟某人好好陪你们玩两把吧!”

两女娇小玲珑,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一开始,杀手锏并不把她们看在眼里,以为三两招之间便可以把她们制服住,那知十来招过后依然奈何她们不得,顿时他冷冷一笑,收起了轻视的姿态,小心应对起来。

两女并不跟他多讲什么废话,只一味发动攻击,因为在她们看来,这杀手锏实在太可恶了,伤了沉陌不说,更把她们即将击倒的杀手焰解救了去,那个恨呀,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割,咬牙切齿。于是她们下手便不留情,一招一剑尽朝他身上的重穴所在刺去,一拳一脚尽往他身上的脆弱部分捣去。

叮叮当当!

三人各出狠招,以快斗快,霎时之间,也不知道两女手中的长剑和孟阴阳手中的玲珑双锏相交了多少下?兵器一碰,火星四溅,当真杀得十分激烈。

这边三人斗得难分难解,激烈万分;那边风三笑以一敌三,战况更是十分惨烈。焰、枫、毒,三名杀手一经会合在一道,彼此点了一下头,各自心神领会,二话不多说,直接就把最强的手段——玲珑三才阵抖了出来。

天、地、人,三才绝杀,八方玲珑,阵法一经演化开来,顿时之间,三人就化身无数,以风三笑为轴心,飞速旋转了起来。远远一看,仿佛风三笑陷身于一道龙卷风之中。

“这便是玲珑三才阵?似乎并不好对付的样子……”

风三笑心中咯噔了一下,眉头微微皱了一皱,他小心戒备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静如渊亭山立,以不变应万变。

“杀!”

三名杀手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顿时之间,他们一同出手,唐刀、文士剑,碧绿短剑,三样兵器挟风雷之威朝风三笑压了过来——

上善若水!

对手一动,攻势涵盖了四面八方,当此情形之下,一般人会作出这么两种选择,一是飞天或遁地,避其锋芒,逃之夭夭,二是把两眼一闭,束手待毙,引颈就戮。

然风三笑此刻却给出了第三种选择——死战到底,只见他蓦然把身子一旋,便将避水刀法中一招善于防守的招式抖了出来,刀芒飞舞,落弧刀化作一团光幕将他周身包裹住,严严实实,密不透风,泼水不进。

叮叮当当!

顿时之间,金铁交击之声响成一片,不绝于耳,也不知道他们的兵器一共碰触了多少下子?火星四溅,绚烂如花。

噗!

忽然间血光一现,血雨漫天。风三笑毕竟不是什么三头六臂,以一敌三,终是难占上风,百密一疏之下,他的后背挨了一刀,被拉出一道长长的口子,幸好没有伤及筋骨,无甚大碍。

不过纵是皮肉之伤,鲜血也流了不少,时间一长,他的体力便大为受损。渐渐地,他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危险了,险象环生。在玲珑三才阵的困杀之中,他犹如一叶扁舟飘摇于怒浪惊涛之尖,时刻都会覆灭的样子。

“哈哈!什么惊天雷震珠,竟然只炸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洼坑,破坏之力未免也太小了吧?连老夫这把老骨头都震不散,简直是一个笑话,真是丢人现眼呀!哼!你们这些杀手楼的小毛贼,竟然百般设计杀害于老夫,今天……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你们送老夫一颗惊天雷震珠作见面礼,说不得,老夫也只好把这一颗珍藏已久的大罗霹雳珠拿出来回敬你们啦!”说话间,罗成从袖管里拿出一枚大如佛珠的黑色珠子来,作势欲摔,“似乎你们在怀疑我手中这一颗不是大罗霹雳珠,或者你们是怀疑大罗霹雳珠无法把这一家小酒楼整个摧毁?哈哈!何妨一试?只要你们切下我朋友的一根手指头,我就把这大罗霹雳珠送给你们当礼物,如何?”

见风三笑在三名杀手的围攻之下,渐渐有些支持不住,败相已露,罗成心中那是怎一个急字了得?他被惊天雷震珠震成重伤,暂时失去了杀敌之力,根本无法上前帮忙。不过,他毕竟是一个老江湖,很快就想到了如何来出力帮忙。

他口中所吐出的这一番话,那是大有用意,话一出,三名杀手一听之后,顿时下手就有所顾忌,不敢出手太狠。霎时,风三笑所受到的压力就大为减轻,得以缓过劲来。

“这姓罗的老匹夫简直就是死变态!伙计们,怎么办,是陪他一起玩完呢,还是我们暂时先撤?”杀手枫被风三笑斩落了一只左掌,他心中其实是恨不得将风三笑大卸八块的,但他天生是一个惜命之辈,实在又不愿搭上自己的小命去玩赌局,见局势陷入了僵持之中,且预见到时间一长,吃亏的一方终是他们自己,于是他萌生了去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