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花九真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142字
  • 2019-06-15 08:00:05

听罢,花花太岁轻轻点了一下头,不吱声,回过头去,伸手招来一名手下,对他耳语了两句。至于说了什么?沉陌离得有些远,加上风三笑和大杀八方之间的打斗声很大,他并没有听清楚。不过,不必费什么脑筋,他也大略猜得到:“花花太岁应该是差他去请人来帮忙吧?”那名手下听完花花太岁的吩咐之后,重重点了一下头,拨转马头,驾的一声,扬长离去……

“沉陌,快,快拦下他,不能让他去搬救兵……”黑捕忽然朝沉陌催促道。风三笑和大杀八方之间的打斗十分激烈,精彩纷呈,险象环生,扣人心弦,她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和片段,于是就想由沉陌来出马。

“哈哈!没事,由他去吧……区区一个太守算什么?区区一个碧落剑派又算什么?谁说强龙难压地头蛇?风三笑的刀法如此神乎其技,屠龙如屠狗,那是轻易之事,对付地头蛇嘛,想必也不是什么艰难之事吧?嗯,有道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就算三千大内禁军一齐杀来,我想,凭着风三笑的绝妙刀法,他一个人就可以做得到从容应对吧?根本不必我们插手。是故,威武的黑捕大人,你就不必担忧什么啦,且安心看戏吧!”沉陌咧嘴一笑,沉如石牛,不动如明王。

其实,本来沉陌是想出手拦截的,但黑捕这么一叫,他反而唱起了反调。不知为何,四女当中,他有些反感黑捕和梦小柔。也许是她们先不给好脸色给他看,动辄就对他大呼小叫,指手画脚吧?

“你……”黑捕气得柳眉倒竖,杏目圆睁,半晌说不出话来,狠狠跺了一下脚,转过脸去,不再理会沉陌。

“常言说双手难敌四拳,好汉架不住人多,蚁多咬死象……这人还是留下为好!”白捕忽然出声道。声落,只见她一扬玉臂,咻的一声,顿时看见一枚铜钱划破长空,犹如流星赶月一般,划出一道长长的、优美的弧线奔去那名手下,速度飞快,几如流光,噗的一声闷响,不偏不倚,正中其后脑勺。

“啊!”那名手下发出一声惨叫,扑通一声,从马背上摔落,卧倒于地,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好手法!比百步穿杨来得更精妙,更有难度。”见到白捕如此精湛的暗器手法,沉陌忍不住喝起彩来。

“你……可恶,竟然暗箭伤人……出来,我要与你大战三百回合,一决雄雌!”方天寒竟然勃然大怒起来,恶狠狠地盯着白捕,大声咆哮道。

“哈哈!好笑,真是好笑。堂堂七尺须眉竟然好意思对一位小姑娘叫阵,说什么一决雄雌,竟是不怕贻笑大方……嘿嘿,方天寒,若是你打不赢哩,是不是就把下面给切了呀?”沉陌揶揄道。

“你……哈哈!刀疤脸,你若是有种就站出来与我单挑吧,谁输了谁当太监去,敢是不敢?”方天寒气急败坏,怒极反笑,他狠狠横了沉陌一眼,出言挑衅道。

“哼!出来便出来,莫非我怕了你这个小白脸不成?”说着,沉陌越众而出,跨前三步。他平生就恨别人拿他脸上的刀疤说事,当下他一怒之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回敬对方一句小白脸。

“嗯?左脸一道疤,额头一道疤……哈哈,若是右脸再添一道疤,会不会好看一些呢?”方天寒也上前三步,一扬手中长剑,孤狂道,“你是独臂半残废,我且让你先出招,免得世人笑我方天寒厚颜无耻,专欺老弱病残。”

被人如此蔑视与嘲笑,沉陌但觉喉间有一口气咽不下,他冷冷一笑,沉声道:“你、你这是找死,很好很好,我便成全你吧!”说着,右手搭上剑柄,缓缓抽出了秋光剑,剑尖遥指方天寒的眉心。“看剑!”他大喝一声,准备出招,然而就在这时,突然——

“住手!统统都给老夫停下。”声音洪亮,略显苍劲。急促的马蹄声忽然响起,沉陌伸长脖子一眺,远远看见四蹄翻飞,一骑踏尘而来,又快又疾,迅捷如飞。

很快,数息而已,马儿就奔至了近前,停在方天寒的旁边。

沉陌凝神一打量,见到马背之上端坐着的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中等身材,有点驼背,约莫一甲子的岁数,精神矍铄,两边太阳穴高高鼓起,显而易见是一名内家大高手。

“爹!你来了,太好了,太好了……你一定要为孩儿报仇啊!”见到老者的到来,花花太岁那是喜不自禁,高兴得差点掉眼泪。

“见过花师伯,天寒这厢有礼了!”说着,方天寒长作一揖,毕恭毕敬。

“喂!白发老头,敢问你便是花花太岁的老子吗?”风三笑正和大杀八方斗得过瘾,冷不丁被花花太岁的老子一声断喝给打搅了,不禁大是不爽,心中颇有微词,对他自然也就没有好声好气了。

“不错!老夫叫花九真,花落生正是我儿。”花九真瞄了风三笑一眼,朝他微微点了一下,之后看向花落生,问道,“阿生,是谁得罪了你,要爹替你报什么仇?”

“竟然,他还不知道花花太岁失去内力之事!看来,他并不怎么关心自己这个儿子嘛,或是……”原本沉陌以为,花花太岁昨天受到了挫败,应该立时就去找他的老子哭诉才是,竟然,到了现在,花九真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被谁得罪了,若不是花九真这两天恰好有事外出,那么便是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密切,或是其中另有什么隐情?总之,对于花九真这时候才出现,沉陌好生有些困惑。

“是他,是他风三笑害我丧失了内力……爹,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花花太岁伸手朝风三笑一指,恨声说道。

“什么?他害你丧失了内力,那你岂不是成了……可恶!这简直就是太岁头上动土,分明活得不耐烦了……”对于江湖侠士而言,失去了内力,等同于就成了废物,对于自己的儿子成了废物,这个打击对于花九真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叫他实在无法接受。

他眉毛一轩,眼睛横向风三笑,凶光暴闪,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恨声道:“你叫风三笑?是你害我儿子失去了内力?很好很好!准备受死吧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