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一脚定乾坤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158字
  • 2019-06-15 12:00:14

面对花九真的恶言恶语,风三笑一脸恬静,无所畏惧,他淡淡一笑,说道:“我在奇怪,堂堂一郡太守,出门竟是单枪匹马,孤身一人,不带任何一名随从……说你为人朴素,不喜讲究排场好呢?还是说你自恃身手了得,自视甚高,不必借力于旁人?”

花九真嘿嘿一声冷笑,开口道:“老夫自视高不高?老夫出门喜欢前呼后拥,还是习惯孤身一人?这些,阁下根本不必要知道……来吧,出招吧,亮出你的刀来,让老夫好好见识一下,看你的落弧刀是不是真如江湖上传言的那般凌厉?”扭头看向方天寒,又道,“师伯一人便足可对付他了。天寒,把你的人先喊退了吧!”

“好!”方天寒利索地点了一下头,大声喊道,“大杀八方,听令,你们且先退下!”

“是!”大杀八方异口同声应了一句,无敢不从,遵命行事,纷纷退下,一下子都散了开去。

“不得不承认,八卦封杀大阵其实是一个非常精妙的杀阵,可惜你们并不能发挥出十成十的威力来,否则,此刻我风三笑也就不会站着说话了……你们之间的配合还有待加强……嗯,这次且放过你们一马吧!等日后你们把这剑阵练得更纯熟了,我再来领教一番。”

大杀八方后退的时候,其中有个别三两人露出了空门,但风三笑并没有趁机对他们下杀手。趁人不备,背后偷袭,不是君子行径,风三笑不屑为之。他一扬手中的落弧刀,对花九真说道:“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听闻贵派的‘排空掌法’和‘碧落剑法’都是武林一绝,风某不才,正想领教一番,请出招吧!”

“好说!”花九真并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神色一凛,喝道,“看掌!”说罢,左手在马背上一按,嗖的一声,腾空而起,如苍鹰搏兔一般朝风三笑扑去,双掌齐出,照着风三笑的面门劈落。“来得好!长河落日圆——”风三笑大喝一声,右手一扬,举刀迎了上去……

“刀疤脸,你的脸实在长得太邪恶了……来,我帮你整一下容喽!”那边,风三笑和花九真之间已然交上了手,一人使掌,一人使刀,掌法精妙,刀法凌厉,相互之间杀得难分难解,场面壮烈,精彩万分,但方天寒并没有心思观战,他横了沉陌一眼,朝他叫起阵来。

“呸!小白脸,莫非你以为自己就长得好看?简直不要脸!少废话,要交手就快出招……哼!一会看谁给谁整容。”沉陌反唇相讥道,秋光剑一抖,嗡嗡不绝,仿如龙吟。

“看剑!”方天寒轻叱一声,手中长剑一抖,剑光闪闪,如白虹贯日一般,整个人蓦然化作一道残影冲向沉陌。

“来得好!长河落日圆——”沉陌大喝一声,右手一扬,挥剑迎了上去。

——竟然,他的模仿能力非常之强,他依样画葫芦,不但把风三笑的话一字不差地重复了一遍,还把他的刀法现学现卖,出剑的角度和力度看上去都和风三笑刚才出刀的角度和力度一般无异。恍惚间,梦小嫦还以为时间发生了倒退,她心中惊叹道:“想不到这沉陌的模仿能力竟是这般了得……”

那边,风三笑和花九真之间的争斗十分精彩。这边,沉陌和方天寒之间的打斗也是非常激烈。旁边一干观战者,这边正看得入神,忽然听到那边叱咤一声,赶紧又把目光转了过去。粗略算了一下,半炷香的时间之内,扭头最多的达到五十次之多,少的也有二十多次。虽然,扭头的次数多了,脖子有些累,但众人的兴致依然高涨,十盆冷水都浇不灭。

“该结束了,躺下!”

蓦然间,听到方天寒大喝一声,只见他出脚和沉陌对拼了一记,砰的一声,两人各退三步。方天寒的身子摇晃了两下,很快就稳住了。而沉陌却是“哇”的一声,喷出一股血箭,一屁股坐倒于地,脸色苍白。

“哈哈!阁下的剑法和步法都十分精妙,但内力嘛,却是差得远了……”刚才一脚对踢,很显然,他方天寒胜了,胜在内力比沉陌高。

“哼!卑鄙小人,竟然暗中使毒……”沉陌坐直身子,一脸不服气。

——九重天心法修到第四重炎天境之后,他的内力十分深厚,鲜有人能及。那次冲击“变天境”失败之后,他的丹田莫名其妙地被胀大了一倍多,他的内力比常人更是浑厚得多,鲜有比肩者。与方天寒比剑斗了几十个回合之后,他就感觉到对方的内力根本及不上自己,所以他看见对方一脚踹来,正中下怀,暗自窃喜,想也不多想,抬腿也一脚踢了出去。本来他还想着倚仗比对方深厚的内力就这么一脚定乾坤,把对方击败,那曾料想,决胜负的那一刻,陡然间他感到丹田之中冒出一股寒意来,全身经脉一僵,十成的内力竟然只发挥出了三成而已。

“暗中使毒?呸!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内力不行就是不行,竟然推说中了毒,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你这般不要脸的!”方天寒冷冷一笑,一脸鄙夷。

清白剑客一见沉陌落败,赶紧奔了过来,关切道:“沉师弟,你不要紧吧?”拔剑在手,护在沉陌的旁边,以防方天寒趁机下杀手。

沉陌摇头道:“没、没事!多谢师兄关怀了……真是奇怪,刚才我的丹田之中忽然冒出一股寒气,以致内力无法正常发挥,以为是中毒了,这会儿我试着运行了两个大周天,又感觉完好如前,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怪哉怪哉!”

清白剑客沉吟道:“好端端的,怎么会无缘无故丹田冒寒气?这肯定是着了对方的道儿了,应该是对方所下的毒十分邪异,你一时难以察觉罢了!”

沉陌点头道:“嗯!有可能是吧。”言下之意,也有可能不是。

——他的外号黑手神偷,多年来的行窃经验使他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他的眼力可犀利着呢,一般人很难在他的眼皮底下使暗手,他仔细回想了又回想,始终发现不了方天寒何时有下毒的异常动作,加上之前他冲击“变天境”之时,丹田也出现过异常状况,所以他对自己是不是真的中了毒,心下也把握不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