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画影剑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154字
  • 2019-06-18 08:00:04

花清柔嬉笑道:“咯咯!萱姐,你的饮月钩长久不饮鲜血,我这把画影剑也是很长时间不出鞘了……嗯,若是再不让它们出来闻一下血腥,只怕要长锈了。”说着,只见她也从背后抽出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来。

“上!”两女对望了一眼,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吐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音节来。

“嗯!”两女相顾一笑,同时把头一点,一扬手中的兵器,几乎同一时间蹿了出去。

“岚哥哥!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锦哥哥!我来也。”

——两女蹿出去的方向并不一致,一人向东,一人往南,分别朝各自的心上人奔了过去。

“嗯?小萱这丫头也真是的……万里,你瞧你这个妹妹,都没有跟你打一声招呼,怎么就擅自上前参战了?”

看见景小萱擅作主张,没有和他们商量一声,就上前参战,苗青青不禁心下不喜,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悦道。

景万里淡淡一笑,道:“无妨!她上就上吧,一切随她高兴,她想做的事,没有人拦的住她。呵呵,表面上,她看轻白岚,实则在她的心上,这白岚烙下的影子最深……唔,这样也好,她们这么上去一搅合,定然会把陷入胶着状态的战局打破局面,更方便我行事。否则,四人之间正杀得欢快呢,若是我就这么跳出去喝止他们,只怕甚难。”

言下之意,他打算等到局面发生倾斜之后,有人面临生死大关之际,他才择机跳出去阻止,那样,不但不惹人不快,更让某人承他的情,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果不其然,两女一旦加入战局之中,平衡的局势顿时就被打破了。

沉陌倒没什么,他的迷踪玄妙无比,景小萱与白岚联手之后,他虽然顷刻间便落到了下风去,但凭着巧妙无端的步法,他躲闪起来甚是从容,并不显得如何狼狈。

而风三笑的处境却不那么乐观了。花清柔一加入战团之后,她与叶锦之间的配合十分默契,蝶恋花取敌于上路,画影剑则封敌于下盘,刀剑合璧,契合无间,无缝无隙,威力大增三倍不止,顿时风三笑承受压力大大加增,只防不攻,完全处于挨打的局面,险象环生,岌岌可危。

“可恶!竟然以多欺少……小柔,快,随我上前助三笑一臂之力。”见到心上人犹如一叶扁舟飘摇于风浪之尖,随时都覆灭的样子,底下观战的梦小嫦再也按捺不住,急切叫道。

说着,只见她急忙抽出佩剑来,左手捏一个剑诀,右手一扬,就要冲上前去,只不过,她刚提脚,尚没有跨出去,忽然间——

“躺下吧,是时候结束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牡丹葬!”

叶锦陡然冷喝一声,眼中寒芒如电,右手一扬,蝶恋花斜劈而下。

他这一刀,刀影重重如千层浪,刀气森森如万鬼笑。

这是一招必杀技,快,毒,狠,眼看风三笑被他这一招笼罩而下,顿时好像被吓呆了,怔在那里,竟是连举刀招架也忘了。或者,他以为死在此招之下,做鬼也风流,所以便甘愿引颈就戮,束手待毙么?

“这一招的确厉害,竟把四面八方都封锁住了,不过想凭这么一刀子就让我躺下,未免也太过小看我风三笑了吧?哼!不把压箱绝技使出来,他真以为我风三笑就好欺负?”

尽管心中冷笑连连,但风三笑为了迷惑对方,他极力压制着,并不流露半点,他打算选择一个非常的时刻,给世人送出一份非常的大礼。

就在蝶恋花距离风三笑的脑门还有三寸的时候,此时,风三笑感到时机到,他正要出手,忽然——

“都住手!”

忽然间,一声顿喝响了起来,犹如春雷炸响,震得众人两耳发聋。

这一声顿喝响起,顿时众人都怔了一怔。

叶锦一怔,蝶恋花凝住不动。

风三笑一怔,隐藏的手段刚要抖露便顿住。

梦小嫦一怔,刚提起的脚又落了下去。

梦小柔一怔,回应梦小嫦的话刚到嘴边就停住了。

……

众人一怔之后,很快就清醒了过来,纷纷循声望去。众人目光交集之处,是一男一女,男的俊朗,女的俏丽。成千上万道目光射了过来,那男的坦然受之,脸上始终保持着一抹迷人的笑容,而那女的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脸色一红,垂下臻首。

“啊!是青……是苗青青和景万里,他们怎么下山来了?新婚燕尔,他们不是应该待在洞房里相亲相爱的么?”

沉陌原以为,经过了近三个月的时间,他会把魂牵梦萦的那一个人忘掉,那知此时不期而遇,他竟是不能释怀。

他看见景万里与苗青青出双入对,胸口不由得一痛,心中顿时如打翻了五味瓶,百感交集,不胜唏嘘。

意乱情迷之下,他几乎无法自持,还好,他的面前有一剑和一勾指着他,否则,他会忍不住朝苗青青奔过去,那就大为失态了。

“大家都是自己人,有话好商量,不必动刀动枪。”景万里的目光逐一从沉陌等人的身上扫过,朗声道。

“万里兄,你跟这几人认识?此人会使点苍派剑法,莫非他是贵派的吧?只是他的武功未免也太过驳杂了吧?”白岚瞟了沉陌一眼,问景万里道。

景万里点头道:“嗯!不错,他叫沉陌,的确是我的同门,不过,他是带艺投师的。”

沉陌暗中长吸了一口气,把心情平复了下去,然后开口道:“大师兄和小师妹,你们怎么下山来了?”

景万里道:“我们下山来,自然是有事。至于什么事,你先不要问,迟会我自然会告诉你。现在,还是把你和花太守之间的恩怨作个了断先吧!”扫了众人一眼,又沉吟道,“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不如看在我景万里的面子上,大家冰释前嫌如何?”

白岚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多一个朋友多一条生路,握手言和,我不反对。”

风三笑道:“我无所谓!”

沉陌道:“我也无所谓!”

方天寒冷冷一笑,道:“哈哈!你们身上都没有损伤,自然无所谓了,可是我方天寒……”他如今内力全失,比软骨蛇还不如,不免悲愤,一腔怨毒,满腹牢骚,不吐不快,若是没人拦他,只怕他会一直唠唠叨叨,变成一个怨妇,然而景万里却没有让他喋喋不休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