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饮月钩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186字
  • 2019-06-17 20:00:08

清白剑客开口道:“争端的起因是这样的……”当下他把沉陌与花花太岁之间的纠葛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

末了,他道,“那花落生中了风三笑的心魔点穴手,如今内力全失,已成了废人一个,而那碧落剑派的首席大弟子方天寒不知为何也被沉师弟吸走了所有的内力,眼下还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呢,事情演变到了这地步,只怕难以收拾啊!”

长长叹了一声,他接着又道:“眼下,沉陌和那白岚斗在一起,风三笑和叶锦战在一块,他们彼此之间,身手相差无几,在伯仲之间,一时难分胜负,不过刀剑无眼,长此下去,迟早会有流血事件出现……景师兄,不如,趁他们的还没有出现伤亡,事情还没有进一步恶化之前,你快出面阻止他们吧,然后从中斡旋,看有没有转圜的余地,毕竟你是齐天府的大少爷,那花九真多少都会给你几分面子不是?”

“也是!为了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确实不能再让他们继续斗下去了……嗯,就让我来阻止他们吧。”景万里沉吟了一下,道,“不过,我得先过去跟花太守打一声招呼。”

清白剑客道:“好!”

当下,只见景万里轻声唤了一下苗青青,随即夫妇两人手挽手,一同朝花九真行去……

且说景小萱走近花九真等人之后,依着礼数与他们先客套了几句,随后开门见山,问花九真道:“花伯伯,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花九真道:“回禀大小姐,事情是这样的,先是不孝子被那风三笑,嗯,也就是那使弯刀,与叶公子战在一起的那人废去了内力,心中怀恨,于是带领府上一百多名手下前来寻仇,只惜未敌。方天寒师侄恰逢其会,上前帮忙,可是,那独臂人竟然学会了上古绝学——北冥空劲,天寒一个不小心,也遭了暗算,被吸走了所有的内力……”

“嗯?这恩怨并不浅呀!”景小萱问道,“不知花大哥因何与他们起了冲突?”花九真晃首道:“这个,其中的是非曲直,其实我也不清楚……”眼睛瞟向花落生,问道,“阿生!这到底怎么回事,那风三笑为何与你为难?”

花花太岁咬牙切齿道:“想想太可恨了!那独臂人说他的未婚妻被我掳走,所以找上门来。他的未婚妻长着什么样子?是缺胳膊?还是少腿?我根本不清楚,事情决非我所为。只是,无论我如何分说,他们就是不相信,非认定是我干的不可。这,实在欺人太甚了,一气之下,与他们手上见真章,只是那风三笑的刀法太快太狠了,我根本敌他不过,一个不小心,失手遭擒……本来,就算他们拿剑在我身上刺几个血洞,我也绝不改口,但那黑白双捕却拿‘错魂指’来威胁我,无奈之下,屈打成招,我只好承认了。他们问我要人,正好,那寒风寺的秃驴们看我不顺眼,我也看他们不对眼,于是,我就说把人藏在了寒风寺……”

景小萱娇笑道:“咯咯!花大哥有急智,这是一着借刀杀人之计,可收一石二鸟之效,妙哉妙哉!”

花花太岁苦笑道:“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可恨可恨!次日,在前往寒风寺的半途之中,忽然有一人追了上来,告诉那刀疤脸,说他的未婚妻已然找到,这样一来,事情顿时就穿帮了……”

景小萱道:“事情穿帮之后,他们发现上当受骗,然后一怒之下就把你的内力废除了么?”

花花太岁道:“没有!事情穿帮之后,他们倒不曾为难于我,只是辱骂了几句之后就放我离去了。”

景小萱道:“那你的内力在第一次交手之时就被废去了?”

花花太岁道:“也不是!落到他们手中的第二天,我的身体仍一切正常,我的内力是在昨天夜里才消失不见的,昨夜,对我来说,那是一个生不如死的夜晚……”

景小萱道:“嗯?这么说,他们在你的身上下了什么禁制不成?”

花花太岁苍凉一笑,道:“呵呵!小萱真是冰雪聪明。不错,他们为了防止我半夜里逃走,那风三笑出手封了我几处穴道,说是什么心魔点穴手,并警告我说,若是十二个时辰之内没有他替我解开穴道,那我将成为一个没有内力的寻常百姓。当时我暗自运转内力,并没有发现内体有什么异常,只道他吓唬我罢了,并不怎么放心上……当初他们只辱骂了我两句,就放我离开,并没有对我动粗,我还道他们的心肠并不坏哩,那知,其实他们的心肠比蛇蝎还恶毒十倍。十二个时辰一过……昨天夜里,前半夜还做着春秋美梦,梦中想什么有什么,简直美上了天,那知好梦不长,下半夜却转成了噩梦,梦中受尽了百世轮回之苦……早上,一觉醒来,发现原来是一场梦,正自窃喜,岂知才下床来,忽然间发现内力竟消失得无影无踪,顿时如坠冰窖,感觉老天好像塌了下来,那一刻,真不愿苟活于世,真想一头撞死了算……”

这时,花清柔开口道:“简直欺人太甚!那风三笑实在太可恶了……萱姐,我们上吧,你去帮白岚大哥,我去帮叶锦大哥,若不亲自拿剑在那风三笑的身上刺上几剑,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恨,哼!”

景小萱心中忖道:“让他们这样一直斗下去也不是个法子,万一,岚哥哥一个不小心受了伤,那如何是好?不管了,大哥有所顾忌,迟迟不肯出手,那就让我来代劳吧,管你是不是大哥的同门,反正跟我又不认识……是了,那独臂人叫什么陌来着?唔,沉陌!这名字之前在哪里听到过哩?好生耳熟!是了是了,曾听大嫂说过,在她结婚之前,在门派之中有一个小无赖就像一只苍蝇整天围着她打转,令她倒尽了胃口,那小无赖就叫沉陌……咯咯,既然曾是我大哥的情敌,那我还有必要对他客气么?”

心念及此,只见她点头道:“也好!我们上去帮忙吧。”说罢,只见她从背后抽出一把奇形兵器来,又自言自语道,“饮月钩啊饮月钩,好久没让你出来对敌了,实在有些对你不住,今天,且让你出来吹一下风吧!”

她手中这兵器,似剑非剑,似刀非刀,尖偏向一边,弯弯如钩,犹如月牙,锋刃雪亮,冷光流转,比新月还凛,比残月还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