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三个怪客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64字
  • 2019-06-20 12:01:19

罗成一马当先,沉陌等人紧随其后,他们转过了两条街之后,此时出现在一条小巷里。小巷十分寂静,家家户户都闭紧了门窗,不过在巷尾,尚有一家小酒馆未打烊,大门敞开着,一盏灯笼高挂于门前,在寒风中飘摇不定,光线昏暗。

“哈哈!如何?老夫的鼻子是不是很灵?走!都下马,进去喝一杯,缓和暖和身子。”

闻着从酒馆里面飘出来的阵阵酒香肉香,罗成那是垂涎三尺,一来到酒馆的门口,他就迫不及待地跳下马来,夺门而入。

见此老如此猴急的样子,沉陌等人忍俊不禁,不过都没有开口多说什么。他们下了马,随便找根柱子把马儿拴好,跟在罗成的后面也走进了酒馆。

这家小酒馆太寒酸了,寒酸到只有几张破桌子和十来条烂凳子。这家小酒馆太空荡了,空荡到在沉陌等人进来之前只有四人待着。

只需一眼,简简单单扫了一眼,沉陌就对酒馆中的情况了然于胸。

柜台里,只见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世间事,衣食住行太烦心,唯有梦中最享乐。

——沉陌判断,估计是睡着了吧?

角落里,只见三名汉子坐成一桌。这三人不修边幅,头发披散,胡子拉茬,脸色如蜡,表情麻木,都是穿着一件灰色长袍,又脏又臭,也不知道多久没清洗过了?桌上的菜色十分简单,只有一样狗肉火锅,热气腾腾,香味阵阵。没有推杯置盏,没有觥筹交错,没有猜酒令,更没有什么酒后吐真言,三人只是低着头,自顾自喝,自饮自酌,甚至沉陌等人走了进来,他们都不曾抬一下头,似乎除了碗中美酒,锅中狗肉,在他们的眼中,其余一切皆是浮云。

——沉陌判断,估计是喝醉了吧?

沉陌等人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

罗成扬声道:“店家,有什么好酒好菜,快快端上来!”

那老者却是没有反应,还是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罗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提高嗓子又叫道:“店家,有客到,快起来招呼!”

老者还是没有半点反应,一如死尸一具。

梦小嘀咕道:“莫不是这位店家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让我来叫醒他!”说话间,她走近了柜台。

笃!笃!

促狭一笑,她伸出纤纤玉手,试着在柜台上轻轻拍了两下,没反应。

咚咚!

接着她又重重敲了两下子,还是没反应。

“该不会是睡死了吧?”

心中忽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的时候,她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不过她并没有被吓退,犹疑了一下,迅速伸手去碰了一下老者的头部,触手一片冰冷。

啊!

她陡然发出一声恐叫,身子一软,竟是吓倒于地,差点儿还尿裤子。

“小柔,怎么了?”

梦小嫦赶紧奔过去将她扶了起来。

“他……他死……死了!”

梦小柔苍白着脸,说话有些结巴起来。

“尸体早僵,死了将有一个时辰多了!”

沉陌比梦小嫦还早一步奔出去,不过他并没有去扶梦小柔,而是选择先查探老者的情况。

他一把抓着老者的头发,向后一掀,把老者的尸体翻转了过来。

这死者,没有一点外伤,不见一丝血痕,七窍干净,神态详宁,就好像只是睡熟了而已。

“三位是什么人?这店家可是你们杀的?”

罗成忽然拔出绝仙剑来,朝那三名怪客走了过去,眉毛一轩,发话问道。

“好酒!”

一名怪客呷了一口酒,轻叹一声,继续低头喝酒,当罗成不存在。

“好肉!”

一名怪客吃了一口肉,轻叹一声,继续埋首吃肉,视罗成如空气。

“好姑娘!”

一名怪客倒是抬了一下头,不过却不是看向罗成,而是瞟向了梦小嫦,惊叹一声,魂儿顿时飞上了九天云霄,眼珠子再也收不回来,就那么一直在梦小嫦的身上游弋。

罗成冷笑一声,喝道:“哼!故弄玄虚,都是酒色之徒,留在世间白白糟蹋粮食而已,老夫便送你们下地狱去吧!”说罢,只见他一挥手中宝剑,使一招力劈华山,一剑狠狠劈了下去——

一进门,罗成就觉得这三人有些古怪,不过,他有急事待办,不想节外生枝,本来他不打算招惹他们的,想着填饱肚子之后就走自己的路去,奈何店家横死于眼下,若不管,那未免有失道义了吧?

此刻,三人视他如无物,不敢拿正眼瞧他,分明就是做贼心虚的表现,当下他更加断定这三人不是什么善类,顿时就起了除恶之心。

只见罗成这出手的第一剑并非劈向三人中的任何一人,而是劈向那一锅冒着滚滚热气的狗肉。这是为何?到底他是跟人过不去呢,还是跟狗肉有仇?

并非他小鸡肚肠,自己吃不到嘴的食物也不让敌人吃到肚子里面去,而是——

其实他这一剑只是虚招而已,声东击西,醉翁之意不在酒。三个人之中,他无法判定那一个厉害一些,并不好下手,所以他先来一招虚招,等试探出了那一个反应慢,下一个动作,他就会回剑削向那一人,力求从薄弱的地方下手,争取短时之内就把敌人解决掉。

只是那三人的反应却是同样迅速,几乎在同一时间就作出了反应,不过三人并非出招反击,而是就地一滚,远远避了开去——

嗤!

在没有看出三人之中谁反应最慢之时,罗成这一剑是不会半途变招的,现在三人的反应速度几乎一样快,不相上下,所以他这一剑只好就那么直直劈了下去。他这把绝仙剑可是利器,削铁如泥,区区一口铁锅,被他一剑劈中,毫无悬念,一分为二,连带下面的桌子也被他一剑劈成了两半。

轰!

罗成一剑把盛狗肉的铁锅以及桌子劈成了两半,冷哼一声,挥剑待去追击滚向西北角落的那一人,只是他刚一转身,那铁锅也堪堪落地,在触地的那一瞬间,忽然狗肉里有什么东西发生了爆炸,强劲的气浪顿时把他掀飞。

砰!

当罗成重重落回地面之时,七窍流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