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方天寒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245字
  • 2019-06-14 12:00:26

“花花太岁,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你这是自取灭亡……哼!皇帝老儿身边的十万禁军我都不怕,莫非你以为凭你手中这区区一百多名小喽啰就能吓倒我风三笑?未免太天真了!”

脚步声响起,只见风三笑踱着方步走了出来,背负着两手,一脸轻蔑。他的后面跟着六人,四女两男,分别就是黑捕、白捕、梦小嫦、梦小柔、清白剑客和沉陌。有风三笑在,轮不到沉陌出风头,他站在最后面,一脸无所谓,事不关己,袖手旁观的样子。

“风三笑,你的心魔点穴手很厉害,真的很厉害……害得花某昨晚痛苦了整整一夜,生不如死,如今又是内力全失……我恨啊,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看见风三笑大摇大摆地出现,花花太岁顿时赤红了眼,咬牙切齿道。

“你的内力全失去了吗?咯咯,那岂不是成了废物一个?废物,不窝在家里待着,跑出来作甚么?丢人现眼吗?”梦小柔幸灾乐祸地瞟了花花太岁一眼,取笑他道。

“哼!没有内力的废物,连蝼蚁都不如,我风三笑对你们不感兴趣,快滚吧!”风三笑冷哼道。他这话未免太伤人的自尊心了,花花太岁神色一沉,发作道:“蝼蚁又怎么了?千里之堤还不是照样毁于蝼蚁?哼!风三笑,我花花太岁不想跟你多废口舌……”一罢手,下令道,“上!把他们乱刀分尸了,一个都不要留。”语毕,喊杀之声顿时大作,一干随从挥舞着手中的兵刃,神情凶悍,如恶狼一般扑向风三笑等人。

“哼!既然都活得不耐烦了,那便送你们上西天去吧!”唰的一声,抽出腰间的落弧刀,横着一挥,一片刀光飘洒而出,璀璨夺目,潋滟无比,如一圈水波荡漾开去……

噗噗声响,血光飞溅,奔在最前面的几名随从刚接近风三笑的身前七步,忽然都如落叶一般,一接触到刀芒,纷纷被震飞,落地之后,身首异处,命丧黄泉。

风三笑大喝一声:“谁敢上前,绝不留情,杀!”刚才一刀挥出,立时就是数条活生生的人命被带走,他的凶威简直堪比修罗,威慑当场,一时之间,众随从都被惊呆了,无人敢冲上前。

花花太岁嘶声叫道:“谁敢不前,逃兵论处,死!”死字落下,顿时有几名随从把心一横,硬着头皮冲上前去,近了,举刀欲劈,倏然刀光一寒,脖子一凉,他们感到手中的兵刃忽然变得沉重如山,一个拿捏不住,咣啷一声,掉落于地。跟着,他们的身子向后一仰,砰的一声,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就此一命呜呼。

太凶悍了!简直就是单方面的屠戮。一干随从不是无意识的傀儡,他们都感到了害怕,畏而不前。见状,花花太岁气得七窍生烟,但他骑虎难下,只好硬着脖子叫道:“杀啊!有谁剁了他,我赏他黄金千两,快上。”

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又或重赏之下出勇夫,但,有钱拿,那也得有命花才行啊。众随从都不是傻子,当然不会为了钱,连命都不要。一时间,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王八眼望绿豆眼,就是没有人敢上前半步。

“花花太岁!单凭你手中这一群乌合之众如何能成事?快滚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滚回去,叫你老子多带点人马再来。”沉陌忍不住出言讽刺道。

“你……”花花太岁气得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脸色涨成了猪肝色,两眼死死盯着沉陌,恨不得一口将他生吞的样子,双拳一捏,格格爆响,处在暴走的边缘,随时都要爆发的样子。

“你什么你?看我不爽就放马过来,单挑也好,群殴也罢,我沉陌来者不惧,哈哈……”沉陌揶揄道。

“我要杀了你!”花花太岁恨声道,双眉一挑,就要发难,但内力一提,丹田之中空空如也,却如何劈得出隔空掌力?顿时如泄气的皮球一般耷拉下去。

“内力全失,手无缚鸡之力,杀鸡都成了问题,还妄想与人搏杀,简直不自量力,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真是笑死人了。咯咯……”梦小柔捧腹大笑,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

花花太岁一生锦衣玉食,都是在甜言美语之中长大,几时被人指着鼻子说不是?他心中那个气啊,简直把肺都气炸了,但偏偏又无力发泄,憋屈得直想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脸上青一阵,紫一阵,不断变幻,如川剧变脸表演一般,好不精彩。进不得,花花太岁心中萌生了去意,但他又不舍就这样夹着尾巴逃路,一时迟疑不决。

“哈哈!兵在于精而不在于多。花师弟,师兄跟你提过几遍了,你就是不信……怎么样,现在信了吧?你府上食客有一百余,看上去,人多势众,平时吓唬平头百姓倒还罢,一旦遇上真正的高手,却是不行呐……”

就在花花太岁陷入进退两难的窘迫之境时,忽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沉陌循声望去,只见漫天飞尘之中有九骑飞驰而来,速度之快,有如迅雷,眨眼之间就奔到了眼前,停在花花太岁的旁边。

“方师兄,是你,太好了,见到你实在太好了……快帮我把这些人拿下。”花花太岁一见九骑飞来,顿时喜上眉梢,溢于言表,向身旁一名白面儒生求助道。

这名白面儒生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的光景,剑眉星目,气宇轩昂,长相颇是俊美。他胯下的宝马通体雪白,神骏非凡。在他的身后,共有八骑,都是清一色的枣红大马,一字排开,整齐划一。马背上端坐着的皆是昂藏大汉,衣饰统一,都是青衫青裤,背后背着一把长剑,威风凛凛。

“师兄弟一场,断无冷眼旁观之理。花师弟,你莫心急,既然我来了,就决不会袖手旁观……嗯,这些人就交给我来解决吧!”白面儒生朝花花太岁点了点头,表态道。

风三笑瞟了白面儒生一眼,不紧不慢地开口问道:“阁下怎么称呼?”白面儒生拱手道:“在下方天寒,乃碧落剑派的首席大弟子。阁下又怎么称呼?”风三笑道:“原来是方少侠,久仰久仰!在下风三笑。”

方天寒冷声道:“这些场面话,就不必客套了。花落生是我的师弟,他的梁子,也就是我的梁子,他扛不住,就由我来替上……你们竟然废了他的内力,这仇是结定了,我们碧落剑派绝不会与你们善罢甘休……嗯,废话就不多说,快划下道来吧,我方天寒一力承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