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猎魔小组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51字
  • 2019-06-19 08:02:09

“近来,这血手魔盗的风头真是强劲啊!无论到了那里都有人在谈论他,也不知道他长了几头几臂?如此风骚人物,我风三笑岂能不去瞻仰一番?猎魔小组,也算上我风三笑一份。”

“三笑去哪,我梦小嫦也跟着去哪,也算上我一份。”

“嫦姐去哪,我梦小柔也跟着去哪,也算上我一份,嘻嘻!”

三人闲来无事,他们也加入了猎魔小组。

“本来,昨天我就计划好了,今天早上就去安抚那些死在流萤寨的朋友的亲人的,但这事并非什么紧要之事,不必急在一时,等日后有时间再做也不迟,当务之急,还是猎魔要紧,必须趁早将他铲除,免得更多的无辜死于非命。”

至于清白剑客,他根本无法置身于事外,血灵子是他的师叔,这是师门之仇,他不能不报,自然他也加入了猎魔小组。

“哈哈!正如风三笑所说的,如此风骚人物,若不瞻仰一番,那真是白在江湖上混了……可是,如今的我,手无缚鸡之力,有其心无其力呀,我花落生只好在心中默默替你们祝福了,愿你们马到成功,旗开得胜,早日将那血手魔盗诛灭,为民除害……来,大家共饮此杯!”

表面上,花花太岁说得豪气万丈,然则在他的内心深处,其实他还是无法释怀的,私底下他咒风三笑不得善终,最好就是猎魔不成,反被魔猎,死在了血手魔盗的手中那就最好。

“血手魔盗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我方天寒也是恨不得将他斩于刀下,只是我的内力还没有完全恢复,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也是无法与你们随行,也只好在心中替你们鼓劲了。”

方天寒十分可惜地说道。他受惠于景万里,心中怀着无比感激之情,他倒是真心希望猎魔小组旗开得胜,除魔归来,人人无恙。

“事务繁多,抽身不得,老夫也只好在心中祝福你们了,希望你们同心协力之下,轻而易举就把那魔头拿下!”花九真朗声说道。其实,他口上说得轻松,但在心中却是感慨万千:人人只道当官好,其实当官无自由,且有太多烦恼,不好不好!

不过这些感慨一旦宣之于口,那将成了牢骚,他自然不好意思在晚辈的面前说出口来,那样将有失长者的身份,不好不好。

“我们大杀八方作为方公子的贴身护卫,我们的职责是守护在他的身边,他出现在那里,我们也出现在那里!”乾天杀开口道。言下之意,他们大杀八方唯方天寒的马首是瞻,方天寒不方便参加猎魔小组,他们也只好置身于事外了。

至此,席间参加歃血为盟,饮下血酒的人共有十三人:景万里,苗青青,白岚,景小萱,叶锦,花清柔,沉陌,风三笑,梦小嫦,梦小柔,黑捕,白捕以及清白剑客。

这一场酒宴,一直喝了将近三个时辰,直到日沉西山,夜幕降临,众人才散去,各回房间休息。

太守府并非等闲之地,闲杂人等不能自由出入,一些江湖宵小也不敢随便光顾。这一夜,很平静,众人安安稳稳做了一个好梦。

次日醒来,草草用过早饭之后,猎魔小组的成员便与花九真辞别,兵分三路,正式踏上猎魔之途。

本来,景万里手中掌握着血灵珠,十里范围之内能感应到血灵剑的位置,这样比较容易找血手魔盗,他提议众人不要分开,力量集中了,也安全一些,对付起血手魔盗来,稳操胜券。

不过风三笑并不赞成,风三笑认为还是兵分几路好,这样更快找到血手魔盗,不然人数多了,目标明显,容易把血手魔盗吓得望风而逃,不利于截杀。

席间,经过了一番长长的讨论之后,最后众人还是选择了听从风三笑的提议,兵分三路。

第一路有五人,包括景万里,苗青青,清白剑客和黑白双捕,他们向东行,负责搜索禹州一带。

第二路有四人,包括白岚,叶锦,景小萱和花清柔,他们朝西行,负责搜索蜀州一带。

第三路有四人,包括风三笑,沉陌,梦小嫦和梦小柔,他们南下,负责中州一带。

本来,一开始沉陌被分在第一路,而黑白双捕与风三笑被分在同一路,只是沉陌见不得苗青青与景万里之间有亲密举止,所以他提出要求,与黑白双捕进行了对换。显然,在他的心头,苗青青烙下的影子根本抹不去,他对她仍存有非分之想,尽管苗青青已嫁为了人妇。

而且,沉陌曾向梦方圆保证过,他一定会照顾好梦小嫦和梦小柔的安全,虽然如今有风三笑在,她们两姐妹的安全已用不着他费心了,但他既已作出了承诺,是男儿的就要负责到底不是?所以,即使有时他受不了梦小柔对他的冷嘲热讽,他还是选择与她们一路,而不是选择跟白岚一路,尽管他也很想找机会与白岚亲近,然后把他的无生十三剑以及叶锦的百花错刀偷学到手。

驾驾吆喝紧,得得马蹄疾,只见四匹快马一路南下,扬起滚滚黄尘。骑黑马,跑在最前面的是一名白衣男子,相貌俊俏,风流倜傥,气宇不凡。走在中间的是两匹白马,马背上是一对绝色佳人,都长着花容月貌,倾国倾城。

走在最后面的是一匹小马驹,灰白两色,样子并不怎么好看,甚至可以说是其貌不扬,而坐在马背上的这一位,是一名男子,不老也不小,年纪也就十七八的光景,他的长相其实也算得上五官端正,只可惜左脸有一道长长的刀疤,破坏了美感,平添几分邪恶,而他的左袖空空荡荡,分明是一个断臂之人,可惜了可惜了,好好一位公子哥儿,却是破了相的。

这一行四人,不是别人,正是南下寻找血手魔盗踪影的风三笑,梦小嫦,梦小柔以及沉陌。一路上,四人只顾催马急行,并不开口说话。不是他们之间无话可说,而是因为路上风大沙尘大,一开口就被塞满嘴巴,十分不好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