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大江东流水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88字
  • 2019-06-21 12:00:08

内力渐渐流失,慢慢地沉陌就从上风落到了下风,防多攻少,基本上就处在了挨打的局面。只见杀手甲使一招大江东流水,手中那一对碧绿短剑陡然化作了一片滔天剑浪,杀气滚滚,排山倒海一般卷向沉陌,攻势又猛又狠。在这一招凌厉的攻击之下,沉陌毫无还手之力,只有招架之功,只见他被迫得后退连连,向那柜台退去。

若是沉陌背后长眼睛的话,此时他一定察觉柜台里的那一具尸体有古怪,本来尸体被他翻转了过来,仰面倒于地。但现在,不知何时,尸体却已坐了起来,斜靠于墙角之中,两眼紧闭,脸色苍白,看上去死气沉沉,一如风干了十年的老尸,没有半点生机。不过若是有眼力高明之辈盯着他的脸看,定然会察觉到,在他那僵硬的脸皮之下其实藏着一抹危险的冷笑。

沉陌身处劣势,在杀手甲这一招“大江东流水”的凌厉攻势之下,他被迫得一步一步向柜台退去,一步一步朝尸体靠近。近了,只差两步的距离,眼看沉陌就会踩到尸体,这时——

陡然之间,尸体两眼一睁,醒了过来,身如惊猿,动如脱兔,一暴而起,凌空飞扑,手中出现一把锋利无比的四菱锏,斜刺里一挥,照着沉陌膝关节内弯的委中穴划去——

嗤!

猝不及防之下,沉陌结结实实挨了一记,血洒长空。与此同时,只见杀手甲冷冷一笑,趁沉陌受创的那一刹那,窥准时机,一剑挥出,刺向他的咽喉。

这一剑有如灵蛇出洞,又快又猛,莫说沉陌先遭了暗算,创伤之下,心神一惶,无从反抗,即便他全盛的时候,也未必招架得住,毕竟两人相距太近了。仅仅十分之一个刹那的时间,剑尖就指到了沉陌的喉结之上。

“我要死了吗……”沉陌只道自己命绝于今天,霎时之间,万念俱灰,长叹一声,他闭上了两眼,静待死神的审判。

不过,就在毒剑刚触沉陌的皮肤之时,忽然间杀手甲却改变了主意,只见他陡然把手腕一翻,改用剑柄击下,在沉陌的胸口狠狠地敲了一记,将他震翻于地。

“竟然临时变卦?想图什么?莫非自己对他们有什么利用价值不成?”

沉陌委顿于地,半死不活,不过他的头脑却是清醒无比,对于冷血无情的杀手为什么临时变卦,没有将他当场击杀,他颇是费解。

“锏,此人的小命,我给你留着了,怎么处置,你自己来动手。”

杀手甲横了沉陌一眼,忽然抬头对那背后偷袭沉陌的诈死老者说道。说完,他猛一转身,扬起手中双刃,犹如螳螂舞臂,飞身朝风三笑扑去——

“锏?杀手锏?你、你是孟阴阳?”沉陌睁开两眼,侧头一看,见那偷袭之人手中握着一对四菱锏,不禁眉头一皱,沉声道,“玲珑双锏!孟阴阳,果然是你……”

“哈哈!沉陌,你脑子转得倒快,是一个聪明人,只可惜……”

说话间,他伸手往脸上一抹,揭下一张人皮面具来,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国字脸,卧胆鼻,一脸凶悍,正是“杀手锏”孟阴阳。

“哼!可惜什么?只可惜命不长久,是也不是?废话少说,今天落在你的手中,我沉陌自认倒霉,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随尊便!”

沉陌知道,他和孟阴阳之间有着无法化解的恩怨,对方恨他入骨,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如今落在了对方的手中,那绝对是死路一条,既然不免一死,又何必作无谓的挣扎?忽然间,他认命了,对生死漠不在乎。

“怎么会命不长呢?放心,我绝不会让你作短命鬼的……相反,我会让你长命百岁,活很长很长的时间……哈哈,我孟某人向来喜欢以牙还牙,别人如何待我,我也如何回报于他。沉陌,你没有取我的性命,我又如何能取你的小命呢?哈哈,放心,你的小命,我会给你留着的,只不过,你的命根,却是留不得……”

“你……”一想到不能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汉子,沉陌顿时就遍体生寒,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没过多迟疑,在命和命根之间,他的选择是——宁死也绝不当太监。

心念如此,他把心一横,张口吐出一个你字之后,便不想再费什么口舌,欲咬舌自尽,奈何孟阴阳洞察了他的心思,早一步对他出手。只见孟阴阳迅速探出右手,一把捏住了沉陌的下巴。用力一扯,喀嚓一声,顿时沉陌的下颚就脱臼了,痛得他几欲背过气去。

“想一死了之,那能教你如愿?嘿嘿,想必此刻你的命根被吓得缩回去了吧?嗯,这样并不好下刀……哈哈,有了……你就乖乖先躺着吧,等我去把那两位如花小美人擒来,剥光了衣服丢在你的面前……妙哉妙哉,想不到我孟阴阳真是天才也,竟然想到如此绝妙的法子,哈哈……”

什么天才?分明就是无耻之辈!什么绝妙的法子?根本就是荒谬的法子!如此邪恶的点子都想得出来,看来,他的命根被毁了之后,心态也发生了变化——变态。

孟阴阳大笑一通之后,不再理会躺在砧板之上的沉陌,只见他举步朝杀手丙走去,叫道:“迟则恐变!焰,你且去跟枫和毒联手,合力使出玲珑三才阵,务必尽早把那风三笑斩除了,这两个毛丫头就交给我来对付。”

杀手楼的玲珑杀手,他们内部之间的称呼只有一个字。焰,这是杀手丙的代号——杀手焰。

“是!锏。”

杀手焰一挑二,双手难敌四拳,在梦氏两女连绵如水的攻击之下,他有些吃力,渐渐落了下风,若是一个不小心,阴沟里翻了船,栽在两个黄毛丫头的手中,一旦传出去,只怕江湖上就没得混了,他正窘迫之际,忽然杀手锏跳出来要接手他的烂摊子,他又不是傻子,断无拒绝之理了。

杀手焰朝孟阴阳投去一抹感激之笑,跟着只见他使一招阳关三叠,一剑挥出,剑影重重,有如惊涛拍岸一般将梦氏两女迫到了三步开外,他没有趁势出剑,而是向后一跃,抽身退去,由孟阴阳接替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